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專題 >> 熱點專題 >> 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社會科學》的理論視野專題 >> 哲學
中國的哲學現狀、問題和任務
2018年12月18日 12: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謝地坤 字號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哲學;西方哲學;中國哲學;哲學理論

內容摘要:現代中國哲學界最重大的事件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傳入。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于西方文明土壤但又不同于西方哲學。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哲學;西方哲學;中國哲學;哲學理論

作者簡介:

  在現代中國,哲學界最重大的事件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傳入。馬克思主義哲學產生于西方文明的土壤中,但又不同于西方哲學。馬克思主義哲學不僅反對西方哲學形而上學的抽象性,主張哲學的現實性和具體性,并且把自己的使命規定為用革命的實踐改造世界。

  1978年以前,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深受蘇聯教科書模式的影響。1978年,關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大討論作為解放思想的前導,引發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界對本學科的深刻反思,并導致這個學科的巨大變化。30年來,馬克思主義哲學得到了極大的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出現了多維視角,研究者從經典文本、思想史、本體論、認識論、價值論、歷史觀、解釋學等多重角度進行研究,不同研究相互補充、相互促進,共同推進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發展。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面臨三大任務:一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中國化研究;二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研究;三是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組織編寫“馬克思主義哲學教材”。這三項任務在本質上是結合在一起的,我們的目標是建設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實現這一目標的途徑是通過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原理富有創造性的靈活運用,在回答當今中國的現實問題的過程中,使之在內容與形式兩個方面都以有中國特色的方式得到豐富和發展。

  要想真正實現這個目標,有很多問題亟待解決。首先是如何看待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問題。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實踐性特點是顯而易見的,但是,如果把它僅僅看作是一種實踐需要,完全服務于現實,其理論的超越性又如何體現?它又如何避免具體問題的糾纏,以具有“中國特色”的提問方式和表達方式分析研究重大的實踐問題,并從中提煉出具有普遍意義的哲學概念和思想?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就難以解決由此帶來的次一級問題。其次是應提倡不同學術觀點正常的批評與爭鳴。最后是應重視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研究。

  上述問題由來已久,之所以尚未解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我們的哲學觀。如果我們片面強調哲學的現實性而否認其超越性,就可能會把哲學僅當作一種工具;相反,片面突出哲學的超越性而抹殺其現實性,就會使哲學變為一種無的放矢的空談。不解決這些問題,不在哲學的現實性與超越性之間的張力保持一個適當的度,我們就很難真正建立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哲學。

  “哲學”概念是舶來品,中國過去雖然有哲學思想,但卻沒有完整系統的哲學學科。只是到了近代,因為中國傳統的文明體系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戰而陷入一種“失語狀態”,我們才不得不在傳統文明與現代世界之間進行抉擇,不得不接受西方哲學,不得不用西方的概念系統來表達我們的思想。我們在接受作為異質文化的西方哲學時,不是表現得矛盾彷徨、猶豫不決,就是走向非此即彼、或西或中的兩極。對此,我們的前輩們克服這種非此即彼的兩極模式,嘗試用所把握的西方理性思維去探索、研究中國哲學問題,力圖開創一條新哲學、新文化的理路,從而使得中國哲學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希望。

  改革開放以來,在批判和超越了把哲學史理解為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兩軍對戰”式的獨斷論之后,我們不僅在哲學史觀、哲學通史方面獲得長足進步,而且在斷代史研究、學派和人物研究等方面都獲得了豐碩成就。

  在儒學方面,先秦哲學、兩漢哲學、宋明理學和近現代新儒家哲學等,都出現了專門研究的論著,這些研究集中在中國哲學發展的某一個方面,深化了對中國哲學發展過程的認識。道學研究最重要成果是《中華道藏》的整理編纂工作的完成和《中華道教大辭典》的編纂出版,內丹學也由過去的江湖文化變為學術文化。在佛教研究領域,引起研究者更多關注的是不同研究范式之間的爭論。

  目前,中國哲學界最有爭議的兩個問題,一是如何理解中國哲學與外來哲學亦即中西哲學的關系問題;二是哲學史研究與哲學理論建構如何相統一的問題。

  關于前一個問題,中國哲學界的基本共識是:首先把中國哲學史理解為人類認識發展史的一個部分,同時承認,中國哲學史與其他國家和民族的認識發展史既有區別也有聯系。其次中國的哲學思想是在與其他民族和國家的哲學思想的交往和聯系中不斷發展起來的。中國哲學思想既有中華文化的特殊性,也有人類文化共有的普遍性。

  關于后一個問題,我們認為,不論是西方哲學史,還是中國哲學史,都包含著各種哲學思想,以及代表這些思想的不同流派、體系和人物。我們現在研究哲學史,不只是要對哲學史進行梳理和辨析,更重要的是去認識和把握哲學史中所包含的哲學思想,并且在此基礎上去繼承、發展和創新,進而提出自己的新思想、新學說。哲學史研究不只是一個以史論史的考證和釋義工作,它還必須由此上升到史論結合、綜合創新的階段。再進一步說,哲學史研究是我們進行哲學理論創新和建構的基礎,而哲學理論的建構則是哲學史研究的方向和目的,兩者不可分離。

  今天的中國哲學研究決不能滿足單純的史料考證和梳理,更重要的任務是要在此基礎上進行哲學理論的創新和建構。這里的難點不僅有前述的中國哲學與西方哲學如何相互交融的問題,還有傳統文明與現實社會如何相結合的問題。以海納百川的胸懷吸收世界各民族的先進文化,以厚古“不薄今”的態度面對現實世界,用創造性的研究推動中國哲學的不斷前進,是歷史賦予我們這一代中國哲學家的使命。

  中國的外國哲學研究主要集中在西方哲學領域。20世紀70年代末以后,西方哲學研究者既吸收西方哲學中的概念判斷、邏輯分析、本質還原等方法,也繼承中國文化中原有的形象思維、義理結合等傳統,力圖開創中國人研究西方哲學的新理路、新方法,創造出中國特有的西方哲學研究新形態。

  解放思想,改革開放使中國的西方哲學研究迅速得到了恢復和拓展,不僅接續了此前一百年來的西方哲學研究成果的積累,而且以前所未有的廣度和深度對西方哲學展開了全方位研究。大量的西方哲學著作移譯為中文,另有一些重要哲學家著作的全集或選集正在翻譯中,或者已經列入翻譯出版計劃。

  在翻譯工作大規模開展的同時,研究者對西方哲學的各個歷史時期的主要流派、人物及其代表性著作都有一定程度的涉獵,尤其是對德國古典哲學、希臘哲學、近代經驗論和唯理論哲學,以及現象學和存在主義、分析哲學和語言哲學、西方馬克思主義哲學等,進行了比較深入的研究,出現了一大批具有較高學術價值的專著。在此基礎上,研究者們開始撰寫能夠通觀全部西方哲學發展歷程,且能涵蓋西方哲學各個流派和人物、把握西方哲學的發展規律和內在邏輯的西方哲學通史。

  總的來說,中國學者近30年來對西方哲學的研究呈現出三個特點:首先,中國學者的西方哲學研究工作擔當著溝通馬克思主義哲學與西方哲學的任務;其次,從研究的廣度看,不再像以前那樣多集中于德國古典哲學,而是關涉西方哲學的各個方面;最后,從研究的效應看,中國學者對西方哲學的研究,特別是對啟蒙哲學、德國古典哲學、現象學、分析哲學和后現代哲學的研究,深刻影響了對中國哲學的闡釋與理解。

  但是,我們在充分肯定成果的同時,也必須對西方哲學研究現狀保持清醒頭腦。目前這個領域最突出的問題是學術研究與社會現實相脫離,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一是缺少以中國學者自己的眼光去審視西方哲學的理論自覺,不顧中國社會現實,以西方的學術標準去衡量中國的學術,鮮有自己的創造和建樹,在喪失了自身獨立性的同時,也使西學在中國喪失活力;二是不把西學研究看作是一項創造性的勞動,而是當作簡單的介紹和評述; 三是學風浮躁,一些學者樂于標新立異,刻意炒作一些學派和人物,煞費苦心地去構造概念新詞,將個人的一得之見予以泛化,以偏概全;四是缺少正常的學術批評氛圍,出現這種情況與當下的學術管理和評價體系有關,學風不正,學術質量下滑,已是不爭的事實。

  解決西方哲學研究中的這些問題,重要的是研究者應當具備學術研究的文化自覺,確實把西學看作一項艱苦的勞動和“創造性的理論轉變”,主動把西學研究與中國的文化、國情、現實結合起來,把中國視野和世界眼光有機地統一起來,要從“照著講”進入“接著講”,繼而進入“自己講”的自主創新的境界,從中尋求解決世界性問題和世界化了的中國問題的普遍原則,最終為中國積極參與國際秩序的構建提供思想理論資源。

  今天,我們從反思中國哲學現狀和問題中得到的一個重要啟示是,30年前的大討論是與當時的中國社會現實緊密聯系在一起,并且以“實踐”為討論的切入點的;今天,哲學要再現昔日的輝煌,依然必須以“實踐”為切入點。當代中國哲學的生命力和發展機遇在于正確認識并解答中國社會發展的重大現實問題,在對現實的審視與批判中提出未來發展的合理構想,為當今中國人提供正確的理性思維、價值理想和人生境界,發揮其指導、規范和推動社會前進的實踐功能。而要達到這一目的,哲學必須進行理論創新,不斷拓展自己的理論內容和理論形態,真正成為“時代精神的精華”。

  由此,哲學應當實現這樣幾個轉變:第一,將“體系意識”改變為“問題意識”,實現哲學范式的轉變;第二,從“本土視域”轉變為“世界視域”,擴展我們的哲學視野;第三,從中西馬哲學的分立轉變為三個學科的“視域融合”,逐步確立“大哲學”的觀念。

  實現這三個轉變,是中國哲學界的學科自覺和理論勇氣,也是中國哲學界共同的歷史重任。只要我們努力認識中國社會發展中遇到的重大現實問題,用我們的創造性理論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只要我們努力改善我們的表達方式,用真正的漢話說哲學道理,讓它與中國人的思維方式相契合;只要我們努力使哲學為廣大人民群眾所接受,對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和社會生活發揮廣泛而深刻的影響,就能以中國人的智慧,在世界哲學史上寫出中國哲學的新篇章。

  (謝地坤,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原文發表于《中國社會科學》2008年第5期。中國社會科學網馬云飛/摘)

作者簡介

姓名:謝地坤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田粉紅)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QQ截圖20181218122510.png
QQ截圖20181218122756.pn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七码倍投方法 扑克赌博三公技巧大全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太原哪有老时时 北京时时赛车微信群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大赢家地即时比分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注册送1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