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專題 >> 熱點專題 >> 改革開放40周年《中國社會科學》的理論視野專題 >> 馬克思主義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對歷史唯物主義的原創性貢獻
2018年12月17日 20:4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劉同舫 字號
關鍵詞:人類命運共同體;經濟全球化;歷史唯物主義;全球治理;治理體系;利益;建構性世界觀;市民社會;秩序;交往

內容摘要:真正的問題在于建構性地闡發全球化,闡發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帶給歷史唯物主義的理論效應。

關鍵詞:人類命運共同體;經濟全球化;歷史唯物主義;全球治理;治理體系;利益;建構性世界觀;市民社會;秩序;交往

作者簡介:

  從“市民社會”到“人類社會”的視域差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哲學立場

  1. “市民社會”與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馬克思批判性地吸收了黑格爾對于市民社會的描繪與理解。市民社會就是私人等級,私人等級是市民社會直接性與本質性的等級。市民社會本身蘊含著等級性,等級結構就是市民社會的本質性結構。隨著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的擴展和深入,市民社會的等級性結構也隨之嵌入到“世界市場”的范圍內。盡管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發展帶來了經濟全球化,并歷史性地建構出一個世界市場,但它沒有形成與之相應的民主化、法治化及合理化的全球善治秩序,反而使得經濟全球化和世界市場始終只能是部分霸權主義國家的附屬品。

  2. “人類社會”與人類命運共同體。隨著社會生產總過程的全球化,一切民族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逐漸具備世界歷史性特征,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所開拓的世界市場也不再只是某些霸權國家的附屬品,而是愈發成長為不由單一主體成員主宰的獨立自主的世界體系。在全球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之后將有可能出現一個新的“世界體系”,它不再是西方中心主義式的“一國獨霸”或“幾方共治”,不再是為霸權主義國家利益服務的資本體系,而是奉行雙贏、多贏和共贏的新理念,力求打造出由各國共同書寫國際規則、共同治理全球事務、共同掌握世界命運的人類共同體,從而在共同發展中最大限度地實現各方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共享經濟全球化的發展成果。這就是中國倡導構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批判意義就在于,把現行的世界市場體系和全球治理體系所掩蓋的剝削性社會關系揭示出來,從而打破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再生產,反抗與這種意識形態相適應的觀念、概念和思維形式,結束那種將資本主義永恒化的精神狀態的生產方式,并在此基礎上探索出一條更加符合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通道。

  世界歷史進程中的共同利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現實指向

  1. 資本邏輯與異己力量的形成。從世界歷史的演進歷程來看,以資本邏輯為中心的資本主義大工業生產最終促成的世界歷史不同于以領土占有和宗教統治為主導的古代或中世紀歷史,它是以貿易自由和經濟一體化為主導的現代歷史。但自20世紀以來,日益一體化、同質化的世界歷史發展趨勢不僅沒有實現人類社會的共同發展和人的主體性解放,反而成為了人類自身的異己性壓迫力量與強制力量,形成了世界市場的“異己性支配秩序”,出現了“抽象成為統治”的最根本事實。在現代世界歷史進程中,雖然每一個主體成員在擺脫種種地域的、民族的、文化的局限之后,與整個世界市場的物質、精神生產都發生了實際聯系,但在資本主義的世界市場體系中,這種實際聯系卻衍生出一種完全異己的力量。馬克思指出,這種完全異己的力量往往被抽象的思辨方式想象為“世界精神”的圈套,從而把對世界秩序的理論解釋引向了神秘主義的方向。但是,“凡是把理論引向神秘主義的神秘東西,都能在人的實踐中以及對這種實踐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決”。由此可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對世界市場體系和全球治理體系的變革與完善,并不僅僅是一種批判性的道德理想,更是一種建構性、共享性的交往秩序體系。在這一交往秩序體系中,“人類”有可能實際地作為一個有機整體來進行生存和發展活動,即在普遍交往中所形成的共同利益基礎上,作為一個現實主體來實現自身本質的活動,從而規定和展示自身的“類本質”。

  2. 普遍交往與共同利益的建構。在馬克思對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唯物主義分析中,“交往”與“普遍交往”占有獨特的地位,構成了其分析社會歷史的突破口之一。“交往”在馬克思看來具有本源性的意義,是一種“類活動和類享受”以及“社會的活動和社會的享受”,也就是人的“類本質”和“社會本質”,是人的本性或人的本真形態。

  在資本主義全球治理體系中,“交往”的落實形成了一種理念與事實相背離的國際秩序。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占主導地位的社會狀態中,每個主體成員追求的只是自身的特殊利益,共同利益則成為一種特殊的“普遍利益”,而且其“共同性”水平不僅沒有超越特殊利益,反而受到特殊利益的制約。

  為了超越特殊的、獨特的“普遍利益”形式,人們必須在深化全球化發展過程中建立真正的“普遍交往”,推動人類形成新的共同體,即一種將所有人都視為共享全球發展成果的主體成員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使得具有更高水平“共同性”的“人類利益”成為具體的現實。因此,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需要對人們在全球交往關系中的現實地位進行具體分析,并在生產力發展的基礎上重塑一種能夠支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交往關系結構。

  全球化的構成分析與全球治理體系的變革: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現路徑

  現代世界歷史進程中的全球化問題,實質上是資本主義全球治理體系所導致的經濟發展危機、霸權主義危機和西方文化中心主義問題。

  從歷史唯物主義的理論視野出發,我們或許可以將全球化具體地區分為“作為承載生產力普遍發展的全球化”和“作為規范人類普遍交往的全球化”兩個層次。前一個層次指的是社會生產總過程的全球化,是全球化的“物質內容”;后一個層次指的是世界市場體系和全球治理體系,是全球化的“社會形式”。這兩個層次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前者是后者的動力之源,具有根本性,為后者的建立提供物質性支撐;后者是前者的階段性文明結晶,具有衍生性,為前者的發展提供價值正當性論證。

  在當前歷史時期,為了克服資本主義全球治理體系的弊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鍵在于發揮其對全球化的引領作用。這種引領作用至少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作為一種反思性、批判性的理論體系,為“作為承載生產力普遍發展的全球化”及其治理體系提供價值正當性論證,幫助人們應對和解決在“作為規范人類普遍交往的全球化”上已面臨的資本主義危機問題;另一方面則是通過這種價值正當性論證形成一種公平合理的全球性有機公共生活,創造一種更加合理、平等和多元的世界秩序。為實現這一引領作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根本任務在于從“人類社會或社會的人類”的馬克思主義立場出發,自覺秉持一種更加能夠豐富人的本質之現實性的全球治理觀,堅持建構能夠馴服和駕馭資本、吸取資本主義一切肯定成就的共享型全球治理機制。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論效應:歷史唯物主義作為一種“建構性世界觀”

  較之于歷史唯物主義理論對于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批判性研究而言,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更需要歷史唯物主義理論自身的結構性轉變、拓展與提升,即把歷史唯物主義理論的重心從批判性世界觀轉變、拓展和提升為全球化時代的一種“建構性世界觀”。所謂“建構性世界觀”,就是在批判資本主義全球化及其全球治理體系的基礎上,預見性地判斷、闡明和規劃由各種社會領域、社會要素和社會關系所構成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結構、內在機制、運行方式、發展方向和價值目標等一系列重大問題。作為一種“建構性世界觀”的歷史唯物主義具有以下幾項基本特征。

  首先,“建構性世界觀”的主體支撐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其次,“建構性世界觀”的核心關切是提升人類共同性水平、維護全人類的共同利益。最后,“建構性世界觀”的倫理信念是推進共同利益基礎上的全人類的共同價值建設。

  以往的歷史唯物主義研究范式往往只是從不同的角度批判性地解釋全球化,而真正的問題則在于建構性地闡發全球化,闡發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既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帶給歷史唯物主義的理論效應,也是歷史唯物主義作為全球化時代“建構性世界觀”的偉大理論任務。

  (作者單位:浙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原文發表于《中國社會科學》2018年第7期,李瀟瀟 摘)

  

作者簡介

姓名:劉同舫 工作單位:浙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顏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劉同舫.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微乐二人斗地主规则及玩法 二十一点手机版 宝马棋牌 重庆时时龙虎和技巧玩法 二人麻将技巧视频 三分pk10app 阿斯特拉 抢21游戏规则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最新版v bc源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