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哲學 >> 倫理學
可遺傳基因組編輯引起的倫理和治理挑戰
2019年08月26日 10:30 來源:《醫學與哲學》 作者:邱仁宗/翟曉梅/雷瑞鵬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Ethical and Governance Challenges Raised by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

  作者簡介:邱仁宗(1932- ),男,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北京 100732;華中科技大學生命倫理學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人民大學倫理學及道德建設研究中心生命倫理學研究所所長,研究方向:生命倫理學,實踐倫理學,科學哲學,醫學哲學,E-mail:[email protected];翟曉梅,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人文和社會科學學院 。北京 100009;雷瑞鵬,華中科技大學人文學院。武漢 430074

  原發信息:《醫學與哲學》第20192期

  內容提要:集中討論可遺傳基因組編輯引起的倫理和治理挑戰。首先介紹了可遺傳基因組編輯討論的背景,指出美國科學院的《人類基因組編輯:科學、倫理學和治理》以及英國納菲爾德生命倫理學理事會的《基因組編輯和人類生殖:社會和倫理問題》這兩篇報告的重要意義;然后討論了反對和支持可遺傳基因組編輯的論證,指出了從哲學概念出發的哲學論證與從實際出發的生命倫理學論證之間的區別;最后指出在實施可遺傳基因組編輯之前必須建立倫理框架和治理安排,并進一步論述了倫理框架和治理安排的初步建議。

  This article focuses on the ethical and governance challenges raised by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First it describes the background of the discussions on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 and points out the significance of these two documents: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Human Genome Editing:Science,Ethics and Governance and Nuffield Council on Genome Editing and Human Reproduction:Social and Ethical Issues.Then it discusses the arguments aga.inst and for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and points ou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ose philosophical arguments from philosophical notions and bioethical arguments based on scientific and empirical practices.Finally,it argues that before conducting heritable genome editing,an ethical framework should be built and governance at different levels should be arranged,and the preliminary recommendations are also proposed in this article.

  關鍵詞:基因組編輯/生殖系基因組修飾/風險—受益比/尊重自主性/知情同意/人的內在價值/代際公正/基因池/倫理框架/治理安排/genome editing/germline genome modification/risk-benefit ratio/respect for autonomy/informed consent/human intrinsic value/intergenerational justice/gene pool/ethical framwork/governance arrangement

 

  1 有關可遺傳基因組編輯討論的背景

  2018年11月27日~29日在香港舉行的“第二屆國際基因編輯峰會”要討論的重點之一是可遺傳基因組編輯的科學、倫理和治理問題。2015年12月1日~3日中國科學院、英國皇家科學學會和美國科學院在華盛頓聯合召開了“第一屆國際人類基因編輯高峰會議”,會后成立了以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的法學家和生命倫理學家Alta Charo教授和麻省理工學院醫學研究所Richard Hynes教授為共同主任,有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和中國等國科學家、醫學家、倫理學家和法學家參加的“人類基因編輯:科學、醫學和倫理委員會”(Committee on Human Gene Editing:Scientific,Medical and Ethical Considerations),2017年美國科學院和美國醫學院發表了該委員會起草的一份報告題為:《人類基因組編輯:科學、倫理學和治理》(Human Genome Editing:Science,Ethics and Governance)[1-3],反映了各國科學家對基因編輯研究和應用的共識。其主要內容有:(1)基因組編輯是使基因組(機體的一套完整的遺傳材料)發生添加、刪除和改變的新的有力工具,基因組的編輯更加精確、有效率、靈活和低費用,但這些應用同時又帶來了受益、風險、管理、倫理和社會問題,其中重要的問題包括如何平衡潛在的受益和意外傷害的風險;如何治理這些技術的應用;如何將社會價值整合進臨床和政策考慮之中。(2)涉及人類細胞和組織的基因組編輯的基礎性實驗室研究,對推進生物醫學科學至關重要,有些基礎研究需要用生殖系細胞,包括早期人胚胎、卵子、精子和卵母細胞與精源細胞,人類基因組編輯的基礎性實驗室研究在現有的倫理規范和管理框架內是可加以監管的。(3)體細胞編輯的臨床使用目的在于治療和預防疾病,體細胞基因組編輯的效應限于被治療的病人,不會遺傳給病人的后代,基因治療受倫理規范和管理監管已有一段時間,這種經驗為體細胞基因組編輯建立類似的規范和監管機制提供了指導,體細胞基因組編輯療法目前已經可以用于臨床實踐。(4)關于生殖系基因編輯和可遺傳基因的改變,成千上萬的遺傳病是因單基因突變引起的,因此對攜帶這些突變的個體的生殖系細胞進行編輯可使他們的后代擺脫遺傳這些疾病的風險,然而人們對生殖系基因組編輯有高度的爭議,因此建議:可以允許生殖系基因組編輯試驗,但僅應該在相應的管理框架內進行,這個管理框架包括如下標準:不存在合理的其他治療辦法;限于預防嚴重的疾病;限于編輯業已令人信服的證明引起疾病或對疾病有強烈的易感性的基因;限于將這些基因轉變為在人群中正常存在的版本,且無證據有不良反應;已經獲得該干預措施的有關風險與潛在健康受益的可信的前臨床和臨床數據;在臨床試驗期間對該干預措施對受試者的健康和安全的效應要進行不斷且嚴格的監管;要有長期的、多代的、全面的隨訪計劃,同時尊重個人自主性;最大程度地將透明與保護病人的隱私保持一致;對健康和社會的受益和風險要連續地進行重新評估,公眾要廣泛地連續不斷地參與以及要有可靠的監管機制,以防止擴展到預防疾病以外的使用。(5)至于基因組編輯用于“增強”,因為難以評價“增強”給人帶來什么受益,需要公眾參加討論來使管理者更好地進行風險/受益的分析,需要公眾參與討論以了解實際的和預測的社會影響,以便制訂有關這類技術應用的治理政策。該委員會建議,目前不應該進行用于治療或預防疾病目的以外的基因組編輯,并且在是否或如何進行這種應用的臨床試驗之前,公眾對此進行討論是必不可少的。

  構成國際科學共同體對基因組編輯研究和應用共識的這一文件,顯然是將優先次序排列為:基礎研究;體細胞基因組的臨床試驗和應用;可遺傳的基因組編輯的臨床前研究、臨床試驗及應用;最后才是增強,增強顯然不應該置于我們的研究日程上。隨著從基礎研究到增強這一階梯級上升,影響風險和受益的因素日益復雜,不確定性和未知因素逐步增加,以致我們既不能對干預的風險—受益比進行可靠的評估,也不可能實施有效的知情同意,因為連科學家和醫生都不知道干預后會發生什么。這一文件的突出之處是“可以允許生殖系基因組編輯試驗”,但施加了許多的條件,而這些條件是目前以及近期不具備的。與2015年美國記者就黃軍就利用人胚胎進行基因編輯的基礎研究批評他跨越西方公認的倫理邊界相比,說明西方與中國在科學倫理的觀點更加接近,這一進步駁斥了該記者認為其中存在裂溝的錯誤論點[4-5]。

  也許更為重要的是,英國生命倫理學權威性智庫于2018年7月發表一份《基因組編輯和人類生殖:社會和倫理問題》(Genome Editing and Human Reproduction:Social and Ethical Issues)的研究報告[6]。這份報告討論了決定基因組編輯技術是否以及如何應用于人類生殖的概念、制度、管理和經濟因素,以及影響其可接受性的社會各種倫理規范。這份報告的結論是,根據在倫理學探討基礎上制訂的條件,可遺傳的基因組編輯是應該允許的,然而這些條件目前尚未形成,但有可能在將來形成。按照目前的技術和社會的發展軌道,很可能會形成。這份報告指明了不應該允許進行可遺傳基因組編輯的條件,但在倫理學上不存在絕對反對的理由。因而我們有倫理學上的理由來繼續探討可遺傳基因組編輯的條件。該文件確定了兩條原則:一是未來的人的福利原則:接受基因組編輯的配子或胚胎應該僅僅用于一個目的,即為了確保作為編輯這些細胞的一個后果——可能出生的那個人的福利;二是社會公正和共濟原則:接受基因組編輯的配子和胚胎的使用僅僅允許在這樣的條件下進行,即這樣做不會加深社會的分裂或使社會內部某些群體的邊緣化或不利地位更加惡化,該報告提出了有關對可遺傳基因組編輯進行治理的建議。

作者簡介

姓名:邱仁宗/翟曉梅/雷瑞鵬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浙江快乐彩图表手机板 四川时时彩推荐 双色球公式高手 官方认证的彩票网站 上海快3详情 信誉棋牌20可提现 香港资料白四肖中特小姐一肖中特 手游商人最赚钱的游戏6 体彩福建31选7第18208期 北京赛车pk10助赢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