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智慧城市 >> 要聞
揚長避短推動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
2019年08月26日 09:51 來源:中國城市報 作者:倪鵬飛 字號

內容摘要:長三角一體化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和關鍵作用。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長三角一體化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和關鍵作用:

  第一,長三角一體化是中國經濟從高速度轉向高質量的主要引擎。

  第二,長三角一體化是以東中一體應對南北分化的核心和前沿。

  第三,長三角一體化是構筑高質量發展“長江經濟防線”的主體工程。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將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5月13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長三角一體化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從理論上看,長三角一體化的好處和意義是多方面的。如,有利于資源在長三角地區范圍內合理配置,降低交易成本,深化分工與合作以提高效率,更加充分地共享外部性等,歸結起來主要是規模報酬遞增,即能夠實現1+1+1+1大于4。

  從實踐上看,長三角一體化有多個從長期到短期的意義。從長期來看,一體化的長三角是國家參與國際競爭并走向舞臺中心的主要平臺,一體化的長三角是支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柱石。從短期來看,長三角一體化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和關鍵作用。

  第一,長三角一體化是中國經濟從高速度轉向高質量的主要引擎。當此從高速度向高質量轉變之時,中國經濟既面臨增長下行壓力加大的風險,也面臨轉型升級步履蹣跚的問題,急需一些轉型初步成功、經濟增長勢頭良好的區域中心發揮外溢效應,帶動更大范圍的周邊地區增長和轉型。環視中國東部區域,盡管京津冀、粵港澳也具有帶動周邊城市群、都市圈增長的潛力,但是由于受到京津冀內部市場化水平不高,粵港澳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增加的影響,因此,長三角一體化是肩負這一重任的不二主體。

  第二,長三角一體化是以東中一體應對南北分化的核心和前沿。當前中國區域格局正在發生重大調整,在東部向中部擴散進而促進中部崛起和東部率先轉型的積極態勢下,南北分化尤其是北方經濟放緩的不利局面日趨嚴峻。對此,我們提出了一個“東中一體”戰略,促進中部持續崛起,也支持東部率先增長和升級,從而應對南北分化。東中一體就是通過東部和中部一體化實現東中的互動和共享。在長三角區域,安徽就是中部,滬蘇浙是東部,長三角一體化就是東中一體的前沿。如果說長三角是高質量的一體化,東中一體是基本的一體化,長三角一體對東中一體、對應南北分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第三,長三角一體化是構筑高質量發展“長江經濟防線”的主體工程。當前不僅南北分化加劇而且經濟放緩面積正在從北向南方蔓延,中國城市競爭力2018和2017年度比較發現:北緯31度以北的大部分地級以上城市排名在下降,平均下降6.5位,而北緯31度以南的地級以上城市排名在上升,平均上升5.2位。北緯31度這條線就在長江流域,顯然這是一條非常重要的經濟分界線。如果不能守住長江流域這條“經濟防線”,從而使北方放緩繼續向南方蔓延,對中國經濟將非常不利。因此,必須采取重大措施,加快筑牢中國高質量發展的“長江經濟防線”。“長江經濟防線”可分上中下三段,長三角一體化橫跨中下游,因而是關鍵的關鍵。綜合而言,無論從長期來說還是短期來說,長三角一體化意義重大。

  縱觀國際國內,在區域一體化方面有著各種嘗試和實踐。對比發現,一體化是一把雙刃劍,既能帶來機會與紅利,也可能帶來風險和挑戰,其中比較典型的例子就是歐盟。從目前的經濟社會發展來看,雖然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的機遇大于挑戰,紅利大于風險。但是,仍有必要吸取國際上一體化的經驗教訓,少走一些彎路,確保長三角一體化能夠更好、更平穩地向前發展。通過對比國際經驗,全面客觀地研判長三角一體化面臨的條件和環境,以下五個方面的問題需要特別關注。

  第一,風險互聯一體。商品、要素、產業和基礎設施、公共服務一體化使得紅利與風險同時外溢。全球化將世界各國各地區更緊密便捷地聯系在一起,讓大多數參與方都分享到了全球化帶來的紅利,同時也導致風險更直接更快捷地在全球范圍內傳播。

  具體到長三角地區來說,由于全域尺度的分工合作,區域內各地之間的產業及經濟社會活動都在“一個鏈”和“一條船”上,同一個產業融資在上海,研發在江蘇蘇州,營銷在浙江杭州,生產在安徽蕪湖。這樣如果有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整個產業鏈上各個城市都受影響。以前每個城市產業可能沒有太多的分工合作,但是現在變成一個產業,可能會出現“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此外,還要預防風險快速傳染。市場一體化使得產品、要素尤其游資在全域范圍內自由便捷快速流動,很可能使得一個城市的某個風險如病毒一樣爆炸式地傳染。

  因此,未來在長三角一體化過程中,應以應急協同防火墻應對風險一體聯動,實現紅利最大風險最小。需要在治理上建立至少三個機制,即:遇到風險突發立即啟動應急響應機制;遇到傳染性風險爆發立即啟動自動隔離機制;遇到聯動性風險爆發立即啟動協同治理機制。

  第二,全域同質和平庸化。全球化帶給發展中國家經濟快速發展和享受全球化便利的同時,也影響到發展中國家的多樣性和個性化的地方文化,事實上對經濟多樣性也有類似影響。一體化強調“同一”:要制定一個標準,打造一個品牌,建設同樣的硬件條件,營造同樣軟件環境。實際上,區域內各成員因為諸多原因存在著很大差異,不僅是經濟和產業上有差距,而且在社會文化上也有很大差異。如果過度強調同一性,有可能導致同質化,削弱比較優勢;掩蓋相互差別化,導致平均化;減少區域多樣化,導致單一化,降低福利效用。

  因此,長三角一體化應警惕全域同質和平庸化問題,采取“揚長避短”的措施。即在一體化內外堅持競爭,提升競爭力,具體原則有四點:一是靠自己揚長處,即利用自己的力量將自己的長處盡力強化;二是借別人補短板,即借助其他地區的長處彌補自己的短板;三是共同抓關鍵,即對特別重要的條件所有城市都要抓;四是攜手打基礎,即對于涉及一體化的共同基礎設施等要攜手推進。這樣既強調共性,更強調個性,從而可以保持和強化各自的個性,可以讓各個區域獲得共同的提升,從而實現多樣化組合的一體化,不僅不會導致平庸,而且因為各供其長實現整體提升。為此,要求同存異、包容多樣,還要強調“因城施策”和“一城一策”。

  第三,規模報酬遞減。從理論上說,區域一體化的目標是希望通過協同合作最終實現1+1大于2,但是在現實中卻存在著1+1小于2的規模報酬遞減問題。因為一體化存在“集體選擇”的問題,即集體的資產、集體的利益、集體的義務、集體的責任。從而可能導致兩個問題:一是大鍋飯,即各地區內不論貢獻大小都希望利益均沾;二是搭便車,即一些區域內的成員不愿付出更多成本卻希望分享更多成果。

  長三角一體化主要指上海、江蘇、浙江、安徽三省一市的一體化,要使1+1+1+1大于4,而不是小于4,就應該以組織優化應對規模報酬遞減問題,解決集體成員的激勵兼容。首先,簡化組織體系,形成分層的小型的組織結構。因為人數越多,大鍋飯、搭便車的可能性就越大。針對較多的成員,可以通過分層以減少每個層級的集體成員數。三省一市放在第一和主導的層面,將眾多的地級市和區放在第二、三層面并進行分組。其次,建立成本共擔和收益共享的對稱性機制。堅持誰當前投入得多,誰未來的收益大。誰未來收益大,誰現在就要投得多。再次,完善監管考核和懲戒。要使上述機制能夠發揮作用,需要配套的監督和考核。沒有考核和兌現,機制也還是不了了之。所以,總體上,應對規模報酬遞減風險是優化組織結構。

  第四,跨區域治理失靈。經濟發展中不僅存在市場失靈和政府失靈,還存在治理失靈。關于跨區域治理,發達國家相對起步早做得不錯,但也都存在治理失靈問題。

  長三角一體化治理需要制度、法律和行政支撐,但作為新生事物,目前沒有相關的制度和法律支撐且存在法律約束力有待提升的問題。行政力量是中國的優勢,但長三角一體化主要是行政區之間協商合作,而不是一級政府統一治理。這樣財政分權導致各自獨立利益反而使得協商更加困難,從而帶來諸多問題:一是執行難。由于一體化主要是橫向政府間協商,所以會導致“商而不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果”,現在很多區域合作中這個問題都比較嚴重;二是監管難。一體化要求對市場主體在全域范圍內進行監管,由于一些授權機構缺乏其他配套措施和聯合執法監管協調難等,使得全域監管高成本和漏洞多;三是可能出現違約問題。區域一體化的根基主要是協議。由于缺乏法律約束,協議確定好了的事情,如果一些省市完全執行,另一些省市沒有履行,執行的沒有獎勵,不執行的沒有手段事后懲罰和制裁,最后一體化合作就喪失了積極性。

  因此,應以創新構建新優勢應對跨區域治理失靈,實現有效治理全覆蓋。首先,完善治理體系:發揮政治優勢,建立中央統籌領導的工作機制,建立決策、執行、監督的組織體系和制衡機制;其次,創新監管機制:建立一體化優先監管目標責任制度,同時建立保險制度,通過抵押、擔保和保險等防止參與者事后毀約。為了防范事后不履約的風險,要借鑒金融保險的辦法,就事先確定一些資產作為抵押、擔保和保險,如果違約就將此作為補償。

  第五,區域內成員之間分化。區域一體化既可以給所有相關方帶來最大化的收益,促進其快速發展,同時也可能帶來利益分配不均,財富越來越向少數區域集中的問題。這也是從全球化中得到的啟示。在全球化快速發展的過程中,某些國家的一些地區確實因為其具有明顯的競爭優勢從全球化中獲益頗豐,而另一些地區因為不適應全球化的趨勢出現了衰退。

  區域內成員之間分化問題也是長三角一體化過程中應該注意的問題。這種分化包括大分化和小分化。其中大分化是指省市分化,落后與先進省市之間出現分化。小分化是指區縣分化。因此,以網絡優化應對可能出現的大小分化問題,實現“水漲船高”共同繁榮:首先,推動網絡化。點狀發展往往會出現兩極分化,但是網絡化的發展可以很好地避免這樣的分化;其次,優化公共產品的布局。之所以出現分化,往往是由公共產品布局不合理導致的,所以要采取措施避免分化。一體化的目標不僅僅是區域收斂,各城市的共同繁榮和水漲船高才是最好的激勵。不是說將來發展到和上海一個水平,是你提高我也提高,共同提高,叫水漲船高。各地相互之間的差距可能小一點,但高水平和低水平的差距還將要保持,這樣大家不僅共贏而且贏得也相近,這樣所有參與者才更有積極性。

 

    (作者系中國城市經濟學會副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簡介

姓名:倪鵬飛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職務:中國城市經濟學會副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韓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 辉煌棋牌是不是假的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开奖 大乐透开结果 舟山星空棋牌 捕鸟达人单机游戏 北京快3117631开奖结果 25选7第97开奖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广东学校极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