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社科評價 >> 學術評論
泓峻:探索,選擇,超越 ——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論近四十年研究歷程回顧
2019年08月21日 14:06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京)2018年第4期 作者:泓峻 字號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文論/實踐品格/話語主體

內容摘要: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文論/實踐品格/話語主體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發展與文學實踐不斷為當代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提出問題與挑戰,中國當代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面對審美與政治、思想與學術、內部研究與外部研究、理論的獨立性與實踐品格、外來理論的吸收與中國文論話語體系的建構等兩難命題,進行了積極的探索與選擇。隨著馬克思主義文論中國化的邏輯展開,在經歷了否定之否定這一辯證運動過程之后,當代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的理論水平在整體上得到了提高,收獲了豐碩的理論成果。

  關 鍵 詞:馬克思主義文論/實踐品格/話語主體

  作者簡介:泓峻,山東大學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研究中心教授。威海 264209

  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有著自身的立場與方法,也有自己的核心概念與命題。每一代文藝理論工作者,都是在特定的歷史情境中,為解決自己時代特定的文學與現實問題而從事研究的。因此,不同時代、不同國家的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也必然會有其獨特的問題意識,并圍繞特定的理論命題展開。

  總體上講,近40年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論是在改革開放這一大的時代背景中生成與發展的。與之前相比,近40年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具有更廣闊的國際視野,更豐沛的人文情懷,更專業的學術品格,以及更積極的開拓精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與中國文學經歷的是極其不平凡的一段歷程,實踐本身不斷地對中國當代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提出問題與挑戰。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因此也就不得不面對審美與政治、內部研究與外部研究、思想與學術、理論的獨立性與實踐品格、外來理論的吸收與中國特色理論話語的建構等兩難命題,進行艱難的選擇。這種選擇大多并非是一次完成的,而是隨著時代環境與文學環境的變化與發展,隨著馬克思主義文論中國化的邏輯展開,經歷了否定之否定的曲折過程。處在歷史進程中的理論工作者在針對時代的具體情境作出選擇時,所形成的理論成果也許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與片面性,但在經歷了這一辯證運動之后,中國當代馬克思主義文論被帶入了新的更高的理論境界。

  一、文學功能:審美與政治

  在探討文學的功能時,審美與政治的糾結對中外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者而言都很難完全繞開,審美與政治的關系問題因此成為馬克思主義文論最核心的命題之一。對于中國馬克思主義文論而言,這個命題早在20世紀20年代文論建設剛剛發軔時就已經被提出來,并在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部經典文獻中有了權威的表述。整體上講,強調文學的意識形態屬性與政治功能,在此基礎上追求藝術表現形式的完美,體現文學藝術的審美功能,即所謂的“政治標準第一,藝術標準第二”,逐漸成為20世紀前期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論的立場。

  但是,由于“文革”中文學被過于政治化,成為政治的附庸,走了很長的彎路,到了“新時期”,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文論不得不重新思考文學中審美與政治的關系問題。這首先表現在從文藝政策的層面上對文學與政治的關系進行了重新厘定:1980年1月,鄧小平在一次講話中明確指出,“不繼續提文藝從屬于政治這樣的口號,因為這個口號容易成為對文藝橫加干涉的理論根據,長期的實踐證明它對文藝的發展利少害多”。①在這種政治背景下,文學的審美性得到了強調。盡管后來不少人已經指出,20世紀80年代中國文論對文學審美性的張揚,本身表達的就是一種政治訴求,但至少從理論形態上看,凸顯文學的審美功能,反對把文學當成政治的工具,成為那個時代中國文論的一個重要特征。

  但是,單向度地強調文學的審美功能,進而以去政治化的方式,否定文學與政治的關聯,顯然是不符合馬克思主義文論的基本立場的。為了既能夠體現馬克思主義文論所包含的要求文學體現時代精神、介入現實斗爭這一原則立場,又能夠把20世紀80年代中國文論界關于文學的審美性、主體性等思考體現出來,國內有學者提出了用“審美意識形態”界定文學性質的主張,得到了比較廣泛的認可,并在隨后出現了圍繞“審美意識形態”這一概念建構中國當代文論體系的努力。

  在中國當代文論中,“審美意識形態”是一個內涵十分豐富的概念。這一概念既是中國當代理論工作者與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國外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者,以及中國自身的文藝傳統進行對話的產物,同時也是在特定的歷史語境中,為解決中國文藝理論與文藝實踐所面對的具體問題而生成的。“意識形態”這一哲學概念在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帶有特定的政治內涵。而“新時期”人們對審美的理解,則與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對“人的本質”的表述有關。與此同時,盧卡奇、馬爾庫塞、阿多諾、伊格爾頓等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的思想也被介紹到國內,并產生了很大反響。“審美意識形態”論正是試圖將文藝的意識形態屬性與審美屬性加以整合,強調文藝作品表達的既是具有普遍意義的知識、思想,同時也是個體的感性評價與生命體驗,文學藝術活動是無功利性與功利性、形象性與理性、情感性與認識性的統一。其中,人的主體性應當得到充分的尊重。

  在文學審美意識形態理論建構的同時,強調文學的審美性,反對政治過多干預文學的觀點也得到了西方現代各種哲學思潮、藝術思潮以及形式主義文學理論的支持,一度形成很大聲勢。然而,人們很快發現,當文學理論沿著這條思路前行的時候,道路越來越窄,并且將當代文學帶向了遠離社會生活、孤芳自賞的歧路,這已經使中國文學理論脫離了馬克思主義文論的正確軌道。于是,正當文學審美論作為一種文學理論變得越來越精致的時候,中國的文論界卻突然間又產生了返回政治的沖動。在這個過程中,為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文論研究者提供理論資源的,主要是英美馬克思主義文論家威廉斯、杰姆遜等人的文化研究理論。

  正如有學者所說的那樣,“文化研究的最終目的不是文本,也不是對文本進行審美評價”,而是要“揭示文本的意識形態,以及文本所隱藏的文化——權力關系,它基本上是伊格爾頓所說的‘政治批評’”。②文化研究在西方是一種涉及面很廣的理論,但20世紀90年代以來在中國參與文化研究理論的引介、討論的學者,其專業背景絕大部分都是文學。這使得文化研究很快成為中國當代文論研究與文學批評中的十分重要的理論模式,中國文學理論的整體價值取向因此又一次發生轉移,以至于到了21世紀初,“審美意識形態”論也受到了質疑,并再次引起學術界的論爭。

  盡管文化研究的重返政治并非是對20世紀80年代之前文學與政治關系的簡單重復,但中國當代文論在短短十多年的時間里,先是試圖從政治走向審美,接著又很快從審美返回政治,其間的邏輯關系耐人尋味。它讓后來的學者一方面充分認識到了不顧文學自身規律,將文學完全當成政治的附庸與工具時對文學可能產生的傷害;另一方面也認識到了文學完全脫離政治之不必要與不可能,以及僅僅從審美立場看待文學問題時的偏執與狹隘。經歷了這個過程之后,今天從事文論研究的學者再次面對這一問題時,其理論態度已經顯得更加從容與自信。

作者簡介

姓名:泓峻 工作單位:山東大學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三开奖号码官网 山东11选5官网 北京赛车买大小技巧 足球总进球数规则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中国长城股票 贵州11选5开奘结果 排球简笔画 画萌网怎么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