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文聯
藝術精神的傳播價值
2019年08月26日 10:09 來源:美術報 作者:楊大偉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從發生學的角度來講,藝術是與人類文明同時產生的,藝術使人類脫離了懵懂的原始狀態。不過,藝術只有在傳播中才能繼續存在、發揮價值、獲得新的闡釋、派生出新的價值與影響。

  藝術精神即是一種意義的存在,也是意義的集合體,而這種意義是藝術精神在其生存境域中的存在,是一種自然的歸屬。在藝術傳播的文化建構中,對中國藝術精神的彰顯應成為至關重要的命題。但應當引以為戒的是,傳統藝術與現代傳播科技的聯袂絕不能僅僅停留于此,而是要讓藝術中的精神成為藝術傳播過程中的主宰。

  在更大的范圍共享信息是傳播的首要追求,這樣可以有效地保證藝術與大眾的聯系。書寫工具的改進、尤其是印刷技術的出現,為藝術的還圣為俗提供了物質條件,藝術不完全是某些碩儒及一批精神貴族的專利。特別是進入工業社會之后,機械復制的成功是傳播媒介的又一次深刻革命。本雅明指出,許多藝術作品起源于巫術禮儀和宗教禮儀,但是,“藝術作品的可機械復制性在世界歷史上第一次把藝術品從它對禮儀的寄生中解放了出來。”因而就賦予了所復制的對象以現實的活力。就這個意義上來講,現代傳播系統使得某些藝術特權領域不知不覺中已經敞開,藝術的個體可以時時感到自己與外面龐大的社會聯為一體。

  人類文化自有一種“選擇”的傳統和“闡釋”的傳統。對知識傳播的歷史限制以及思想觀念在揚棄中生存的現象表明:思想存在著某種社會的根基,而社會也自有其在互動溝通中形成的觀念化構架;思想觀念的意義恰是在使其成為具體的文化脈絡和社會語境中得以產生的。如此看來,對于特定思想和觀念的探究與表達不過是有關辯證的瞬間、虛假的片斷而已;觀念的歷史只有在整個文化系統的卷裹中、在持續不斷的歷史變遷中才會顯現。傳統藝術的精神意蘊與現代媒介的現實功用本應都是人之生存的自然擁有,現實中二者的疏離和割裂不是其本身的原有形態,而是人類進程中的偏失所致。

  本質上,藝術就是一種信息的傳播,只有以某種形態存在的信息打動受眾,才可以產生了審美體驗,藝術因此才達到了傳播的效果并實現其自身。從原始人類的“狩獵舞”、“部落鼓”、“原始壁畫”延伸到今天的戲劇、舞蹈、音樂、繪畫、電影等,藝術一直伴隨著人類的成長。而今天我們對世界的把握程度在相當程度上依賴于傳播系統的發達水平。事實上,現代傳播系統正在劇烈地改變既有的文化藝術形態,創立新的社會組織形式,重新配置一系列社會集團的經濟地位與相互關系。然而,傳統學科尊祟的是皓首窮經,或許,這樣傳統的知識觀念保持了藝術規范的崇拜,并且亦步亦趨地將既有藝術問題的線索作為“無一字無來處”的依據。這樣看來,現代傳播系統也因為歷史的短暫而無法納入經院式考察的視域。

  人類現世生存的社會,無論是本雅明的“圖像增殖”、海德格爾的“世界的圖像化”,還是居伊·德波的“奇觀社會”、鮑德里亞的“擬像”,無論是學者的描述,還是現實生存的感受,都隱喻或表征著這樣的一個事實:視覺文化的到來以及傳播媒介的在場。電子媒介通過大眾傳播制造了大量的“仿像”,向人們提供了一種更為直接的感官消費,使人們進入一個海德格爾早在上世紀30年代就指出的“圖像時代”。數字媒介則進一步消除了時空距離,使得異質人群的異時聚會,多機多人共同創作一件藝術作品成為可能,使藝術生產真正成為一場人類的游戲。嶄新的傳播符號體系形成了新型的藝術,影像占據了復合符號體系的重要位置,逐步成為其他符號環繞的核心。跨媒體實驗匯聚了一個龐大的藝術部落,受眾便可以全神貫注地注視著光影世界。此時,藝術閱讀的距離從觀看到識別的轉換以及轉換過程產生的理性鑒別消逝了,他們已專注地投射到光影的迷幻之中。

  16世紀英國哲學家培根曾以“種族假相”、“洞穴假相”、“市場假相”、“劇場假相”歸結了人在當時環境及其對認識的先在性制約中的錯誤觀念,深刻揭示了人對世界的認識局限性和歪曲性。今天,藝術活動的主動性、選擇性被大量媒介活動遮蔽。大眾傳媒的通俗化、生活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文化消費的精神性指向,破壞了藝術本源的權威性,模糊了藝術生產的標準,使藝術生產中的技術詩學的追求倍顯艱難。藝術精神在當代的藝術傳播中一方面是被忽略和嫌棄,另一方面是在狂歡中成為一種裝飾,而真正將其作為藝術生產的內在生命力而進行彰顯的變得單薄。對于多媒體技術說來,攝像鏡頭的移動可以瞬息之間完成畫家的苦心斟酌。

  當下的藝術呈現已從傳統場所走向公共廣場或直接走入全媒體……趨向于最大程度的展示。某種程度上,藝術品依然需要文化的闡釋而形成,若要對人類文化中的藝術現象做出描述,唯有置其于文化的場域中,在各種力量相互制約、相互依賴、相互構成的社會關系中加以把握。作為多維視野中的文化形態而非單純審美現象的藝術,要求我們在研究和審視藝術融合所產生的新生事物、新鮮表象的時候,不再固持工具理性急功近利的理論思維,而無視藝術價值尺度和對藝術精神的追求,從而抹煞藝術傳播多樣性、復雜性,同時也不能局囿于傳統美學對某種可欲的意義進行純粹的烏托邦式的精神追逐與探索,而無視朝氣蓬勃的生活和有血有肉的媒介生態。

作者簡介

姓名:楊大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十三水玩法熊掌号 双色球号码跟随分析 澳洲快乐时时彩是真的吗 淘宝快3多少人玩 爱玩游戏大厅下载 电子游戏网站 掌乐天天捕鱼开挂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一码中特 新时时彩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