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數據中心 >> 工作動態 >> 最新動態
王巍:新中國70年考古學回顧與思考
2019年08月22日 14:48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王巍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王巍(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學部主任、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河南大學古代文明研究中心主任)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的偉大祖國由弱變強,各領域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考古學也不例外。作為一個誕生不到100年的年輕學科,新中國成立以來的70年,是中國考古學蓬勃發展的70年,也是人才輩出、碩果累累的70年。70年中國考古學的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積累了豐富的學科建設經驗,為建立中國考古學的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奠定了重要基礎,也對增強文化自信和中華文化凝聚力發揮了重要作用。

  新中國70年考古學回顧與思考 

  秦始皇陵一號銅車馬。資料圖片 

  新中國70年考古學回顧與思考 

  三星堆銅凸目人像。資料圖片 

  新中國70年考古學回顧與思考 

  定陵掐絲金翼善冠。資料圖片 

  新中國70年考古學回顧與思考 

  婦好墓司母辛。資料圖片 

   

  新中國成立后,因戰爭而被迫中斷多年的中國考古學開始復蘇。

  在機構設置上,1950年8月1日,新中國第一個國家級考古研究機構——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正式成立。由鄭振鐸兼任所長,梁思永和夏鼐任副所長。這一階段,很多省區建立了文物工作隊,負責本省區的考古工作。

  在人才培養方面,1952年至1954年,為應對當時全國基本建設逐步展開、考古隊伍人才匱乏的局面,文化部社會文化事業管理局(文物局)、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學聯合舉辦了4期考古工作人員培訓班,來自全國各地的341位學員參加了培訓。這些學員中的很多人后來成為各地考古工作的骨干。

  在高校考古專業的設置上,為了培養經過系統訓練的年輕考古人才,保證考古事業后繼有人,1952年,北京大學歷史系在國家文物局和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大力支持下,創立了國內第一個考古學專業,招收考古學專業本科生。此后,四川大學和西北大學等高校也相繼成立考古專業,招收本科生。這些學生畢業后補充到了各地各級文物考古機構。

  在學術期刊方面,1936年創刊的《田野考古報告》于1953年更名為《考古學報》;1950年創刊的《文物參考資料》于1959年更名為《文物》;1955年創刊的《考古通訊》于1959年更名為《考古》。在中國考古學界享有盛譽的“三大雜志”對促進中國考古學的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考古發掘方面,1949年,首先恢復了對北京周口店猿人遺址的發掘。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成立前后,實施了新中國第一批考古發掘項目——對河南安陽殷墟西北岡武官村大墓和河南輝縣戰國墓葬的發掘。同年,裴文中率隊對吉林西團山墓地進行了發掘,曾昭燏對南唐二陵進行了發掘。這些發掘標志著新中國的考古學開始邁出前進步伐。這個時期獲得了很多重要的考古發現,如發現了舊石器時代的云南元謀人、陜西藍田人、山西丁村人和廣東馬壩人化石。新石器時代的重要發現有陜西西安半坡、寶雞北首嶺、華縣元君廟和泉護村遺址,以及河南陜縣廟底溝、洛陽王灣等一批仰韶文化聚落遺址,不僅初步建立了黃河中游地區新石器時代中晚期考古學文化序列,而且開始通過聚落內建筑遺址和墓地內墓葬布局探討當時的社會組織結構。在中原地區之外,也發掘了很多新石器時代與青銅時代的遺址,如黃河下游的大汶口文化,長江下游地區的青蓮崗文化、馬家浜文化、崧澤文化、良渚文化,長江中游的大溪文化和屈家嶺文化,黃河上游地區的馬家窯文化等,這些發現使我們對各個地區考古學文化的序列有了大體輪廓。夏商周時期的考古學發現主要有夏商時期的都城發掘,如河南洛陽偃師二里頭、鄭州商城遺址,陜西長安西周都城豐鎬遺址,山西侯馬晉國遺址。墓葬有山東益都蘇埠屯商代大墓、河南陜縣三門峽虢國墓地和洛陽中州路東周墓葬、湖南長沙楚墓等。秦漢以后都城遺址發掘的主要成果有:漢長安城和漢魏洛陽城、陜西西安唐長安城、北京元大都等。墓葬的發掘有洛陽燒溝漢墓、云南晉寧石寨山滇墓、南朝帝陵、白沙水庫宋代墓葬、明十三陵中定陵等。手工業遺址有河南鞏縣鐵生溝和滎陽古滎鎮漢代冶鐵遺址以及各地唐宋時代的瓷窯遺址。

  考古研究方面也涌現了大量成果。黃河上中下游、長江中下游等地區的考古學文化序列框架基本建立起來,對我國各個歷史時期都城的內涵和布局也有了不同程度的了解。《西安半坡》《廟底溝與三里橋》《鄭州二里岡》《輝縣發掘報告》《洛陽燒溝漢墓》《白沙宋墓》等一批考古發掘報告問世,為相關課題的研究提供了比較系統的資料,也樹立了考古發掘后及時編寫發掘報告的榜樣。這些發掘報告至今仍是中國考古學的經典之作。這一階段,學者們圍繞“仰韶文化的社會是母系社會還是父系社會”“仰韶文化是本土起源還是從西方傳入”等問題,展開了熱烈討論。針對當時學術界存在的對考古學文化的不同理解和命名的不同做法,夏鼐發表了《關于考古學上文化的定名問題》,對考古學文化做了精確的定義,認為考古學文化是指在特定時間、特定地域范圍內反復出現的具有共同特征的一群遺跡、遺物的總和。考古學文化命名的原則,應以最早發現的遺址的小地名予以命名。這統一了大家的認識,為考古學研究的深入奠定了基礎。蘇秉琦的《關于仰韶文化的若干問題》,對仰韶文化的分區、分期、類型、與其他文化的關系以及社會發展階段進行了全面探討和深入分析。上述兩篇文章是這一階段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學術論文。

  科技考古方面,這一階段的“科技考古”主要是對考古發掘中出土人骨性別、年齡的研究。值得一提的是,在國際同行于20世紀50年代后期發明了碳14測年技術后,1964年,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的仇士華和蔡蓮珍建立了我國第一個碳14實驗室,結束了我國考古學界無法對出土遺存進行科學測年的歷史。

  在對外交流上,這一時期,中國考古學界主要是與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的同行交流往來。1964年,中國和朝鮮學者在中國東北地區的大連崗上、樓上、雙駝子等青銅時代遺址和黑龍江寧安渤海國上京龍泉府開展了合作發掘。這是新中國成立后首次與外國學術界聯合在中國進行的合作發掘。

  “文化大革命”開始后,我國考古學的發展一度陷入停滯,到了“文化大革命”后期,考古活動逐漸恢復。1972年,停刊多年的《考古》《考古學報》和《文物》率先復刊。1975年,蘇秉琦提出,要把考古學文化區系類型研究作為我國今后考古工作一個重要課題,并首次提出“建立馬克思主義的、具有民族風格、民族氣派的中國考古學”的任務。此時期,隨基建的開展仍有一些考古發掘,其中河南安陽殷墟婦好墓、秦始皇陵兵馬俑坑、河北保定滿城漢墓、長沙馬王堆漢墓的發掘最為令人矚目。各王朝都城考古工作逐步恢復的同時還新發掘了一些各時期重要遺址,舊石器時代有山西陽高許家窯人化石和沁水下川遺址、河北陽原虎頭梁遺址、湖北鄖縣人化石;新石器時代有河北磁山遺址、陜西臨潼姜寨、青海樂都柳灣、浙江余姚河姆渡、廣西桂林甑皮巖等遺址;青銅時代有北京房山琉璃河、河北定州北莊子和平山中山王墓、內蒙古赤峰夏家店、陜西周原西周宮殿和寶雞漁國墓地、湖北黃陂盤龍城和江陵楚都紀南城等遺址;秦漢時期及以后發現有陜西咸陽秦都、秦始皇陵兵馬俑坑、漢長安城未央宮、楊家灣漢墓、漢宣帝杜陵、乾縣唐章懷太子墓、江蘇徐州漢代楚王墓、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北京大葆臺漢墓、山西大同北魏方山永固陵和瑯琊康王司馬金龍墓、黑龍江綏濱中興金代貴族墓等遺址。這些考古發現取得了一些彌足珍貴的成果。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了改革開放新時期,中國考古學也迎來了蓬勃發展的大好局面。

  地方機構相繼更名,隊伍規模逐漸擴大。20世紀80年代前半段,各省市自治區的文物工作隊紛紛更名為考古研究所,人數由原來的一二十人增加到數十人乃至近百人。這些省級考古研究機構主要承擔各省市自治區范圍內基本建設考古工作,還有一部分工作是圍繞學術課題開展主動發掘,有很多重要的考古發現(如浙江良渚遺址、陜西石峁遺址、安徽凌家灘遺址、遼寧牛河梁遺址、四川三星堆遺址、江西海昏侯遺址等)是由這些地方的研究機構承擔的。除此之外,十幾個省會城市和部分經濟比較發達的非省會地級城市也相繼建立了考古研究所或研究院。目前,全國從事考古鉆探、發掘和文物保護的從業人員已達數萬人之多。

  考古工作遍地開花,調查發掘數量激增。隨著各地經濟發展特別是城市建設,全國實施的考古調查與發掘項目數量呈井噴式增長。從20世紀80年代初的每年百項左右,發展到近年的每年1000項左右。40多年來,考古發掘的總面積是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發掘面積總數的百倍以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20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展的配合三峽工程的大規模考古發掘。該發掘動員了各省市自治區和地市級考古機構以及部分大學和博物館的專業人員,約百支考古隊共同展開了中國乃至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基本建設考古,獲得了極為豐富的成果。之后開展的配合南水北調工程的考古工作規模也相當驚人。這一時期,我國還分別于1982年和2005年實施了全國文物普查和目前還在進行的可移動文物普查,對于了解我國遺址分布情況、摸清各單位保存的出土文物數量具有重要意義。

  考古發現層出不窮,重要成果改寫歷史。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重要的考古發現不勝枚舉,很多發現改寫了我們對中華歷史文化的傳統認識。

  石器時代的考古發現十分豐富。在山西和安徽等地,都發現了200萬年前的古猿人生活過的遺址,把人類出現在東亞大陸的年代提早到距今200萬年前。湖南道縣玉蟾巖、廣西桂林大巖等遺址,都出土了距今一萬五六千年至一萬二千年的陶器,證明中國的華南地區和北方地區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發明陶器的地區之一。在浙江浦江上山遺址出土了世界上最早、距今一萬年前的栽培稻,表明中國長江中下游地區是水稻的起源地。北京門頭溝東胡林遺址出土的距今接近一萬年的栽培粟和黍,證明這兩種旱地農作物起源于中國北方地區。河南舞陽賈湖遺址出土的距今8000多年、用鶴類翅骨做的七孔古笛,可以吹奏出音準很準的曲調,反映了中國古代先民的藝術水準。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發現的距今6000年前的墓葬中,尸體的東西兩側分別用貝殼堆塑出龍和虎的圖形,與戰國到漢代流行的“東青龍、西白虎”如出一轍。在遼寧西部牛河梁遺址群發現距今5500年、面積達上萬平方米的巨型石砌平臺,附近發現內有大大小小女神像和動物塑像的神廟,很多山頭上有用石塊堆砌的三重圓形祭壇,以及出土精美玉龍、玉人等的大型方形積石墓,據此推測應當存在一個影響遍及遼西和內蒙古赤峰地區的神權古國。在與牛河梁遺址大體同時的安徽含山凌家灘遺址中,也發現大型祭祀場所,附近的墓地中有的隨葬品達數百件,反映出距今5500~5300年前后,各地區都相繼迎來文明曙光,且不同區域的社會上層之間,存在著遠距離的信息交流,形成了一個最早的中華文化圈。位于杭州余杭、修建于距今5000年前后的良渚古城,內城和外城的面積分別達300萬和630萬平方米,并在古城以北靠近丘陵的地帶修建了長五公里、由多條水壩構成的巨型防洪堤壩,古城內幾處祭壇上發現了象征墓主人掌控祭祀權力的玉琮、玉璧和掌握軍事權力的玉石鉞。該文化分布遍及長江下游地區,反映了當時在長三角地區已經出現了以良渚古城為都城、蘇南浙北和上海各地有區域性中心的早期國家,進入古國文明的社會。在湖北天門石家河遺址,發現建造于距今5000年前的譚家嶺城址和距今4600年前、面積在120萬平方米左右的石家河城址,說明這里可能是當時長江中游地區的一個政治和文化中心,可能是歷史文獻中記載的三苗集團。在山西襄汾陶寺遺址發現距今4300~4000年、面積接近300萬平方米的巨型古城,發現屋頂用瓦、室內墻壁施彩繪裝飾的宮殿基址和規模巨大、隨葬數以百計高等級隨葬品的大型墓葬和大量墓壙狹小且沒有任何隨葬品的小型墓葬。這表明當時黃河中游地區的階級分化已經相當嚴重。在陶寺遺址還發現了觀測天象、決定農時節氣的觀象臺,是世界上能夠確認的年代最早的觀象臺。陶寺遺址的位置、年代、文化面貌和觀測天象的設施,都與文獻記載中堯的都城——平陽十分吻合。近年來,在陜西北部神木石峁城址發現了面積達400萬平方米的大型山城,中心部位的皇城臺周圍有高大的圍墻環繞,臺上有宮殿基址和廣場,并有石雕的神像。這是一個不見于文獻記載的強大文明古國。

  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發現夏商時期古蜀國的祭祀儀式使用真人大小銅人像和比真人大數倍的巨型銅制人頭像以及銅神樹等,推測其應是古蜀國的都城。夏代后期都城——二里頭遺址發現宮城和具有中軸線理念的宮殿建筑,附近有制作青銅器和綠松石制品的官營手工業作坊區和祭祀區。鄭州商城發現規模巨大的外城,殷墟則發現縱橫交錯的路網、大型的手工業作坊和新發現的甲骨坑。除此之外,新發現了商代早期的都城——河南偃師商城和盤庚遷殷之前、先代商王所建的都城——洹北商城以及位于鄭州商城附近、可能與都城有密切關系的鄭州小雙橋遺址。這一階段發現多處商代高等級墓葬,主要有江西新干大墓、陜西李家崖鬼方墓葬、山東前掌大史氏貴族墓地、河南鹿邑長子口貴族墓,這些墓葬的隨葬品中既有商王朝風格的青銅器,又有具備濃郁自身特點的青銅器,反映了各地區存在著與商王朝關系密切、同時又保留一定獨立性的方國。西周時期的重要考古發現有宗廟遺跡和手工業作坊、路網和水系以及一批西周銅器窖藏,還發現極有可能是周公封邑的遺址。春秋和戰國時期的列國都城開展較大規模考古工作的有:山東臨淄齊故城和曲阜魯故國、河北易縣燕下都和邯鄲趙國、湖北江陵楚國等。周代諸侯國墓葬在各地屢有發現,主要有山西天馬曲村晉國墓地、北京房山琉璃河燕國墓地、湖北隨州曾國墓地、山西晉國趙卿墓、蘇州真山東周墓地、無錫鴻山越墓、浙江印山越王陵,等等。

  秦漢及以后時期都城的重要發掘有:秦都咸陽和櫟陽城,漢長安城桂宮和長樂宮,漢魏洛陽城宮城太極殿,曹魏和北齊都城鄴城,隋唐長安城大明宮和太液池,隋唐洛陽城的宮城、明堂及部分里坊,渤海上京龍泉府,開封汴梁城,南宋臨安城,遼上京,金上京和金中都,元上都,元中都。秦漢及以后的重要墓葬發掘或調查的有:秦始皇陵園的整體勘探和包括銅車馬、銅水禽等為數眾多的陪葬坑,廣州漢南越王墓,河南永城西漢梁王墓地,徐州北洞山和獅子山漢楚王墓,以及近年發掘的江西南昌海昏侯墓、河南安陽曹操墓、揚州隋煬帝墓等。古代寺院的發掘有漢魏洛陽永寧寺、唐長安城西明寺,石窟寺有敦煌石窟、云岡石窟、龍門石窟等。這一階段各地發掘了許多窯址,包括定窯、磁州窯、龍泉窯、長沙窯、景德鎮窯以及很多地方窯址,同時發掘了多處冶銅和冶鐵作坊遺址,對當時的手工業發展狀況有了較為詳盡的了解。

  水下考古發展。我國水下考古是改革開放后開展的新的工作領域。20世紀80年代后期,我國開始訓練水下考古專業人員。經過30年的發展,目前已經成立的國家級水下考古研究中心,擁有上百位具有水下考古資質的專業人員。南海一號、南澳一號、致遠艦、經遠艦等一批水下考古項目取得了重要成果,中國正在成為國際水下考古大國。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考古學界課題意識日益增強,相關研究不斷深化。國家社科基金等課題促進了考古學研究的開展。人類起源、農業起源、文明起源、人地關系、古代城市、古代手工業技術與組織、古代宗教信仰、人群遷徙、中外文化交流等領域的研究都取得了重要進展。其中,人類起源、農業起源、文明起源這三大考古學課題尤為令人矚目。

  在人類起源課題上,從中國各地發現的距今十萬到兩萬年的舊石器時代遺址所反映出的文化面貌來看,在石器制作技術等方面一脈相承,看不到原有傳統的斷裂。特別是針對所謂“中國缺乏距今十萬到三四萬年期間遺址發現,所以不能否認東亞地區現代人起源于東非”等觀點,近十年來,我國考古學者在華北、華南等地發掘多處舊石器時代晚期遺址,其中除新疆或山西水洞溝等少數遺址外,華南和華北地區的石器保持了中國本土沿襲上百萬年的傳統,這表明中華大地的遠古先民始終以本土為主,自成體系。

  在農業起源課題上,距今一萬年的水稻和粟黍分別被發現于長江中下游地區和華北地區,考古發現和包括測年和遺傳基因在內的多種自然科學技術手段的應用,證明了這幾種農作物確實原產于中國。這是中華先民對人類文明作出的卓越貢獻。

  在文明起源課題上,20世紀80年代,蘇秉琦提出了“古文化、古城、古國”和“古國、方國、帝國”理論,有力地促進了中華文明起源的研究。蘇秉琦等學者對作為考古學基本方法論的考古地層學與考古類型學進行了提煉和闡述,提出的區系類型理論在促進全國考古學文化研究、建立和完善考古學文化譜系方面發揮了重要指導作用。20世紀90年代初期,中國社會科學院牽頭組織了中國文明起源課題研究。“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乃至世界上參加學科和人員最多的人文科研項目。共有近20個學科的400多位知名學者參加工程,多學科、多角度、全方位地開展了中華文明形成過程、背景、原因、機制的研究。工程最重要的成果是,提出了判斷進入文明社會的標準,論證了距今五千年前后長江中下游、黃河中下游和遼河流域形成了早期文明社會的觀點。2019年7月,“探源工程”重點遺址浙江余杭良渚遺址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對外交流與日俱增,中外合作碩果累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考古學界與國際學術界的交流經歷了以“請進來”為主的20世紀八九十年代,“請進來”和“走出去”并行的21世紀前十年,以及以“走出去”為突出特點的近十年。70年來,我國與日本、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在我國開展了近百項合作調查與發掘,有力地促進了中國考古學的發展。同時,我國學者也參與到國外考古研究中。如我國著名考古學家王仲殊先生歷時30年,對東亞地區古代文化交流進行了系統研究,提出了很多不同于日本學界傳統觀點的新認識。近十年來,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和國際地位的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中國考古隊走出國門,到俄羅斯、蒙古、烏茲別克斯坦、伊朗、沙特阿拉伯、印度、巴基斯坦、柬埔寨等國進行合作考古和文化遺產保護。一些考古學家還把開展合作發掘的區域擴展到其他古代文明重要發祥地,如埃及、肯尼亞、洪都拉斯等,積極參與世界范圍內人類文明的研究。這些境外的合作發掘和文化遺產保護,極大地提高了我國的國際地位和國際聲譽。

  研究手段日益多樣,獲得信息爆發增長。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自然科學技術在考古學的應用取得了十分顯著的進步。考古測年,物質結構與化學成分分析,古人類和古代動、植物的DNA分析,金屬、玉石、陶瓷的原料產地和制作工藝技術研究,遙感和各類物理探測技術,古環境、古人類的體質和飲食結構,古代天文、古代環境與人們生活的關系等各種應用自然科學技術與方法被日益廣泛地應用于中國考古學研究之中,從古代遺存中獲取的信息量以及由此獲得的對過去人們生活狀況的了解與40年前相比呈爆炸式增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夏商周斷代工程”和“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斷代工程”中利用了加速器質譜儀進行精確測年,可稱得上是測年技術的革命。文明探源工程以考古學為基礎,有物理學、化學、地質學、天文學、農學、醫學、動物學、植物學、遺傳學、環境科學、遙感和空間技術、計算機科學、冶金學、文物保護技術以及文獻歷史學等近20個學科參加,提出了相關學科的技術規范,極大地拓展了自然科學在考古學中應用的深度與廣度。

  文保技術長足進步,珍貴遺產得到有效保護。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的深入,我國考古發掘出土文物的保護技術取得長足進步。出土漆木器、紡織品、竹簡、壁畫等大量易損文物被成功提取和有效保護,有不少技術屬于國際首創,水平居于世界前列,為增強中華文化影響力、傳承和弘揚中華文明作出了貢獻。

  大批遺址得到保護,傳承文明貢獻巨大。隨著考古事業的發展,一大批各個時期十分重要的遺址被發掘,這些遺址所承載的歷史文化信息被揭示,其在中國歷史發展過程中的重要性也被社會認識。很多古遺址和古墓葬被評為國家級或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使這些遺址得以依法受到保護,有的遺址還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進入21世紀,國家先后遴選了150個大遺址,率先進行保護。同時啟動了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計劃,先后三批36個經系統考古發掘和研究、文化內涵被比較清楚地展現出來的重要遺址(如北京周口店、浙江良渚、鄭州商城、漢唐長安城和洛陽城等)被批準掛牌接待游客,還有一些遺址陸續獲準立項。

  考古人才培養蓬勃發展,考古隊伍后繼有人。40年來,國家十分重視考古和文博人才的培養。改革開放之初,全國只有約十所大學在歷史系下設置考古專業招收本科生。隨著中國考古和文物保護以及博物館事業的發展,一批又一批高等院校加入到培養考古與文博人才的隊伍之中。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高校設立考古、文博、文化遺產和文物保護相關專業的已近百個。40年來,我國培養了成千上萬的碩士和博士研究生,成為中國考古和文化遺產保護事業的生力軍。同時,國家文物局還根據事業發展的需要,組織開展了田野考古領隊培訓班、博物館館長培訓班、考古領隊提高班等不同層次的培訓班,對于提高我國考古和文物保護人才的專業水平,促進我國考古和文物保護事業的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以中國考古學會為中心,各相關專業委員會各顯神通。1979年,我國唯一的全國性考古學團體——中國考古學會成立。40年來,中國考古學會作為全國考古學界的中心,通過舉辦學術年會、專題研討會、區域考古工作會議等多種形式,帶領全國考古工作者團結一心,砥礪前行。

  考古論著大量出版,考古成果加快普及。改革開放以來,國家文物局設立專項經費資助考古發掘報告的出版,國家社科基金也設立重大課題基金,重點支持考古發掘報告的整理和出版。40年來,出版的考古發掘報告達數百種之多,學術專著數量更多。與此同時,《中國大百科全書·考古學卷》《大辭海·考古學卷》《中國考古學大辭典》相繼問世,滿足了學術界和社會的需要。目前,我國考古學界已有十幾種核心期刊,還有數十種非核心期刊或非正式出版學術刊物。考古工作者社會責任感不斷增強,紛紛致力于考古發掘和研究成果的普及。中國考古學會和《中國文物報》共同舉辦的“年度十大考古發現評選”與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論壇評選的“年度六大考古發現”等活動,使社會公眾得以了解最新的考古成果。與此同時,各種社會媒體逐漸加大對考古成果的宣傳,《探索發現》《國家寶藏》《考古進行時》等紛紛亮相。一些研究機構也主動進行考古成果的普及,中國考古學會成立了公共考古指導委員會,統籌指導全國的公共考古活動。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幾代中國考古學者薪火相傳,繼往開來,為中國考古學的發展鞠躬盡瘁,砥礪前行。新中國考古學奠基人夏鼐、蘇秉琦,以及王仲殊、安志敏、宿白、鄒衡、俞偉超、徐蘋芳、張忠培等一批老一輩學者為中國的考古事業作出卓越貢獻,嚴文明、仇士華、張長壽、楊泓、徐光冀、殷瑋璋、李伯謙、郭大順、劉慶柱等一批權威專家仍活躍在中國考古學的舞臺,與此同時,更多的青年學者和學術精英正在成長,昭示著中國考古學更加輝煌的明天。

作者簡介

姓名:王巍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天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永久固定不变公式规律 冰球球杆 山东福利彩票中心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足球指数90 千炮捕鱼(破解版内购) 快乐十分玩法 河北福彩排七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中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