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社會學
以國際化視野做中國研究:社會學研究的祛魅與回歸
2019年08月21日 09:36 來源:《清華社會學評論》(京)2018年第10輯 作者:曹立群 杜少臣 字號
關鍵詞:本土化/國際研究/情境知識/現代化

內容摘要:

關鍵詞:本土化/國際研究/情境知識/現代化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社會學本土化”的議題不是一個純粹的學術議題,而是一個摻雜各種立場和誤解的復雜的綜合性議題。社會學的發展不應停留在概念、理論是否引進的外圍的學術爭吵上,而是要在實實在在的社會學研究中,回到經典社會學研究所樹立的品格,在對現實不斷的反思和批判中,不斷發掘和反復咀嚼內在于社會學本身的價值和追求。如果本土化一定要成為一個議題,我們認為,社會學本土化的本質應該是一個祛魅的過程,祛除狹隘、偏執的民族主義和膚淺、短視的功利主義,祛除預設各種立場的主義,祛除所有不符合現代精神的依戀和后現代的迷思。我們主張以開放的心態、科學的態度、無問西東的精神,將中國社會學研究納入國際視野,將社會學研究拉回學科本身的內在規律性和訴求,進而回到學術無國界的國際化軌道上來。

  關 鍵 詞:本土化/國際研究/情境知識/現代化

  作者簡介:曹立群,加拿大安大略省科技大學社會人文學院終身教授;杜少臣,西北師范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管理學院講師。

  “社會學本土化”的議題是一個摻雜各種立場和誤解的復雜的綜合性議題。擔心中國社會學不夠本土化的思維從根源上看,很大程度上來自事無巨細、事必躬親的“大政府”及其追隨者,而不是學術界。這種擔心,在學術界有人響應,而響應的學者要么對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世界不甚了解,要么有其他目的。比如,擔心量化研究的壯大,擔心質化研究的衰微。本文嘗試從另一個角度,論述中國社會學所面臨的問題以及如何提高中國社會學研究的國際地位。

  一 問題的提出

  社會學本土化的提出始于社會學的剛剛傳入,而最近開始的相關爭論則是社會學恢復重建之后的事。社會學在中國的發軔之初,學界前輩在大量引入社會學經典巨著的同時,還做了大量的實際工作:注重實地調查并積累大量數據;注重本土實證和歷史經驗材料的分析與引證;引入并提出新的學說;重視社會學作為實學的發展方向,參與社會行政與社會建設,并初步形成中國特色的社會學理論和方法體系(孫本文,2011)。

  早期的社會學家并沒有對“社會學本土化”這一概念進行太多的討論。吳文藻最早提出了“社會學中國化”的概念。這一概念是在其對中國社會實實在在的研究之中提出的。他擔憂“促進中國歐美化和現代化,其結果是使我們與本國的傳統精神愈離愈遠。事實上我們對于固有的文化,已缺乏正當認識,我們的意識中,已鑄下了歷史的中斷”(吳文藻,2010:438)。其目的之一在于要對當時中國社會的極端傾向,如“砸爛孔家店”的提法在歷史文化縱深和世界文化圖景之中尋求坐標,并在既有社會學理論和方法的知識寶庫里尋找更適合做中國社會研究的一套理論和方法體系。作為其得意門生的費孝通晚年提出的“文化自覺”,仍然是“希望大家能致力于我們中國社會和文化的科學反思,用實證主義的態度,實事求是的精神來認識我們有悠久歷史的中國社會和文化”(費孝通,1997)。

  二人同作為中國社會學的奠基者,在對待中國社會學本土化的態度上,一方面體現了對社會學作為一門科學學科的堅定信仰,另一方面也體現了對中國社會情境特殊性的觀照。在具體的學術實踐中,二者都沿用社會學經典的研究范式,在中西文化社會的比較當中,以期提出與西方傳統社會學研究并行的中國概念。

  港臺社會學家雖然更加強調科學方法的條件性和社會學研究對象的理解脈絡與取向上的不同,也有試圖跳出社會學科學屬性的“桎梏”來創建一門所謂的“中國的社會學”的呼吁(葉啟政,2006),但是作為在學緣上與西方更為親近,較早、較系統地接受西方社會學科學訓練的一支科研隊伍,其呼吁持續數十年卻并未在范式上有任何實質性的超越。在實證方面,楊國樞(2004)腳踏實地,發展出更符合國人心理的量具,促進了世界對國人的了解。

  作為在海外接受社會學訓練的海外學派,謝宇(2018)秉持科學的立場,通過對本土化和實踐中三個主要方向(議題本土化、應用本土化和范式本土化的批判性回顧)的討論得出,今天的中國社會學已經完成了本土化,社會學本土化是一個偽命題。他指出中國的社會學研究應該在科學的意義上為社會學學術積累做出貢獻,才能真正體現社會學研究的學術價值和意義。無獨有偶,邊燕杰(2017)提出本土社會學知識的國際概念化,同樣強調地方性知識對學術共同體的貢獻。

  一方面我們不能背離基于科學方法的學科傳統,另一方面更不能漠視文化展開的豐富的人性。社會學知識的獲取和研究對象的確立從來都是以某一文化和某一特定時空的社會形態為起點和依據的,但是社會學知識的形成與傳播卻不應預設任何文化的立場,這是由社會學作為一門科學的本質屬性決定的。社會學本土化的討論不應演化成和蛻化為不同流派和思想傳統自說自話盲人摸象似的毫無意義的辯爭,更不應成為偏安于一隅,在各自的文化場域中只滿足于為一部分人所理解和認同的自娛自樂的本土化。社會學本土化的提出以對社會學知識普適性的認同為前提,其結果當然要以回報性的知識積累為目的,這一點毋庸置疑。因此,如果本土化是一個有意義的議題,社會學本土化的討論就不應停留在概念或理論是否引進的外圍學術爭吵上,而是要在實實在在的社會學研究中,回到經典社會學研究所樹立的品格,在對中國現實的不斷反思和批判中,不斷發掘和反復咀嚼內在于社會學本身的價值和追求。從這個意義上講,社會學本土化本質上應該是一個祛魅的過程,祛除狹隘、偏執的民族主義和膚淺、短視的功利主義,祛除預設各種立場的主義,祛除對所有不符合現代精神的依戀和后現代的迷思。我們主張,社會學研究以開放的心態和科學精神,將“社會學中國化”的議題拉回學科本身的內在規律性和訴求,進而回到學術無國界的國際化軌道上來。

  社會學研究是現代化的一部分,而現代化是一個未竟的事業(Habermas,1987)。它如同變動不居的流水,盡管形態各異、流速不定,有時甚至方向莫測,但它是一個整體的、全方位的東西(Giddens,1990),千萬不要把變化都當作進步。中國現代化從一開始就先天不足,偏重物質的現代化而忽視文化、制度的現代化,重視富國強兵而忽視以人為本。在制度與科技不匹配的路上,中國和南非一樣創造出經濟奇跡(秦暉,2008),社會分層與犯罪率同步增長(Cao and Dai,2001),讓“官二代”先富起來(邊燕杰、蘆強,2014),讓體制內的國企先富起來(謝宇,2015)。然而,中國現代化如何持續下去成了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曹立群,2016;He,2012;張千帆,2011)——我們如何應對轉型?(文軍、王謙,2017)我們不知道轉型何方,是融入世界潮流與世界接軌(Cao and Zhao,2009),還是故步自封?又該如何重建社會信任?(張善根,2018;鄭也夫,2002)

作者簡介

姓名:曹立群 杜少臣 工作單位:加拿大安大略省科技大學 西北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中彩票变穷 香港码王二肖中特网站 体彩11选5奖金图表 七乐彩17132期号码预测 11选5中奖结果 大乐透规则 浙江快乐12app 双色球红球复式投注奖金计算表 秒速时时彩历史开奖 江西快3视频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