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社會發展
“合作式對話”代表了人類走向全球化時代最需要把握的一種富有建設性的思維方式 李德順:用“合作式對話”代替“比較式對話”
2019年08月26日 08:44 來源:北京日報 2019年08月26日 作者:李德順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所謂“合作式對話”, 是說進行跨文化之間的交流時,不是一定要分清彼此,爭出個優劣對錯,而是對公共性的問題,特別是人類社會的共同問題,采取一種合作式的探討態度。我認為,“合作式對話”代表了“冷戰”結束、人類走向全球化時代最需要把握的一種富有建設性的思維方式。

  不是從“拳頭”轉移到“舌頭、筆頭”,“合作式對話”帶來新的啟示

  “用對話代替對抗”這樣的話,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那么,怎樣的對話,才不是僅僅從“拳頭”轉移到“口頭、筆頭”的對抗,而是真正成為相互理解、友好互動、尋求共贏的有效途徑呢?從學術的角度看,“合作式對話”這一觀念帶來了新的啟示。

  關于“合作式對話”的最近正式表述,來自美國哈佛大學邁克爾·桑德爾教授。他是在多次來中國進行學術交流對話之后,對跨文化對話的不同方式本身產生了強烈的印象,因此產生了這個想法。他說:

  在我看來,跨文化對話的范式有兩種,即“比較式對話”(comparative dialogue)與“合作式對話”(collaborative dialogue),我們對前者比較熟悉。在“比較式對話”中,我們直接關注于不同哲學傳統的相似性與差異性,它讓我們關注整個的傳統,比如東方與西方,中國哲學與西方哲學。比較式的跨文化對話產生了許多了不起的洞見,但它也不可避免地有這樣一種傾向,即把東方思想與西方思想截然二分。

  ……

  對此,我們能做何改變呢?在我看來,我們可以試試合作式的對話路徑,也可稱之為“合作詮釋學”(Collaborative Hermeneutics)。我認為,共同合作研究將比那種整體比較的方法走得更深、更遠。

  他的這一倡議,得到了筆者本人的贊賞和響應,覺得這是適合新時代文化交流的一種有效方式。

  “比較式對話”的傳統特征和局限

  “合作式對話”的宗旨,是要自覺地超越“比較式對話”的幾個情境預設及其限制,增強對話的建設性效果。而有待超越的“比較式對話”,不是指比較研究,而是指對話交流中有以下幾個特征和局限:

  其一,“比較式對話”往往立足于文化傳統之間的“截然二分”。例如籠統地、粗略地劃分成“東方思想”與“西方思想”、“中華文化”與“西方文化”等等。然后在“比較”時,將其視為一個單一的整體,看不到由于來自內部的多元性和與外部多元文化的交匯,它們各自也含有多元因素。一旦貼上了簡單、模式化的標簽,就容易使之成為抽象的、僵化的教條和公式,從而脫離實際。而實際上,“我們深入思考各自的傳統,就會發現不同傳統之間的差異在很多情況下往往不像一開始看起來的那么大。差異很細微,而我們往往容易偏向一隅”,導致用成見代替了觀察和理解。

  其二,“比較式對話”看重比較,也止步于比較。例如,僅僅致力于尋找不同文化之間的“異同”,進而判明各自的“長短優劣”。其潛在的動機,大多是想“取長補短,擇優汰劣”。就是說,這種比較的出發點和動機,往往忽視多元文化各自的基礎、條件和權利責任,卻用某種預定的(優劣)價值尺度來評價不同文化。這樣,比較就不僅有“觀察、參照”的意思,而且有“比量、計較、爭長論短”的意思了。如此下去,這樣比較的結果,有時會助長某種文化體系的自負或自卑,有時會強化某種文化歧視和強迫心理,有時則是使學者在忙于“自我辯護”之余,增加了對他者文化的隔膜感和神秘感。總之,沉溺于這樣的“比較式對話”,往往很難展示文化交流中的平等和善意,不足以提升對話的建設性。

  其三,“比較式對話”的最大局限性,就在于它是以既定的文本或門派體系為中心,而不是以“問題”為中心。這樣就會“立場先行,自我導向”,使對話至多不過是對思想史上已有成果的展示、考證和比較,卻忽略對重大現實問題的共同觀照,因而流于形式,使對話的基礎和動力失去其應有的建設性。

  “合作式對話”的基礎和動力

  針對上述三大缺陷,試圖提出解決之道的“合作式對話”,則首先立足于對某一公共“問題”的共同關注,讓對問題的理解和回答問題的愿望,而不是一定要爭出個高下的沖動,成為對話的共同基礎和動力。

  其次,基于對文化多元性的承認和理解,保持對話者之間的獨立平等。獨立平等的對話者,通過面對共同的問題,力求提供相應的理解和回答,必然會有針對性地挖掘整理各自的文化資源,在更有效地展示不同文化的成果、風格和特色的同時,也能夠彼此加深理解,在此基礎上找到彼此間的“共同點”和“銜接口”,互相借鑒,切磋琢磨,從而形成有深度的、建設性的共識,推動思考向著對雙方都有益的高度提升。

  再其次,在討論問題時,“合作式對話”要求充分注意區分“實然”的狀況與“應然”的導向。首先要在對對象的認知上形成共識,消除背景和語境的隔閡。只有在共同了解和尊重事實的基礎上,才能明確真正的“問題”所在,避免由于“立場先行”和“主觀誤導”而流于形式,變成“聾子的對話”或無益的爭吵。在確立了“實然”的前提和對象性地位的基礎上,才能深入準確地理解多元文化各自的價值導向,并以“切實解決問題”為共同的價值目標和意向,去分辨不同價值判斷的邏輯條件和現實意義,從而提供各得其所的、最有說服力的“應然”指向。

作者簡介

姓名:李德順 工作單位:中國政法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足彩13161奖金 港龙彩票首页 内部员工赚钱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辽宁一定牛 斗地主怎么玩 丰禾棋牌网站 李逵劈鱼赢钱提现的 快乐十分任三稳赚技巧 秒速时时彩预测 双色球17078期杀红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