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民族學 >> 社會·文化
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
2019年08月26日 10:2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朱永梅 陳金龍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要:整理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挖掘其民族團結進步思想內涵,在傳承民族文化的同時鞏固中華民族認同,有利于激勵各族人民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少數民族傳統文化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在倫理經典、文藝作品、風俗習慣、法律法規、宗教信仰方面尤為豐富。 

  關鍵詞:少數民族傳統文化,民族團結教育資源 

  作者簡介:朱永梅,民族學博士,西南民族大學西南民族研究院講師;陳金龍,西南民族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本研究是教育部高校示范馬克思主義學院和優秀教學科研團隊建設項目《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契合研究及案例資料整理》(16JDSZK099)及國家民委高等教育教學改革研究項目《少數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融入高校思政課核心價值觀教育的案例教學研究與課件開發》(17027)的階段性成果。

  少數民族傳統文化是少數民族世代相傳的文化,是少數民族保持其民族特性、民族意識的土壤。“對民族主義者而言,本土的事實本身就是受歡迎的;因此我們必須通過大眾教育來重新發現‘人民的’文化并且逐漸灌輸對人民的民族之愛。”[1]整理少數民族文化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挖掘弘揚蘊含其中的民族團結進步思想內涵”,在傳承民族文化的同時鞏固中華民族認同,是“激勵各族人民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2]的一條有效途徑。

  儒家思想是我國傳統社會的主導思想。儒家在民族關系上主張“用夏變夷”,至漢唐時發展為“華夷一體”“夷狄進至于爵”,金元時更倡導“能行中國之道則中國之主也”。[3]這是一種基于文化的而不是種族的民族觀念,是包容的而不是排他的民族觀念。在儒家包容性民族觀念的影響下,歷史上我國各民族間的關系總體上是和諧的。這種和諧的民族關系,映射于豐富的民族團結傳統文化中。倫理經典、文藝作品、風俗習慣、法律法規、宗教信仰方面的資源尤為豐富。

  一、倫理經典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

  倫理觀念居于文化的核心層次,對日常行為發揮指導作用。少數民族的倫理作品,包含許多體現民族團結的理念。壯族對外人包括其他民族的人遷居到本地持有接納包容態度,經典倫理詩《傳揚歌》教導大家,“人遷來同住,盼他創成家。”“我們接他來,山邊地莫吝。難種他丟荒, 留給咱村人。”在玉素甫創作倫理詩《福樂智慧》時期,喀喇汗王朝大致存在著回鶻、葛邏祿、粟特等七個民族。《福樂智慧》告誡國王,要對人民仁愛,打造文明之國;要知足及多善舉。這里的“人民”顯然涵蓋不同民族。清朝推行民族壓迫政策,但皇太極也主張民族和好:“滿蒙漢三族,臂諸五味,止用酪,則過酸,止用鹽,則過咸,不堪食矣。惟調和得宜,斯為美耳。今滿洲、蒙古、漢人和好,豈不為善乎。”[4]中國是多民族的國家,民族團結觀念的擴展,必然是愛國。愛國是各民族共有的價值觀念。維吾爾族諺語說:“獻身祖國的人譽滿天下,叛離祖國的人世人咒罵。”在納西族諺語里,有“憂國不忘駑馬志,赤心千古照山河”的愛國情懷。離開家鄉守衛西北的錫伯族,流傳著“父母不可遺棄,中國不可背離”的格言。

  二、文藝作品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

  文藝作品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內容最為豐厚。在以想象力見長的文藝作品中,同源共祖神話蘊含了人們借助于血緣關系的想象,建構良好民族關系的理想。少數民族人類起源神話中,含有多民族同源共祖母題的作品占有相當高的比例。苗族、高山族等32個少數民族有同源神話。同源神話揭示了民族間固有的同源關系,也反映了頻繁的交往關系,長期的融合關系,友好的居住關系。[5]絕大多數民族都流傳著關于盤古創世的母題。如壯族的《盤古創世》、土家族的《盤古開天,女媧補天》、侗族的《古老和盤古》、苗族的《盤皇造萬物》,毛南族的《盤古的傳說》等。在不少民族和地區至今仍有大量盤古廟遺存,流傳著敬祭盤古的習俗。這充分表現出各民族之間盤古神話的廣泛交流、影響、借鑒與融合。

  基于史實創作的民族團結文藝作品,是既有說服力,又有感染力的教育資源,文成公主是漢藏團結友好的象征。藏族文藝作品中,有豐富的詩歌、民間故事、戲劇展現這個題材。“從漢地來的王后文成公主,帶來了不同手藝的工匠五千五百人,給西藏的工藝技術打開了昌盛的大門。”在內蒙古地區廣范流傳王昭君的故事。王昭君成為美的化身,和平的使者,也是民族團結的象征。回族中流傳三寶太監鄭和的故事,黎族關于洗夫人的傳說,土家族“過趕年”年的傳說,這類敘事極為豐裕。

  三、風俗習慣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

  各民族的團結意識,融匯于日常生活中,并經歷時光的洗禮,演化為世代傳承的風俗習慣。“認親戚”,是民間模擬建構血緣關系以建立信任、密切聯系的習俗。少數民族生產的物品單一,對貿易有緊迫的需求。貿易使民族之間因相互依賴產生了情感。藏族對茶葉的需求,催生了茶馬交易,并密切了漢藏兩族的情感。在一些商品交換尤為困難的地區,一些少數民族創造了“結親戚”的形式。京族以出海打漁為業,需要到附近山區以魚換米。由于交易時常需要等待,一些京族人家便與山區的壯、漢族村民“認親戚”。這種通過“親戚”為媒介,實現以貨易貨的“貿易聯盟”,降低了交易的風險與成本。[6]與此相似,鄂倫春族與進山交易的滿、漢商人互認親戚,甚至延續幾代人,鄂倫春人稱之為“阿嬌儒諳達”,意即先輩延續下來的諳達。有些“認親戚”習俗發生于基于情感建立聯系,并在生產生活上的互助中深化親戚感情。[7]在與苗族雜居的地區,布依族青年常常跟苗族同性伙伴結拜“故同”。農忙的時候則通過換工互相幫忙,這使得相互之間的交往關系更加密切。更多的認親戚習俗超脫了物質利益的羈絆,僅憑借感情上的喜愛就建立“親戚”關系。據《松陽縣志》載,畬民“惟樂為土人認誼父,俗謂稱爹。”“雖世家大族,亦往往有之,習以為常,直呼之曰親爹、親娘,不足為怪也”。[8]基諾族與傣族打“老庚”是世代相繼,祖輩之間、父輩之間、同輩之間互結“老庚”。認親戚習俗密切了民族之間的聯系,雙方逐漸接納對方的習俗。民族親近感的加強,促成了族際通婚數量的增加。

  休戰的盟誓,是民族政治實體之間為化解沖突而舉行的重大儀式。我國各民族的本土信仰都以崇尚神靈為基礎。先民們相信在神靈面前盟誓,其內容能夠受到神靈的監督,違背誓言的一方將受到神靈的嚴厲懲罰。歃血盟誓有強大的公信力。通過盟誓的方式結束民族間的紛爭,是消弭敵意,團結族群的優良傳統。休戰的盟誓,可以歸為三種類型。第一種類型是王朝政權與地方民族政權間的盟誓。佤族傳說,佤族人卡那曼卷部落與蜀漢丞相諸葛亮曾有盟誓。卡那曼卷部落歸順蜀漢,永不反叛。卡那曼卷為佤族人世襲總王,卡那曼卷部落受到外敵侵犯,蜀漢朝廷有責任出兵救援。據《五代史》載,后,天福五年(940年),南楚王馬希范與土家族土司彭仕愁訂立“天福之盟”,結束溪州之戰。相約“爾能恭順,我無苛徭”,并立銅柱為信。自宋以后的歷代王朝,都維持了這種關系,避免了湘西土家族地區的戰亂。第二種類型是彼此對等的民族政權間的盟誓。唐蕃會盟,是藏漢友好的象征。長慶會盟后,唐蕃基本上停息了干戈。作為友好見證的會盟碑,受到藏族人民的敬奉,至今仍屹立在拉薩大昭寺前。第三種類型是王朝版圖內不同族群間的會盟。據孟連傣族史料載,勐卯傣族首領罕罷法南下尋找新的領地時,受到佤族頭人布崗的盛情接待。雙方盟誓“牛角不會枯,象牙不會爛,永世長存,傣族和佤族永遠是親戚”。[9] 與此相關、相類似的記載,也是重要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

  四、宗教信仰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

  我國是多民族、多宗教的國家。歷史上中原王朝推行寬容的宗教政策,為各民族推動宗教共同發展創造了條件。宗教信仰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蘊含在各民族共同發展了道教、佛教的信仰與儀式史實中。藏傳佛教的興盛離不開藏、漢、蒙古等民族的推動。清代駐藏大臣幫辦和寧在《西藏賦》描述:“其寺則兩昭建自唐朝,豐碑矗矗,萬善興于公主,古柳娟娟”。[10]揭示了文成公主、金城公主把佛教引入西藏的功績。藏族結合傳統文化,創設了獨具特色的藏傳佛教,深刻影響了蒙古、土、門巴等民族。這種影響,為清朝推行“興黃教以安眾蒙古”的策略奠定基礎。創立于中華本土的道教,是在與少數民族巫術文化融攝互補中不斷擴大影響的。西南少數民族傳統巫儺文化中的祀神儀式,如法器儀仗,符篆偈咒,禹步手訣等,都被早期道教所吸納。正是因為道教包含著少數民族原生宗教文化的內容,他更容易被少數民族接受。畬民奉祀的道教神有三清、三宮大帝、真武大帝、福德正神、將爺公(黑白無常)、三仙大師等。畬族對太上老君有特殊的情感,并冠之以“日月紫微星”的尊號,奉為本民族的保護神。[11]羌族以太上老君為鐵匠神。壯族中形成了以本民族傳統信仰麼教為主,兼蓄道教內容的師公教和道公教。

  宗教信仰中的民族團結教育資源,也蘊含在各民族共同反對洋教的文化入侵歷史敘事中。在近代,基督宗教是伴隨著歐洲列強的入侵在中國大規模傳播的。傳教士干預地方政事,收集情報,挑撥民族關系,在一定程度上也成為列強入侵中國的文化工具。在重慶的兩次酉陽教案中,土家、漢人民掀起了打洋教的風潮。云南阿墩子教案,漢藏人民聯合驅逐英法傳教士,白漢羅教案,怒、藏、獨龍族人民燒毀天主教堂。這些資源,在西南民族地區較為豐富。

  參考文獻:

  [1]安東尼·史密斯:民族主義:理論,意識形態,歷史[M],上海:上海世紀出版集團,2006:35。

  [2]習近平在內蒙古考察并指導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N],2019年7月17日。

  [3]樊文禮:中國古代儒家“用夏變夷”思想與理論的變遷[J],煙臺大學學報,2005(3)。

  [4]清太宗實錄卷42[Z],第12頁。

  [5]王憲昭:我國少數民族神話中的同源共祖現象探微[J],長江大學學報,2007(6)。

  [6]《京族簡史》編寫組編:京族簡史[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80-81。

  [7]《鄂倫春族簡史》編寫組編:鄂倫春族簡史[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58。

  [8]高煥然:松陽縣志(卷六)[Z].民國十五年刊本。

  [9]張海珍:從三次剽牛盟誓看普洱多民族關系的發展[J],思茅師范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10(10)。

  10]和寧:西藏賦,選自王有立主主編“中華文史叢書·八旗文經”(第四卷)[z],臺北:華文書局股份有限公司,1969年影印版,賦丁第69頁。

  [11]《畬族簡史》編寫組編:畬族簡史[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9:197。

作者簡介

姓名:朱永梅 陳金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21点技巧安卓版 海南环岛赛车福彩规则 福彩开奖10.10 十一运夺金新浪 山西十一选五下载 任务帮怎么提现的 能不能赚钱 今天湖北30选5开奖 组选号944历史开奖号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哪里有透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