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教育學 >> 教學論
龍興 等:本立而道生的儒學教育思想
2019年08月26日 11:07 來源:《全球教育展望》2018年第12期 作者:龍興 吳剛平 字號
關鍵詞:本立而道生;儒學教育思想;核心素養

內容摘要:本立而道生的教育主張是,從可以操作的廣義禮儀教化開始,通過學禮、為仁、弘道,實現禮、仁、道的整體一致性,將抽象的為仁、弘道素養轉化成可教可學的教育實踐,進而為建立尊而親的理想社會形態奠定教育基礎。

關鍵詞:本立而道生;儒學教育思想;核心素養

作者簡介:

  原標題:本立而道生的儒學教育思想及其對核心素養建構的啟示

  作者簡介:龍興,華東師范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吳剛平,華東師范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教授。上海 200062

  內容提要:核心素養的核心涉及為何提出與如何建構核心素養等根本問題。這些問題可以借鑒傳統儒學本立而道生的教育本源與整合思想加以探討和回答。本立而道生的教育主張是,從可以操作的廣義禮儀教化開始,通過學禮、為仁、弘道,實現禮、仁、道的整體一致性,將抽象的為仁、弘道素養轉化成可教可學的教育實踐,進而為建立尊而親的理想社會形態奠定教育基礎。

  關 鍵 詞:本立而道生 儒學教育思想 核心素養

  標題注釋: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基于核心素養的課程整合研究”(項目批準號:16JJD880022)的研究成果之一。

  如何理解核心素養的“核心”,不僅是如何建構核心素養的邏輯問題,而且是為何提出核心素養的始源性問題。當前,學界對核心素養的認識始終圍繞著“人格構成及其發展”“學力模型”和“學校愿景”三大領域展開,[1]大多強調核心素養的有用性,這種考慮往往讓我們無暇去反思那些看起來有用的東西是否真的有用,以及課程與教學的使命究竟是什么等等之類的問題。誠如有學者指出,“無用性會干預一切事物。只有通過保持與這種無用性相聯系、繼續意識到這種無用性,我們才能擁有反擊那些會讓我們絕望的社會力量的可能性”[2]。這種無用性不是排斥有用性,而是在更廣闊的空間和更長遠的時間視域去看待有用性。從這個意義上說,古代儒家倡導的“本立而道生”(《論語·學而》)的教育思想內涵,在回應當代核心素養到底應該如何建構這一問題上有其值得借鑒的獨特之處,可以為今日核心素養的建構開辟出一種源自于中國古代文化教育傳統的認識論視野。

  一、本立而道生的教育思想內涵

  追本溯源,一直是儒學教育思想的傳統。“物有本末,事有始終。知所先后,則近道矣。”(《禮記·大學》)先有本,而后才有末;末由本生,本由末發。在教育語境中,為社會培養怎樣的學生,給怎樣的社會培養學生,這兩個問題哪個是本,哪個是末呢?美國教育家埃利斯曾說:“學校畢竟是社會中的一個機構,是一個更大的社會中的子系統,所以我們最終還是必須考慮我們是在給怎樣的社會培養學生。”[3]既然給怎樣的社會培養學生這一問題更具有根本性,那么如何恰當地看待社會,就應是教育的基本立場。

  (一)“本立而道生”蘊含的基本教育立場是重建社會秩序

  重建社會秩序,就是儒學一直追尋的“道”。儒學所強調的“志于道”(《論語·述而》),是將“道”作為教育目的和人生方向的集中表達。在儒學的觀念世界中,“道”是人生的全部意義和終極人生追求,也是個體為學、為人、成事、處世的存在意義和價值尺度。

  儒學對這一“道”的選擇與確立有其歷史背景和社會基礎。儒學創立的晚周時期是中國歷史上激蕩變革、社會轉型的時代:從政治層面看,“國家方危,諸侯方貳”(《左傳·定公四年》);從文化層面看,“天下失官,學在四夷”(《左傳·昭公十七年》);從經濟層面看,“苛政猛于虎也”(《禮記·檀弓》)。作為儒學創立者的孔子將自己對社會理想、社會實踐和社會發展的思考全部凝結在“吾道一以貫之”(《論語·里仁》)當中。這里的“一以貫之”不僅是孔子學術思想的一貫性和整體性,而且也體現出孔子對上古以來流淌著民族文化基因的獨特核心價值理念的繼承與貫通。

  孔子曾經對夏、殷、周三代的社會狀態進行過論述,“夏道尊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先祿而后威,先賞而后罰,親而不尊。其民之敝,蠢而愚,喬而野,樸而不文。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禮,先罰而后賞,尊而不親。其民之敝,蕩而不靜,勝而無恥。周人尊禮尚施,事鬼敬神而遠之,近人而忠焉。其賞罰用爵列,親而不尊。其民之敝,利而巧,文而不慚,賊而蔽”(《禮記·表記》)。從語義上看,孔子是在比較“夏道尊命”“殷人尊神”和“周人尊禮”這三種政治制度的弊端。這種比較揭示了三個不同朝代在制度中蘊含的社會理想,也展現了在不同制度的實施過程中民眾生活的現實樣態。夏朝尊崇天命自然,其治國之道親近人情而強調忠誠,相信民眾的自治與自律,以獎賞利祿來鼓勵民眾,淡化威嚴和刑罰的功用,結果導致民眾滋生出驕橫粗野的秉性,變得愚蠢無知、粗俗而缺乏修養。殷朝尊崇鬼神,君主率領老百姓敬奉鬼神,運用鬼神的神秘力量控制百姓的生活,把刑罰看作治理百姓的第一要務,輕視禮儀教化,結果導致民眾內心因惶恐而生亂,為自保求勝而喪失了基本的廉恥之心。周朝尊崇禮法,雖然敬事鬼神,但親近人情而強調忠誠。其賞罰方式既不同于夏朝,也不同于殷朝,主要是以爵位高低作為評定標準,結果導致老百姓貪利而取巧,花言巧語而大言不慚,相互殘害,相互欺騙。

  正是在對歷史經驗教訓進行總結和反思的基礎上,孔子提出本立而道生等一系列教育思想主張,希冀通過教育重建長治久安的理想社會秩序。

  (二)重建社會秩序的“道”是追求“尊”而“親”的理想社會形態

  值得注意的是,孔子在做出夏殷周社會形態比較的時候,始終蘊涵著一對概念作為評判的價值尺度,那就是“尊”與“親”。這對觀念的提出源于《詩經·洞酌》中的“豈弟君子,民之父母”。孔子對這句話的解讀是,“使民有父之尊,有母之親”(《禮記·表記》)。也就是說,評判一個君王是否稱職,判斷一個政治制度是否合理,評價一個社會是否和諧安定,很重要的尺度是看其是否實現了既像父親一樣威嚴莊重,又像母親一樣慈祥親切。像夏朝和周朝一樣“親而不尊”,或像殷朝一樣“尊而不親”都是難以長治久安的。然而,無論是“親而不尊”,還是“尊而不親”,這三個朝代都將“尊”與“親”這對理念蘊含在自己的執政理念和制度建設中,所不同的是對這兩個觀念在孰輕孰重上的權衡,以及在孰先孰后上的放置。

  由此,作為核心價值標準的“尊”與“親”,成了重建社會秩序的理想追求,也鑄就了教育何以育人的始基。儒學重建社會秩序的根本目的就在于借由“尊”與“親”這對核心價值觀念的引領,創建“長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論語·公治長》),“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太平”(《孟子·離婁下》)的和諧社會。“尊”與“親”,不僅是本立而道生得以實現的核心價值標準,也是孔子在意識形態層面構建的社會理想。

作者簡介

姓名:龍興 吳剛平 工作單位:華東師范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

課題: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基于核心素養的課程整合研究”(項目批準號:16JJD880022)的研究成果之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龙王捕鱼各种鱼打法 广东时时彩qq群查找 街机捕鱼小游戏 福彩生日手机号选号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18016足彩进球彩开奖 手机兼职交钱能赚钱吗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详 1月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排列3试机号 p3预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