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觀點
中國對外投資進入新階段
2019年08月26日 14:40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作者:記者 徐蔚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后,中國經濟實現了跨越式發展,2001年中國經濟總量接近11萬億元人民幣,2015年經濟總量已達到68萬億元人民幣。2014年中國對外投資第一次超過了外商直接投資,成為凈投資的元年。

  從資本輸入國到資本輸出國

  據媒體報道,2014年,中國實際對外投資超過利用外資的規模,對外投資出超額約200億美元,2015年中國對外投資再次超出,對外直接投資存量超過萬億美元。由資本輸入國到資本輸出國的轉變,對中國而言是一個重要的風向標。

  同時,改革開放近40年來的資本凈流入積累了巨額的外匯儲備壓力,戰略性資源短缺,龐大的居民儲蓄和人民幣升值等因素共同促成了資本出超這個重要的歷史轉變。

  據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研究編寫、社科院社科文獻出版社出版的企業國際化藍皮書《中國企業全球化報告(2016)》的調查統計數據:2015年,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1356億美元,同期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超過中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100.7億美元,首次成為資本凈輸出國。201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為1456.7億美元,同比增長18.3%,對外直接投資實現歷史性突破首次位列全球第二。

  從近兩年的動作看,中國政府在推動資本輸出方面下了很多實實在在的功夫。項目層面上,高鐵輸出幾乎成為國家領導人外訪時必提的合作,中國企業趁勢在海外斬獲了不少訂單,帶動中國產能和技術向外輸出;資本層面上,中國牽頭建立的金磚國家開發銀行與亞投行進入落實階段,各方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包括中國、印度、新加坡等在內的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的財長和授權代表簽約,共同決定成立亞投行;金融層面上,人民幣國際化在海外快速擴展,已被英國央行接納為儲備貨幣,歐洲央行與澳大利亞也在討論類似計劃。這種多個層面齊頭并進的局面,表明中國政府正在推動中國資本登上國際舞臺,為正在到來的資本輸出時代做準備。

  對此,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相關專家王輝耀認為,2015—2016年中國企業對外投資迎來“黃金期”,“走出去”的時機與環境均為利好。同時,中國企業海外并購出現井噴。而這一切均標志著中國正由相對較窮的國家走向相對富裕的國家,由經濟大國逐步走向經濟強國。

  不過,如果只是單方面推動中國資本走出去,可能并不足以應對新時代的到來。不論在整體戰略,還是在相應的制度安排上,中國都應當作出更加系統的安排,統籌好資本走出去和國內制度改革的關系。此外,國際標準制定參與度低、企業人才國際化程度低、缺乏與國際非政府組織的良好溝通、企業品牌國際化戰略缺失以及海外投資所面臨的政治與法律風險等,是目前中國企業投資走出去所面臨的主要問題,亟待解決。

  走出去成功與否對中國是一個考驗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表示,中國已經由吸引利用外資為主,到“引進來”和“走出去”并重,“走出去”成功與否對中國來說是一個新的考驗。

  王文指出,中國在對外投資和布局全球價值鏈的同時,如何與世界各國保持平衡的政治經濟關系,如何兼顧雙邊利益,如何規避風險,是中國對外開放進程中必須高度重視和妥善解決的問題。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一次發言中稱,判斷中國進入資本凈輸出階段“為時尚早”。他指出,從投資存量來看,2015年美國、德國、英國對外投資存量分別為59828億、18125億和15381億美元,而中國為10979億美元,與傳統的資本凈輸出國相比還存在一定差距。必須肯定,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不斷增強,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的熱情提升,中國資本輸出的步伐也在加快。按照官方公布的數據,至2017年,中國已連續兩年成為資本凈輸出國。其中,2015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額達1456.7億美元,比當年實際利用外資額多100.7億美元。2016年,因房地產、娛樂等部分領域非理性對外投資大增,官方預計這一差額將近600億美元。盡管有人據此認為中國已進入凈輸出階段,但顯然這是不切合實際的判斷和以點蓋面的想法。

  高峰認為,就中國的資本輸出來看,盡管連續兩年凈輸出,且2016年凈輸出比2015年要多出不少。但是,這并不是中國資本輸出真實情況的反映。首先,中國的資本輸出剛剛起步。很多企業都是在不太熟悉和了解國外投資現狀的情況匆匆作出對外投資決定的。因此,相當一部分投資效果不佳,甚至出現了比較嚴重的失誤。尤其在實業和工業制造業投資方面,中國企業對外投資的能力更弱、把握性更小。

  其次,中國的對外投資存量與經濟總量不匹配。數據顯示,中國的GDP總量已經超過了美國的一半,而對外投資存量只有美國的1/5多,不可能已經完全進入資本凈輸出國階段。即便出現連續幾年凈輸出,也是暫時的,是不會持續維持的,是有客觀因素的,而不完全是動力引起的。只有當中國的對外投資存量與經濟總量基本匹配了,中國才可能真正進入資本凈輸出階段。

  再次,2015至2017年兩年出現的資本凈輸出,與中國利用外交政策調整有一定關系。從改革開放初期到前兩年,中國的吸引外資政策比較粗放和門檻較低,低端制造、高污染項目、高耗能項目、資金等都是中國吸引外資可以接受的,也是地方政府爭相搶奪的。因此,吸引外資的力度很大,實際利用外資規模也較大。而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步伐加快,特別是創新要求提升,中國在吸引外資方面也有了新的目標和條件、標準和要求,那些對中國轉型升級沒有明顯作用,甚至會給中國污染防治、環境保護和能源消耗控制產生影響的低端制造、污染項目等,已經不再是中國吸引外資的目標。加上金融危機的沖擊和影響,一些外資投資者也放慢了投資腳步。所以,利用外資的增長速度出現了一定幅度的放慢,客觀上給資本凈輸出創造了條件,為資本從凈輸入轉向凈輸出留下了空間。一旦外資適應了中國的吸引外資政策調整,中國的吸引外資水平還會提升,資本凈輸出的情況也將改變。

  最后,對外投資存在一些不規范現象。近兩年特別是2016年以來的對外投資中,出現了一些不太規范的現象,如虛假投資、非理性投資、不規范投資等,都對對外投資的真實性和有效性產生了一定影響。所以,這兩年所謂的資本凈輸出,并非嚴格意義上的凈輸出。如果以此來判斷中國已經進入資本凈輸出階段,顯然是不合適的。

  同時,還要看到,目前中國資本輸出的結構還比較單一,或者說不合理的問題比較突出,尤其是實業投資、產業轉移、資源運用等方面,仍然十分薄弱,沒有邁出實質性投資步伐。更多情況下,對外投資都聚集于房地產、娛樂、體育等領域。在這樣的情況下,對外投資的可靠性、真實性、有效性就存在問題,需要化解的矛盾也比較多。

  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已經進入資本輸出階段,這也是不可改變的趨勢。畢竟,中國經濟總量已經躍居全球第二,中國的資本總量也達到了比較高的水平,中國企業對外投資、對外擴張的能力也得到了較大的提升。所以,中國不可能一直處于資本輸入階段,也不應該一直處于資本凈輸入階段。因此,在某一階段、某一時間點出現資本凈輸出,也是很正常的事。更重要的是,長期以來,中國企業在發展問題上,容易陷入“一窩風”狀態,在對外投資工作上,也避免不了這樣的現象。也正因為如此,近兩年對外投資速度很快,資本輸出比較兇猛,與一些企業盲目投資分不開的。在這樣的情況下,資本凈輸出就只能是一個參考值,而不能作為判斷中國是否進入資本凈輸出階段的依據。判斷中國是否進入資本凈輸出階段,更多的應當從中國資本輸出的規模、結構、質量等入手,分析中國資本輸出已經進入什么階段。

  高峰認為,2017年之前前兩年的對外投資,與二、三十年前的吸引外交有異曲同工之處,亦即只顧投、不顧看,只知掏錢、不知效率。所以,必須對對外投資和資本輸出保持足夠的警惕,加強對外投資的審核和評估,特別是對房地產、娛樂、體育等方面的投資,必須嚴格控制、嚴格把關,進行可靠性、有效性、真實性審核,不符合條件的,堅決不予投資,防止出現資本轉移、財富轉移現象。總之,吸引外資需要轉型升級,對外投資也必須依據轉型升級需要進行,而不能盲目行事。

  助推人民幣國際化是重要一環

  直到2019年,情況又有了新有變化。2019年7月6日,在“2019國際貨幣論壇”上,中國進出口銀行黨委書記、董事長胡曉煉表示,我國成為資本輸出強國,除了工業制造業,提升金融核心競爭力,助推人民幣國際化也是重要一環。

  胡曉煉表示,經常項目是決定國際收支走向最重要的因素,中國由過去經常項目帶來的貿易順差持續流入并持續積累的情況已經發生變化:在貨物貿易方面,過去20年我國的貿易順差在快速積累,2015年達到最高點,隨后開始回落。在服務貿易方面,過去的10年一直存在逆差且持續擴大。資本項目也發生了顯著的變化,過去20年間持續逆差,到2008年達到高點,之后開始改善,從2014年到現在開始轉向順差,到2018年底,順差已經超過1100億美元。

  胡曉煉認為,這些現象表明,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在全球化的進程中,我國正在從商品輸出大國走向商品輸入、資本輸出大國,從過去的以商品為紐帶連接世界經濟融入全球化,發展到以商品和資本雙紐帶連接世界經濟融入全球化,人民幣走出去的基礎更加堅實,這更有利于中國成為資本輸出大國。

作者簡介

姓名:記者 徐蔚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钱龙捕鱼攻略 足球彩票手机软件官方 山东手机彩票投注 dnf设计图制作什么赚钱 18选7走势图 晓游游戏大厅 快乐扑克3中奖规则 牛牛赌博手机游戏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时彩走势 现在美团打车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