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發展經濟學
[文摘]葉初升:發展經濟學的研究范式
2019年08月21日 11:52 來源:《經濟研究》2019年第8期 作者:葉初升 字號

內容摘要:發展經濟學是現代經濟學體系中唯一專注于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問題的分支學科,自20世紀40年代興起以來,在70多年的發展歷程中,出現了四種不同的分析思路或流派。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原文標題】中等收入階段的發展問題與發展經濟學理論創新——當代中國經濟實踐的一種理論建構性探索

 

  發展經濟學是現代經濟學體系中唯一專注于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問題的分支學科,自20世紀40年代興起以來,在70多年的發展歷程中,出現了四種不同的分析思路或流派:結構主義、激進主義、新古典主義,以及近幾年興起的新結構主義(新結構經濟學)。這些分析思路或流派在研究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問題時各有側重,觀點各異,在發展經濟學的不同發展時期處于不同的理論地位,但是,它們擁有發展經濟學這面共同的旗幟,它們采取基本相同的范式研究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問題,并區別于一般的經濟學研究。

  區別于一般經濟學(general economics or standard economics)的發展經濟學研究范式可以概括為:在非均衡分析空間里解析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問題,從分析經濟“不發展”的機理出發,以研究經濟發展質量和社會經濟結構變遷為核心,以研究經濟發展戰略為旨歸。第一點是發展經濟學的研究視野,后三點則是發展經濟學的研究風格。

  第一,發展經濟學是在非均衡分析空間中研究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問題。

  以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為代表的一般經濟學,其分析空間的最基本的特征就是均衡。均衡是經濟系統中各方力量相互作用而達到的一種相對平衡狀態。問題是,一方面,一個經濟體所實現的均衡,在客觀上往往不是唯一的,在主觀上也不一定是合意的。

  不發達經濟體的低水平均衡陷阱(又稱貧困陷阱)或中等收入陷阱本身就是均衡狀態,但它們不是合意的,而是人們極力想擺脫、試圖努力打破的均衡。另一方面,由于經濟系統的復雜性,一個經濟體中可能有局部的多重低水平均衡并存。假定成熟的市場經濟處于高水平均衡或近均衡狀態,對發達經濟體來說也許是一種合理的簡化。

  發展中國家經濟在總體上遠離合意的高水平均衡,其系統內部則是各種低水平的子均衡并存。而且,僅僅憑系統自身的內在力量,不發達經濟體很難、甚至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內自發地趨向合意的高水平均衡。因此,發展經濟學研究必須把不發達經濟體置于非均衡分析空間之中,在理論上解析、再現、推演這個躍遷過程,在實踐上推動這個躍遷過程。

  第二,發展經濟學以研究發展中國家經濟“不發展”為邏輯起點。

  根據一般經濟學,以人均收入水平不斷提高為標志的經濟增長,主要源泉就是社會勞動生產率水平不斷提高,而提高平均勞動生產率水平要依靠技術進步、制度創新、優化資源配置。不可否認,這些普適于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一般認知對發展中國家經濟實踐的確具有積極的指導意義,但是,對于那些深陷“貧困惡性循環”或者“貧困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的發展中國家而言,具體實踐中最棘手問題是,盡管按照一般經濟學所提供的指南不懈努力,經濟仍然不能發展。基于發達國家經濟發展而提煉出來的一般層面的經濟學認知,不足以指導發展中國家擺脫“低水平均衡陷阱”的經濟實踐。

  只有解析了“為什么不發展”的病理,才可能開出如何發展的處方。“不發達”、“不發展”既是發展中國家的客觀現實,又是一般經濟學沒有研究而發展中國家實踐迫切需要回答的緊要課題,因而構成發展經濟學研究思維的邏輯起點。

  第三,發展經濟學以研究發展質量和結構變遷為核心。

  經濟增長是量變,經濟發展是量變過程中的質變,即經濟增長過程中的結構變遷與質的提升。發展經濟學與一般經濟學不同,它雖然也研究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量變),但關注的焦點是經濟增長量變基礎上的發展質變。經濟發展的質變主要體現在兩個層面上:其一,社會經濟系統質的提升;其二,經濟結構變遷。前者是經濟發展的內容實質,它規定著社會經濟系統質變的方向,涉及價值判斷;后者是經濟發展的表現形式。

  在發展經濟學視野中,社會經濟系統質的屬性包括預期壽命、嬰兒死亡率、教育、民主、收入分配、廣泛的參與性、人與環境的和諧等方面(Perkins, et al. 2012)。社會經濟系統質的提升可以概括為三個涵義:提高生活質量、提高可行能力、擴展自由(Amartya Sen, 1999)。這些都是發展經濟學特別珍視的價值,并努力將其內生于理論研究之中,從發展(質變)的視角出發,從合意的發展目標去反思、分析和評價經濟增長過程,研究經濟增長過程中蘊含的質量,提出規范的意義的發展政策,從而形成發展經濟學區別于一般經濟學的一種特質。

  發展經濟學還特別關注經濟增長進程中發生的結構變遷,體現了它不同于一般經濟學的研究志趣。

  一般經濟學是在均衡分析空間研究經濟活動,很少涉及經濟活動均衡狀態轉換的結構變遷過程,盡管庫茲涅茨(Kuznets,1966、1971)對經濟增長過程中的產業結構變化有過總結,但也僅限于經驗性分析。當然,這種狀況近年來有所改變:一些經濟學家分別從需求和供給兩個側面討論了產業結構變遷。但是,發展經濟學對經濟結構的研究與一般經濟學的研究明顯不同。

  首先,一般經濟學較多地討論共時性的經濟結構及其變化(包括升級);在發展經濟學視野中,“結構”的涵義更廣,不僅僅是指稟賦結構、就業結構、產業結構、需求結構,收入結構、區域(空間)結構,還特別關注經濟體各組成部分由于發展程度的差異性而形成的歷時性結構,即不同發展水平的多重局部均衡并存,比如,傳統經濟與現代經濟結構等。

  其次,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經濟增長與結構變遷之間是相互作用、相互影響的。一般經濟學更看重產業升級對提高全要素生產率TFP的影響,把結構變遷看成是促進經濟增長(量變)的動力源泉之一;發展經濟學則看重經濟增長這種量變過程中發生的結構變遷(經濟發展質變),將經濟結構的形成與演進內生于經濟增長過程之中。

  最后,一般經濟學把結構變遷看成是經濟系統自然發生的過程;發展經濟學更關注不發達經濟體的結構失衡、結構剛性,解析結構剛性的形成機理,探究矯正結構失衡、促進合意的結構變遷的機制與可能路徑。

  第四,發展經濟學以研究經濟發展戰略為旨歸。

  一般經濟學只是從宏觀和微觀不同層面解釋經濟世界,而問題在于改造經濟世界。發展經濟學關注不發達的發展中國家經濟,目的不僅僅是認識和解釋發展中國家經濟“不發展”機理,更重要的是由此探索擺脫“不發展”、促進經濟發展的動力、路徑和機制,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制定經濟發展戰略提供理論依據。

  不同水平的多重均衡并存,是發展中國家經濟結構的一個顯著特征。一般情況下,較低水平的均衡不會自發地向高水平均衡逼近,甚至會背離較高水平而滑向更低水平均衡。即使偶爾有一些較低水平的均衡會向著一個更高水平的均衡收斂,這個過程也是曲折而緩慢的(不然,世界上就不會有那么多經濟體長期停滯于低收入階段或中等收入階段)。因此,不發達的經濟系統需要恰到好處的干預,幫助經濟系統趨向合意的高水平均衡。

  結構主義發展經濟學從發展中國家市場不完善、極度貧困、資本極度匱乏的實際情況出發,著眼于發展中國家的結構失衡、部門剛性、供給與需求缺乏彈性,以及經濟主體的非新古典主義理性行為方式,認為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所需要的宏大的結構變革是其不完善的市場體系所不可能勝任的,因而強調國家或政府是經濟變革的行為主體。他們提倡政府配置資源,以完成經濟的結構性轉換,并提出了一系列以“唯資本化”、“唯工業化”、“唯計劃化”、“內向發展”為特征的政策主張。

  新古典主義發展經濟學家批評結構主義過分強調發展中國家經濟的特殊性,認為市場價格機制在發展中國家仍然能夠發揮自己的功能,發展問題的分析不應當是“無價格的”(priceless),問題的關鍵是理順價格,讓市場發揮作用。他們提出了一系列以充分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矯正價格”為核心的發展理論及其政策主張,比如,舒爾茨(Schultz, 1964)的“改造傳統農業”,麥金農(Mckinnon,1973)和肖(Shaw,1973)的“金融深化”,等等。無論是強調政府還是強調市場,理論和實踐都表明,發展戰略對于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是非常必要的,這也是發展經濟學的價值指向與實踐功能之所在。  

作者簡介

姓名:葉初升 工作單位:武漢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經濟與管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1.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港式铁板炒饭赚钱吗 ag真人 免佣 快速赛车开奖 北京pk10免费人工计划 香港六合彩马报 东北彩票网论坛 手游仙剑如何赚钱 昨天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福彩组六奖金多少 新疆18选7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