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經濟學 >> 資本主義經濟問題
[圖書節選]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拉美經濟為何掉隊了
2019年08月18日 19:31 來源:《掉隊的拉美》,中信出版社 作者:【智】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 字號

內容摘要:拉美經濟史宛如一曲悲歌,充滿哀傷與挫折,已逾五百年。平庸的增長和脆弱的制度并非拉美唯一的歷史特點。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Sebastian Edwards ,1953年出生于智利,在芝加哥大學獲得碩士和博士學位,任教于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現為該校管理學院國際經濟學Henry Ford II講席教授。他長期關注拉美經濟問題,曾于1993年至1996年擔任世界銀行負責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首席經濟學家。作者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撰寫了大量關于拉美經濟增長與發展的論文和專著,是本領域的國際知名學者。 

    

  內容簡介 

拉丁美洲的政治經濟史是一部悲喜交加的戲劇。該地區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18世紀初,其繁榮和富足不輸于歐洲國家和美國,但此后深陷中等收入陷阱,迄今未有根本改觀。該書在梳理拉美經濟發展歷史的過程中,剖析了該地區因何從繁榮走向衰落。作者認為,民粹主義政策盛行是拉美地區緩慢而持續衰退的一個重要原因。長期以來,拉美國家的政客利用民族主義和平等主義,強調收入分配,對外推行貿易保護主義,對內實施嚴格管制。這種民粹主義政策的結果就是經濟扭曲,效率低下,終犧牲的不僅是長期可持續的經濟增長,還有民眾的收入和福利。作者警示,民粹主義政策猶如飲鴆止渴,拉美要擺脫中等收入陷阱,實現可持續的繁榮,唯有打破民粹主義的惡性循環,切實推行進一步的市場改革。   

 

  目 錄 

  獻詞   

  “新發展譯叢”序   

  前言   

  第一部分 長期衰退:從獨立到“華盛頓共識”  

  第一章 拉美:永遠的希望之星 

  拉美與美國的經濟前景 

  “華盛頓共識”到民粹主義的復蘇:簡要綜述 

  對主要觀點的總結 

  國家繁榮與增長成功轉型的機制:理論框架 

  部分長期衰退:從獨立到“華盛頓共識” 

  第二章 以長期歷史視角透視拉丁美洲的衰退 

  緩慢而持續的衰退 

  制度貧乏與長期平庸 

  貨幣危機、動蕩與通脹 

  不平等與貧困 

  離上帝如此遠,離美國卻如此近 

  第三章 從爭取進步聯盟到“華盛頓共識” 

  古巴革命與爭取進步聯盟 

  保護主義與社會狀況 

  失業與非正規經濟部門 

  財政揮霍、貨幣寬松、動蕩與貨幣危機 

  石油危機與債務危機 

  “失去的十年”、市場化改革與“華盛頓共識” 

  第二部分 “華盛頓共識”與危機頻發:19892002 

  第四章 支離破碎的自由主義:拉美未完成的改革 

  制度與經濟績效 

  中斷的制度:拉美地區的得分板 

  法治、產權保護與司法體系 

  腐敗與經濟績效 

  民主制度與公民自由 

  經濟政策改革:教條主義的失敗 

  效率、企業家精神與生產率 

  貿易開放與經濟績效 

  無效率的政策與率的企業 

  勞動力市場法規的重要性 

  貨幣與匯率政策 

  小結:平庸的政策與脆弱的制度 

  第五章 智利:拉美閃亮的明星 

  薩爾瓦多·阿連德總統治下的智利:19701973 

  “芝加哥小子”與智利的市場化 

  “芝加哥小子”、政治與工會 

  智利:增長轉型的成功案例 

  實用主義、市場與成功 

  限制投機性資本流動 

  制度的關鍵作用與盲目模仿者的失敗 

  智利的啟示 

  第六章 距離上帝如此之遠:1994年墨西哥龍舌蘭危機 

  墨西哥奇跡:不過是幻象而已? 

  匯率、資本流動與外部失衡 

  1994年:噩夢重現 

  龍舌蘭危機的余波 

  墨西哥危機的教訓 

  釘住匯率:拉美常犯的一個錯誤 

  第七章 所有危機之母:20012002年的阿根廷危機 

  歷史悠久的經濟動蕩與高通脹 

  請綁住我的雙手! 

  墨西哥危機與《貨幣兌換法》的缺陷 

  固定匯率變成了束身衣 

  無力抵御19992001年的外部沖擊 

  又一次被不幸言中的災難 

  貨幣貶值、違約與比索化 

  社會成本、復蘇和民粹主義     

  第三部分 民粹主義的回應 

  第八章 新世紀的民粹主義、新民粹主義與不平等 

  民粹主義和新民粹主義 

  民粹主義周期:從欣喜到悔恨 

  新民粹主義政策 

  拉美的不平等和新民粹主義 

  開放、全球化、不平等和社會狀況 

  收入差距和教育 

  民粹主義和政治制度 

  新民粹主義和新立憲主義 

  第九章 查韋斯的挑戰與盧拉的回應 

  烏戈·查韋斯和委內瑞拉的民粹主義之路 

  委內瑞拉革命及其破滅 

  查韋斯與社會狀況 

  民粹主義在巴西驚人的沉寂 

  盧拉治下的國內穩定與社會保障項目 

  盧拉的實用主義與查韋斯的意識形態 

  巴西在后盧拉時代面臨的挑戰     

  第四部分 未來的挑戰 

  第十章 21世紀拉美的三類國 

  國家制度與毒品貿易 

  21世紀拉美地區的三類國 

  結語     

  譯后記   

  參考文獻  

     

  推 薦

  “作者的精彩分析解釋了拉美的經濟民粹主義為何未能削減貧困,并且以后永遠也不能。任何人如果熱切期盼拉美各國在統一的法治之下,邁向現代、包容、持續的市場經濟,本書都是必讀之物。” 

  ——赫爾南多?德索托,《資本的秘密》的作者    

  “任何對拉美經濟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感興趣的讀者,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的新書都不應錯過。沒有人比愛德華茲更了解拉美。對于什么是應該做的,什么是應該避免的,任何一個發展中國家都可以從拉美的經驗中獲益良多。” 

  ——馬丁?費爾德斯坦 哈佛大學經濟學     

  在該書中,愛德華茲強調了創新與競爭對經濟成功的重要性,并將經濟失敗歸因于政治腐敗,無論對于拉美還是其他地區,均是如此。這不是一部煌煌巨著,但確實是一本很實用的參考書。 

  ——《出版人周刊》      

 

  前 言     

  拉美經濟史宛如一曲悲歌,充滿哀傷與挫折,已逾五百年。1700年,北美和南美的殖民地生活水準大致相同。然而截至1820年,拉美的人均收入僅是美國和加拿大的三分之二。到了2009年,拉美的人均收入大約降至北美的五分之一。長期的經濟衰敗對無數民眾的生活產生了重要的影響,這也解釋了為何如此多的拉美青年奮力從母國移民到海外。每年大約有40萬拉美人非法移民到美國,還有數萬人未經合法移民程序而生活在歐盟地區。 

  本書講述近數十年來拉美為打破經濟表現平庸、危機、通脹、貧窮和獨裁統治之間的惡性循環而付出的努力。這是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十年拉美經歷的改革(這項改革有時被稱作“華盛頓共識”),以及該地區為實現經濟和制度現代化而做出的奮爭。本書也記錄了拉美各國為改善社會條件、減少貧困和不平等所做的努力。本書討論了21世紀首個十年在許多拉美國家可以感受到的對全球化的不滿情緒,以及烏戈·查韋斯(Hugo Chávez)、埃沃·莫拉萊斯(Evo Morales)、拉斐爾·科雷亞(Rafael Correa)和內斯托爾·基什內爾(Néstor Kirchner)等民粹主義政客的崛起。本書也討論了以“盧拉”之名廣為人知的巴西總統路易斯·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及其對民粹主義的抵制。后,本書還講述了智利在現代化改革、資本主義與經濟開放等方面的成功。在討論這些當代問題的同時,我從長期歷史的視角,開篇分析拉美對西班牙制度的繼承,接著與北美繼承自英國的殖民遺產進行比較。為了介紹必要的歷史背景,我還詳盡地分析了1940年至1990年這半個世紀拉美在貿易保護和工業化方面的經驗。此外,我也討論了自19世紀20年代擺脫西班牙殖民統治以來接連發生的貨幣危機,這對該地區影響深遠。 

  2006年,我在馬德里的卡洛斯三世大學舉辦了費格羅拉講座(Figuerola Lecture)。在那次講座中我宣讀了一篇題為“世界經濟中的危機和增長:歷史展望”的論文。在那篇論文中,我認為拉美的前景似乎相當暗淡。我指出,20世紀90年代的現代化改革半途而廢,在大多數國家,這些改革對經濟與制度的低效和落后無能無力。我談到,大多數拉美國家將繼續由于官僚作風、貿易保護、缺乏競爭和制度薄弱而步履蹣跚。 

  我認為拉美的失敗對美國和歐盟來說不是什么好事。以低速增長、社會動蕩和貧困為特征的拉美對西方世界而言具有明顯的地緣政治風險。如果一些拉美國家陷入困境,我們將會面臨更大的非法移民的壓力,即使再高的高墻和馬德里巴哈拉斯機場嚴厲的移民官也無法抵擋洶涌而來的人潮。失敗的經濟導致失敗的政體、暴力、暗殺、逍遙法外和毒品泛濫。由近年來的墨西哥我們不難發現,如果一國的制度為毒品黑手黨和其他歹徒所侵害,那么這個國家將會如何。失敗的政體是恐怖分子的避風港,它既不遵守國際法,也對國際社會的外交努力置若罔聞。毫無疑問,拉美的成功并終實現經濟起飛,符合發達國家的利益。但是,當然沒有人比居住在本地區的五億人更關注拉美的發展。因此,我們問問自己,為何拉美落后了如此之久?為何成功助推經濟的努力一次次無疾而終?為什么拉美同發達國家之間的收入差距越來越大而不是在縮小? 

  費格羅拉講座結束后,許多學生和同事問我是否會寫一本有關這一議題的專著。我的回答是“不會有”,我的研究計劃已經排得滿滿當當,而且我正在計劃寫一本有關全球經濟失衡的專著。但是這個想法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中,我發現自己時不時會思考一本關于拉美經濟史的專著應該如何來寫。2007年,我在墨爾本大學舉辦科登講座時,又講到了拉美經濟整體狀況的問題。我再次被問到是否打算將這些材料整理成專著。這一次我的回答就不那么堅定了,我說我可能會這樣做。正是在墨爾本,我列出了一個提綱,而在與我的朋友馬克斯·科登(Max Corden)長時間地愉快交談時,我意識到對于一本類似專著所應覆蓋的幾乎所有議題和所有國家,我都已做了研究。本書是我1995年《拉美的危機與改革:從絕望到希望》(哈佛大學出版社)一書的自然延續,這使寫作本書對我來說更具吸引力。我不能完全確定何時開始著手寫作,有可能是我從澳大利亞前往智利的圣地亞哥旅行時,在太平洋一萬多米的高空中開始的。 

    

  ?[節]貨幣危機、動蕩與通脹 

  平庸的增長和脆弱的制度并非拉美唯一的歷史特點。從早期開始,實際上就在擺脫西班牙獲得獨立之后,許多國家通脹嚴重危機頻發,本幣相對于黃金或者英鎊和美元等穩定的貨幣大幅貶值。這些年來,大幅貶值、債務展期、通脹失控對于拉美似乎已成為常態而非例外。隨著時間推移,拉美國家被認為是不可信賴的債務人,就像是奧斯卡·王爾德的戲劇《理想丈夫》中的人物,其中一個角色在談到可疑的投資時說道:“這個阿根廷人計劃的就是一個常見的騙局。”     

  19世紀20年代,十多個拉美國家外債違約,其中包括向墨西哥和秘魯的貸款。1826年,哥倫比亞有50%的國際債務違約,厄瓜多爾有22%的債務違約,而委內瑞拉差不多將近1/318282月,中美洲的一些小國,如哥斯達黎加、危地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薩爾瓦多外債違約。不時發生的違約在整個19世紀都在持續。例如,1873年超過15筆貸款被展期,其中包括向玻利維亞、巴拉圭和烏拉圭的貸款。     

  在每次拖欠之后,接下來就是長時間拖拖拉拉的談判。大多數情況下,在經過數年討價還價和相互讓步之后,雙方將會達成解決方案,這往往意味著投資者會遭受重大損失。例如,1875年,玻利維亞政府一筆1872年的價值170萬英鎊的債務違約;8年后,債權人于1880年接受的償付不到原始債務的一半,只有79.3萬英鎊。隨著違約的增加,談判者在債務重組過程中采用了新的創新性機制。例如,1837年墨西哥國會提出以包括得克薩斯和加利福尼亞在內的多個州的土地來償還拖欠的債務。交易價格是每英畝土地4英鎊。然而應者寥寥,因為英國投資者認為與持有那些遙遠的、未知的一塊土地相比,還是繼續持有這些違約的債券風險更小一些。1885年,巴拉圭面值150萬英鎊的違約債券的持有者,收到了80萬英鎊再加200萬英畝的土地。1890年,秘魯3300萬英鎊違約債券的英國持有人收到了秘魯公司的股票,該公司擁有鐵路、土地和采礦權。     

  阿根廷提供了拉美最為動蕩不安的歷史案例。在19世紀20年代,就在宣布獨立之后的第十年,阿根廷爆發了第一次貨幣危機,比索相對于黃金的價格開始迅速貶值。1827年比索貶值了33%1829年又貶值了68%1838年發生了新的貨幣危機,比索貶值了34%1839年新的危機再次爆發,比索貶值了66%1845年比索再次貶值95%1851年則貶值了40%。在1868年至1876年間,阿根廷推行貨幣局制度,以努力結束宏觀經濟的動蕩,這要求貨幣當局只有在具有完全的黃金儲備時,才能發行紙幣。然而在1876年,主要由于財政過于鋪張,貨幣局制度被放棄;1875年至1878年,比索相對于美元貶值了將近30%1885年爆發了新的貨幣危機,比索相對于美元貶值了43%4年之后比索又貶值了64%1890年在“巴林危機”期間貶值了32.6%     

  1891年,阿根廷國會通過了《貨幣局法案》,再次推行貨幣局制度。然而由于缺乏財政紀律,這次嘗試再次失敗了。1914年一戰爆發時貨幣局制度被暫停;1927年恢復實行,1929年時再次被廢止。比索在1920年和1931年分別貶值了26%29%。在1938年、1948年和1949年,新的貨幣危機頻發。宏觀經濟動蕩充斥著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1951年、1954年、1955年、1958年、1962年、1964年和1967年,阿根廷均發生了貨幣危機。1971年,比索貶值了117%。阿根廷在1974年至1979年進入了一個更為動蕩的時期。1976年通脹率飆升到444%。危機和貨幣貶值的頻發對經濟增長產生了嚴重的不利影響:在1975年至198510年間,人均收入年均收縮1.7%1985年的通脹率達到672%1981年至1991年的10年間比索平均每年的貶值率達到驚人的1346%     

  縱觀阿根廷的歷史,它數次重組全國、省級和地方的外債,使國際投資者損失慘重。早期大規模的外債重組發生在19世紀90年代巴林危機時期。國債在1891年得以重新談判,1893年又重新談判。國際鐵路保險于1896年重組,從1896年至1899年外國債券持有者損失了600萬英鎊,原因是一系列省級債券的重組。1897年布宜諾斯艾利斯地方政府重組其債券,1899年科爾多瓦緊隨其后。1900年輪到了羅薩里奧,1905年則是圣達菲債券重組。1906年,布宜諾斯艾利斯省的抵押匯票(cédulas hipotecarias)重組,使外國投資者損失了最初投資的大約1/3     

  貨幣不穩定和通脹并非阿根廷獨有。西邊的鄰國智利在1878年至1978年這一百年間,是世界上通脹率最高的國家之一。1878年至1879年,通脹壓力第一次爆發,比索貶值了25%,不能再兌換黃金。比索在1879年至1888年進一步貶值20%,到1898年又損失了33%的幣值。在1898年至1907年間,比索再次貶值了40%。根據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弗蘭克·菲特(Frank W. Fetter)在20世紀30年代早期的著作,智利的通脹經歷在20世紀頭10年是獨一無二的,政府在完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增發了大量紙幣。根據菲特的觀點,這一通脹政策是有意為之,是智利的統治階層為獲得大量低廉的信貸而施壓的結果。智利案例的異乎尋常之處在于,大量增發貨幣得到了保守政治家的支持,而不像世界其他地方是由自由派和激進派支持的。在一戰期間,智利出口品的國際價格有相當程度的提高,比索幣值穩步增強。然而好景不長,1921年比索貶值超過50%。到1925年,比索已經失去了1918年幣值的60%。在接下來的60年中,智利經歷了長期的嚴重通脹,穩定經濟的努力一再失敗。 

圖書基本信息

   書名:掉隊的拉美  

  定價:68.00  

  作者:【智】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  

  出版時間:20196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團  

  頁碼:312  

  裝幀:精裝  

  開本:19.5  

  ISBN9787521703252  

作者簡介

姓名:【智】塞巴斯蒂安·愛德華茲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資本主義經濟問題--學科頭條-配圖.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天天2棋牌下载安装 今日河北20选5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号码 德州扑克术语bet 支付宝会赚钱吗 广西快乐十分福彩开奖记录 亚博极速11选5 星力捕鱼平台9代 贵州11选5网上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