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經濟學 >> 觀點
馬朝鈞:經濟轉型發展的秘密
2019年08月26日 15:04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作者:馬朝鈞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人類歷史上實現經濟趕超的例子不罕見。英國作為工業革命故鄉曾一度風光無限,18—19世紀可以說是英國世紀。然而風水輪流轉,20世紀初,美國超過了英國,并先后引領了第二、第三次新技術革命,20世紀被稱為美國世紀。2010年,中國經濟總量超過日本、直追美國,于是有學者預言:21世紀將屬于中國世紀。

  21世紀是否屬于中國世紀,目前下定論為時尚早。而我們這里要討論的是,美國經濟為何會超過英國?日本經濟為何會超過德國?而這些后來居上的故事又是如何發生的?時下學界對此有一種解釋,說英、德、法等國是被李嘉圖的國際分工理論所誤導,傳統產業未及時完成轉型,落入了“按比較優勢分工陷阱”。

  筆者不同意這種解釋,更不贊成“按比較優勢分工陷阱”的說法。事實上,后發國家所以超越之前的先進之邦,無一不是贏在技術創新上。也許有人要問:英、德、法這些老牌工業國家財大氣粗為何會缺乏創新呢?在筆者看來,一個重要原因是這些國家前期固定資產投資規模大,船大難調頭,傳統產業形成了路徑依賴。

  當然這只是一種直觀的解釋。從理論上分析,是決策者對“成本”的理解存在偏差所致。從經濟學角度,固定資產投資是歷史成本,也稱“沉沒成本”。而且經濟學講得清楚,沉沒成本在作投資選擇前可當成本看,一旦形成固定資產,投資便“覆水難收”,也就不再是成本了。這是說,固定資產投資只能從利潤中以“租”的形式回收,而不應以“折舊”的方式回收。

  問題就在這里,老牌工業國家不僅固定資產投資規模大,而且固定資產投資皆通過“折舊”攤入了成本,如此勢必導致兩種結果:一是企業機器設備的更新周期被固化。比如年折舊率若為5%,則更新周期為20年,這就意味著企業在20年內無法購置新的先進設備。二是折舊基金要專款專用,不能用于搞研發,打醬油的錢不能買醋,這樣企業不僅轉型難,技術創新更難。

  進一步分析,傳統產業若不轉型或者創新,那么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對一個產業連續投資,投資的邊際收益會遞減。面對投資收益遞減規律,企業為避免虧損,通行的做法是裁員,說白了就是展開成本競爭。可是工資成本在銷售收入中僅占10%左右,裁員雖能救企業一時,卻救不了一世。隨著邊際收益遞減,企業最終還是會虧損。

  再往深處想,成本競爭其實只能在同質產品之間展開。舉個例子,有甲、乙兩家企業都生產品質相同的服裝,若甲的單位產品成本低于乙,甲無疑具有競爭優勢。但若兩家企業產品品質不同,則成本低未必就是競爭優勢。比如甲生產一套服裝的成本為1000元,乙生產一套服裝的成本為1100元,可如果乙的服裝品質明顯優于甲,就很難說甲比乙更有競爭優勢。

  從產品價格形成看,企業產品價格可大致分“受價”與“覓價”兩類。所謂受價,是指產品價格不能由某個企業獨立決定,只能接受市場定價;而覓價不同,產品價格可由企業自主定價。可為何有的企業可以為產品自主定價呢?其背后的原因是,此類企業擁有獨特的核心技術,生產的產品科技含量高,其他產品無法與之競爭。

  20世紀初美國經濟超過英國,且近百年來一直穩居全球第一,歸根到底是美國在高科技領域占據了制高點,許多高科技產品都具有覓價權。由此說,中國要想趕超美國,也必須大力推動科技創新,特別是在基礎技術、“殺手锏”技術、顛覆性技術等方面要取得重大突破,否則我們是不可能有足夠實力與美國競爭的。

  回頭再說“比較優勢”。有學者認為,20世紀以來,英國經濟風光不再,是因為英國陷入了李嘉圖的“按比較優勢分工陷阱”。筆者認為,這是對李嘉圖分工理論的誤解。不錯,按比較優勢分工是李嘉圖的主張,在論證比較優勢時,李嘉圖的確用的是英國和葡萄牙各自生產毛呢與葡萄酒的時間成本。可是,李嘉圖旨在證明分工的必要性,而不是指要直接按時間成本分工。

  筆者認為,“按比較優勢分工”作為經濟學的基本原理不會錯,不過分工的比較優勢要從機會成本的角度看。也用李嘉圖的例子,比如英國生產毛呢和葡萄酒的單位成本分別為80小時和100小時,葡萄牙生產毛呢和葡萄酒的單位成本分別為120小時和110小時,從時間成本看,英國的比較優勢是生產毛呢,葡萄牙的比較優勢是生產葡萄酒。但若從機會成本衡量,結論會大不同。

  如果再假定:市場上單位毛呢的價格是300元,單位葡萄酒的價格是200元。經濟學說,機會成本是作一種選擇而放棄另一選擇的代價,那么葡萄牙生產葡萄酒的機會成本是300元,生產毛呢的機會成本是200元。兩相比較,葡萄牙的比較優勢并不是生產葡萄酒而是毛呢。可見,老牌工業國家創新不足,是衡量比較優勢的角度不對。

  最后說對國內老工業城市發展轉型的啟示。國內老工業城市過去對國家貢獻很大,可今天顯然是落后了。以黑龍江省雞西市為例,當年雞西是以煤立市,國家前期有大量投入,至今當地不少人認為煤炭仍是比較優勢,故轉型發展難。其實,雞西也是著名的石墨之都,轉型發展石墨產業前景會更可觀。而雞西要轉型發展有兩大關鍵:前期投資要當沉沒成本看;比較優勢要從機會成本看。此乃轉型發展的秘密,也是本文的結論。

 

  [作者單位: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馬朝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dnf2017利用拍卖行赚钱 快乐12胆拖玩法图片 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 新三板股票行情 苹果北京赛车pk10下截 足球小将世界杯52集全 易富彩娱乐游戏 四川快乐12任五推荐 最新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