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環球學訊 >> 要聞
美國文學研究的歷史源流及當代發展
2019年08月26日 10:0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陳俊松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美國文學的歷史并不長,美國文學研究獲得獨立學科地位的時間則更短。但在半個多世紀的發展歷程中,美國文學研究依托美國文壇的繁榮和專業性學術組織的推動,取得了較為突出的成就。

  追求學科獨立

  盡管《諾頓美國文學選集》在2003年推出的第六版中就將其版式從過去的兩卷擴展為五卷,使其總體規模與六卷本的《諾頓英國文學選集》不相上下,但歷史上美國文學長期受到輕視卻是不爭的事實。因此,美國最早一些作家的作品通常是首先在英國出版,他們也往往在歐洲贏得聲譽之后才在美國確立自己的文學地位。

  美國文學直到19世紀才獲得學術界認可,并在19世紀50年代迎來了馬西森所謂的“美國的文藝復興”。巴雷特·溫德爾在他的《美國文學史》(1900)中也認為:“我們能立刻意識到,只有上個世紀,19世紀的美國人才創造出了有重要意義的文學。小說家和歷史學家,散文家和詩人,當提到美國文學時我們能想到名字的那些作家都是從1800年以來才盛行開來的。”

  美國文學進入大學課程也頗費周折。從17世紀美國最早的一批大學創立到19世紀80年代,在美國大學人文教育中占主導地位的學科先后是神學、古典研究(包括拉丁文、希臘文、希伯來文等)。1883年美國現代語言學會(MLA)的成立是一個重要轉折點,英語文學的學術身份初步建立。因其將語文學的科學方法應用于文學研究,英語文學(主要指英國文學)在1890年之前確立了自身的學科地位。然而,在英文系的教授看來,美國文學存在歷史短、質量欠佳、作品數量少等諸多不足,未達到列入大學課程的條件。

  雖然愛默生1837年的演說《美國學者》被霍姆斯稱作“我們文學上的獨立宣言”,但這一文化上獨立的過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1919年,著名記者、文學批評家門肯出版了具有開創意義的著作《美國語言:英語在美國的發展初探》,厘清了美式英語與英式英語的差別,并論述了美式英語獨有的特征。此后,美國在語言、文化、文學上與英國獨立開來的意識進一步增強。1929年,學術期刊《美國文學》創刊。至此,美國文學作為一個學科得以初步確立,但美國文學在美國大學英文系課程設置中獲得普遍認可仍要到二戰之后。

  馬西森于1941年出版的《美國的文藝復興:愛默生和惠特曼時代的藝術和表達》被不少學者視為美國文學研究的奠基之作。該書系統論述了愛默生、梭羅、霍桑、麥爾維爾、惠特曼這五位重要作家的文學成就,集中展示了美國文學的第一個高峰。二戰結束后,美國文學研究的學術地位才得到真正鞏固。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戰爭期間美國對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有現實而迫切的需要,另一方面是20世紀30年代,辛克萊·路易斯、尤金·奧尼爾、賽珍珠等美國作家先后榮獲諾貝爾文學獎。二戰后,美國公立大學開始擴招,新批評的興起則提供了一種實用的教學方法,美國文學研究終于迎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重視文學史書寫

  在早期的美國文學史中,學者一般將美國文學的源頭追溯到17世紀歐洲探險家的書信和紀實性寫作,如克里斯托弗·哥倫布、約翰·史密斯、威廉·布雷福德、約翰·溫思羅普等人寫的航海志和旅行記。而在2016年《諾頓美國文學選集》第九版的第一卷中,編者將美國文學的開端上溯到比哥倫布《發現之信》(1493)更早的北美土著居民的口頭文學。由此可見,如何界定美國文學與如何認識美國歷史和民族身份緊密相關。

  由于美國文學對建構美利堅民族身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文學史書寫一直是美國文學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薩謬爾·納普的《美國文學講稿》(1829)、巴雷特·溫德爾的《美國文學史》(1900)是早期由單個學者獨自撰寫文學史的代表。威廉·彼得菲爾德·特倫等人編寫的《劍橋美國文學史》(1917)開創了多人合編美國文學史的先河。此后,羅伯特·斯皮勒等人合編的《美國文學史》(1948)、克林斯·布魯克斯等人合編的《美國文學:作家與歷史》(1973)、埃默里·埃利奧特主編的《哥倫比亞美國文學史》(1988)、薩克文·伯科維奇主編的第二部《劍橋美國文學史》(1994—1996)是不同時期編寫的具有代表性的美國文學史著作。2012年,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由格雷爾·馬克斯和沃納·索羅斯主編的《新編美國文學史》則是最新的一部美國文學史。

  美國文學的歷史并不長,但其文學史研究成果卻非常豐碩。斯皮勒曾在其編寫的《美國文學史》序言中寫道:“每一代人至少都應該寫一部美國文學史,因為每一代人都必須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定義過去。”美國學者熱衷于編寫文學史應當與美國人長期以來意識到自己缺少獨立的民族文學有關。從最早的北美土著居民到19世紀和20世紀末兩次移民高潮,美國的人口結構一直在發生變化,美國的民族特性也隨之不斷被重新定義。而一個獨立的民族文學傳統,無疑對美國這個移民國家的文化融合、民族身份建構具有重要意義。

  呼應文壇動向

  20世紀90年代,薩克文·伯科維奇在其主編的《劍橋美國文學史》序言中指出,在過去30年里,美國文學批評已經從學界邊緣地帶發展為人文主義研究的一個中心。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美國文學研究已成為美國人文學科中成長最迅速的領域之一。

  美國文學研究的活躍源自二戰后美國文壇自身的繁榮,而后者主要由三個因素促成。第一,美國較早形成了完整的作家培養機制,從創意寫作工作坊到文學新星的發掘,從文學雜志的推介到出版商的宣傳,這些環節均致力于促進文學新人成長,以源源不斷地向社會輸送創作人才。第二,美國每年有眾多機構組織評選各類文學獎項,讓文壇巨匠和新銳作家都有機會贏得關注和提高聲譽,并使其作品在世界范圍內得到翻譯和流通,進而不斷擴大讀者群。第三,多元文化政策和移民作家創作也促進了美國文學的興盛。移民作家對母國文化和移民經歷的再現及非裔美國作家的族裔書寫成為近50年來美國文學中的亮點。美國文壇的繁榮既為學者提供了新的研究對象,同時也使美國文學研究的重要性更加凸顯,從而促進了美國文學研究的發展。

  美國文學研究的發展也離不開專業性學術組織的推動。大部分美國經典作家,如歐文、愛默生、梭羅、霍桑、麥爾維爾、愛倫·坡、狄金森、托妮·莫里森等,都有專門的研究會。除了美國最大的語言、文學專業學術組織——現代語言學會之外,美國文學學會(ALA)是另一個有重要影響的專業性學術團體。自1989年成立以來,美國文學學會每年都舉辦年會,會議不設全體大會,分組討論是其最主要的形式,而這些分組討論全部由各個研究會自行組織。同時,美國當代一些優秀作家,如馮內古特、德里羅、科馬克·麥卡錫等也引起越來越多學者關注,專門研究會相繼成立。這些專業性學術組織成為推動美國文學研究深入發展的重要因素。

  此外,從研究的理論視角來看,數字人文、后人類主義、媒介研究、文學與環境等將是今后一段時期美國文學研究的熱點,而互聯網技術、社交媒體等對人文學科的介入也為美國文學研究注入新的活力。

  在取得長足發展的同時,美國文學研究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人文學科趨于式微這一大環境的影響,前景堪憂。近20年來,美國大學人文學科整體上被邊緣化,英語專業本科修讀人數持續減少,學術性工作崗位不斷縮減。出于經濟上的考慮,大學出版社日益減少學術專著的出版。政府在編制預算中甚至提出大幅削減國家藝術捐贈基金(NEA)和國家人文科學捐贈基金(NEH)。雖然這些計劃在學術界的強烈呼吁下最終沒有在國會獲得通過,但已使高校人文學科的發展蒙上陰影。所有這些變化都對美國文學研究人才的培養和學科發展帶來了挑戰。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文化記憶理論與戰后美國文學重構研究”(16CWW020)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華東師范大學外語學院、華東師范大學美國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陳俊松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长沙房产销售 赚钱吗 重庆百变王牌直播 欢乐麻将好友房必赢 重庆时时彩过年停吗 海蜘蛛固件靠什么赚钱 超级大乐透前区分布图 体彩4场进球玩法 865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千禧3d试机号关注号码 今日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