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亞太區域
印度在其西翼地區的戰略布局
2019年08月26日 09:3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藍建學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長期以來,學界對印度在其西翼廣大地區的戰略布局少有關注。2014年以來,印度先在“西望”(Look West)政策、進而在“西聯”(Link West)戰略框架下投入巨大的外交精力和資源,積極拓展在中東、印度洋島國、非洲尤其東非地區的政治、經濟及安全存在和影響力,已成為這些地區局勢演變不容小覷的重要外因。目前,印度“西聯”戰略日漸成型。

  一、印度“西聯”戰略的緣起及主要考量

  印度國大黨領導的團結進步聯盟(UPA)政府執政第一個任期(2004—2009年)內,時任總理曼莫漢·辛格提出了“西望”政策,初衷是突出西亞地區對印度能源安全的重要性,強化印度與西亞國家經貿關系(印度很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仍稱中東為“西亞”的大國),并推進印度與有關國家的自貿協定談判。在UPA政府第二個任期(2009—2014年),“西望”政策盡管不時被提及,但并無多少實質性跟進措施。

  2014年,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政府接過辛格政府的“西望”政策框架,并逐漸將其拓展為“西聯”戰略。2015年8月,莫迪對阿聯酋進行歷史性訪問,正式對外宣布印度“西聯”戰略。隨后,印度人民黨政府的外交團隊以印度的中東政策為核心,逐步填充和豐富“西聯”戰略的內涵,在擴展印度西翼戰略疆界、拓寬戰略縱深問題上的立場表達更加直接,行動也更積極進取。

  從印度“西聯”對象的角度看,西亞北非在經歷2010年開始的動蕩之后,傳統地緣政治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全球能源市場逐漸發生結構性變化,中東石油和天然氣正越來越多地進入南亞及東亞市場而非跨大西洋市場。此外,面對來自西亞內部激進極端政治勢力的壓力,該地區大多數國家開始重視印度作為新的“安全公共產品提供者”的潛力。

  對印度自身而言,它與中東、非洲及西印度洋島國地理上隔海相望,歷史人文聯系源遠流長,雙向經貿投資關系日益密切。中東及非洲能源供應的穩定性關乎印度國家安全。隨著綜合國力提升,印度追求“有聲有色的大國夢”的原始沖動再度被激活,推進大國戰略的資源和手段也更加豐富。

  從印度官方政策文件有關表述分析,2014—2019年印度政府推進“西聯”戰略的考量還算比較務實穩健。第一,爭取穆斯林選民支持,改善印度人民黨形象。為改善莫迪本人及印度人民黨在國內外形象,莫迪政府著力拉近與西亞北非地區伊斯蘭國家的關系,顯著加強與中東國家的反恐與安全合作。第二,爭取海外僑民和僑匯,助推印度政府經濟改革。 數量龐大且薪酬低廉的印度勞工不僅緩解了中東各國勞動力短缺的窘境,還成為連接印度與中東國家的重要人文紐帶,在印度政府推進中東政策時發揮橋梁作用。第三,確保能源穩定供應,提高印度能源安全系數。目前印度是全球第四大原油產品消費國,排在美國、中國和日本之后,高度依賴原油進口,大部分原油進口來自中東。確保來自中東及非洲的穩定、便宜、充足能源供給,已被印度列為國家戰略優先。第四,“東向”“西聯”遙相呼應,補齊印度周邊外交短板。在“西聯”戰略框架內,印度政府借機強化與各利益攸關方實質互動,實現印度在各主要戰略方向的全覆蓋,打造以印度本土為核心的同心圓外交,凸顯印度的大國地位和氣派。

  二、印度“西聯”戰略的推進

  在莫迪政府外交團隊精心策劃下,印度的“西聯”戰略在中東、非洲大陸和西印度洋地區逐漸落地生根,并取得一些突破性進展。

  (一)積極精耕中東地區,將其打造為印度“西聯”戰略的核心地帶

  過去多年印度的外交政策聚焦于改善與南亞鄰國關系、加強與東南亞國家等“延伸鄰國”接觸、與美中俄等全球大國的互動上。盡管中東對印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印度政府并不愿將過多的政治及外交能量投放在該地區,對中東事務保持某種“超脫、游離”態度。在這種外交理念轉型助推下,印度政府以政治交往、經貿投資、安全合作和人文互動為四大支柱,以阿聯酋、沙特、伊朗、以色列為主要支點,多管齊下綁牢印度與中東各國利益紐帶,凸顯印度在該地區有著特殊的利益關切和優勢。印度多年耕耘中東外交成果顯著,表現在以下四方面:

  第一,印度成功抵擋美國壓力,持續深化與伊朗合作。盡管受美國制裁威脅,印度迄今仍在繼續進口伊朗原油。印度憑借強有力的游說手段,在開發伊朗恰巴哈爾港方面獲得美國制裁豁免。此外,印度還與伊朗和俄羅斯共同推進“國際南北運輸走廊”(INSTC)項目。2018年8月,里海五個沿岸國簽署《里海法律地位公約》,里海油氣開發合作出現新轉機,伊朗轉向積極參與地區能源合作,為印、俄重啟“國際南北運輸走廊”注入了新動能。

  第二,印度政府將阿聯酋打造成其進軍中東的戰略跳板。目前,印阿之間已確立多個戰略安全對話機制,聯手打擊極端主義、恐怖主義和海盜活動。兩國還強化軍事合作,聯合生產國防裝備。雙方還通過定期演習和海陸空及特種部隊訓練,強化在海灣及印度洋地區的海上安全合作。印阿經貿關系迅速提升,雙向投資及人員往來十分頻繁。2018年上半年,印度已躍升成為阿聯酋第二大貿易伙伴。當前,印度一半以上的石油及能源需求均從海灣地區進口,阿聯酋是印度主要的石油進口來源國。

  第三,印度擺脫外交傳統束縛,同步推進與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在印度計劃逐漸擺脫對俄羅斯武器裝備依賴的大背景下,印以加強國防軍工合作一拍即合。印度人民黨政府積極發展與美以關系,在中東問題上調整對巴勒斯坦的支持,意味著印度的中東政策開始向美國及以色列陣營傾斜。當前中東地區地緣政治環境已發生重大變化,印度在該地區影響力與日俱增。此外,印度政府還同步推進與沙特、卡塔爾、土耳其等中東國家的密切合作,積極落實“莫迪主義”框架下的“大中東戰略”。

  第四,印度悄然拓展在海灣地區的軍事及戰略存在。2018年2月,莫迪訪問阿曼期間,兩國國防部簽署諒解備忘錄,阿曼同意將杜古姆港(Duqm)向印度軍艦開放維修保養等服務,以“加強雙方在波斯灣和印度洋上的安全合作”。阿曼是印度在西亞的傳統防務伙伴,雙方互為反海盜行動的盟友。

  (二)善用自身優勢經營非洲,推出并填充“亞非增長走廊”計劃

  歷屆印度政府均極其重視經營非洲,大力促進印非間貿易投資聯系,擴大印度在非洲影響力。無論在東非、西非還是南非,印度僑民均擁有強大經濟實力和巨額財富,在非洲經濟活動中舉足輕重。多年來,印度不斷加大對非援助和外交投入,以換取非洲國家支持印“入常”。

  與其他主要大國相比,印度在非洲活動規模仍相對較小,但目前正迎頭趕上,并不斷挖掘自身在對非外交及商業活動中的獨特優勢。

  近年來,印度經營非洲的重要新抓手是與日本聯手推銷“亞非增長走廊”(AAGC)。印日“亞非增長走廊”的總體目標是,通過重新探索印度洋古老海路,創造新的海上走廊,把非洲大陸與印度以及南亞和東南亞國家連接起來,建成一個“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對沖與稀釋中國“一帶一路”倡議。

  印日擬分三階段實現“亞非增長走廊”。第一階段,兩國將依據印度洋沿岸國家的重要性、雙邊伙伴關系等因素,重點經營埃塞俄比亞、索馬里、肯尼亞、烏干達、坦桑尼亞、莫桑比克及南非等非洲東海岸七個國家。第二階段,作為不斷擴大的伙伴關系網絡一部分,馬達加斯加、毛里求斯、塞舌爾和科摩羅群島等西印度洋島國將在印日合作伙伴體系中獲得優先地位。第三階段,非洲西海岸國家尤其科特迪瓦、加納、岡比亞三國將成印日重點接觸的對象。

  (三)夯實印版“印太戰略”,積極布控西印度洋地區

  印度政府對“印太”概念及美國版“印太戰略”的認知經歷了一個試錯、轉換過程,隨后轉而推銷自身的“印太戰略”。美國擬將“印太”打造成遏制中國的新安全同盟體系,這與印度對自身戰略定位及對地區秩序的期待并不一致;印度眼中的“印太戰略”則以突出印度國際地位、擴大其在太平洋地區的能見度為初衷。印度口頭上強調“自由、開放、包容”的“印太”地區,但內心十分擔憂印度洋地區的過分開放或會危及印度的主導地位。美版“印太戰略”不僅會給美國、也會給中國進入印度洋提供借口,一旦處置不當,“印太”地區反而會變成中美博弈的舞臺,客觀上會壓縮印度在印度洋的戰略空間。

  基于上述認知,2018年6月莫迪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上全面系統闡述印版“印太戰略”,宣稱“印太”并非專屬少數國家的俱樂部,美日澳印“四邊對話”并非針對和支配別國的組織。莫迪還同時強調航行自由和“印太地區”互聯互通的重要性,抨擊區內貿易保護主義,凸顯印度在重大戰略問題上的獨立性。此外,盡管對美國戰略意圖保持警覺,印度仍繼續加深與美國及其盟友在印度洋合作。通過與美國及其盟友簽署安全協定,印度積極布控西印度洋地區,增強與“觀點相近國家”的協同行動能力,體現和維護印度作為印度洋地區“看門人”和“管理者”的角色。

  三、印度“西聯”戰略的發展前景

  作為崛起中的新興大國,印度向西拓展戰略空間的腳步不會停歇,“西聯”戰略的內涵和外延必將不斷擴大。但是,由于印度政府正式實施“西聯”戰略時間不長,該戰略的實效性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至少將有四方面因素影響著未來印度推進“西聯”戰略的成效:

  一是印度愿為落實戰略投入多少真金白銀。任何外交戰略都需要人力、物力和財力投入作為支撐,不可能空手套白狼。印度與“西聯”對象國的人文歷史聯系確實很密切,但當前這些地區的多數國家在基礎設施建設、經濟民生發展等方面均需巨額援助資金投入。況且,印度自身發展也依賴大量的外來資金技術援助,可投入“西聯”對象國的精力和資源無疑會受到限制。

  二是印度能否打破“西聯”地區現有地緣權力格局。印度推出“西聯”戰略更多是出于防范自身利益受損的被動反應,而并非為“西聯”地區提供公共產品的主動進擊之舉。印度關注中東地區的重點仍放在能源安全和經貿投資領域,不愿卷入復雜的地區爭端。印度對非洲投入量力而行,且著眼于換取非洲國家支持其“入常”。印度對印度洋島國的經略倒是顯示出其主導印度洋事務的雄心。

  三是印度自身與“西聯”對象國合作的延續性問題。印度、西亞國家、東非國家及西印度洋島國的共同特征是內外政策的連續性較差。在變幻莫測的地區政治環境中,印度實施“西聯”的戰略定力和可持續性仍需繼續觀察。“西聯”對象國也在采取大國平衡外交,在主要大國之間游走謀利,對印度的期待感與信任度也存在較大變數。

  四是“西聯”戰略的落實與推進效率問題。在印度本身及其“西聯”對象地區,戰略規劃和具體落實的相互脫節較為嚴重。這些國家紙面上的戰略規劃通常都做得很好,但在落地實踐中往往被打較大折扣。印度兌現既定政策規劃的能力較弱,一直備受國際評估機構詬病。

  四、結語

  “西聯”戰略是印度綜合國力不斷提升后的必然結果,也是印度進一步確立大國地位的重要抓手。該戰略已經激活了印度開展大國外交、追求大國地位的壯志雄心,未來其內涵和外延或將不斷拓展。隨著印度在“西聯”地區投入越來越多的外交資源,以及印度洋逐漸變成全球地緣戰略博弈的新戰場,印度“西聯”戰略布局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推進、海上貿易及能源運輸通道的安全性等,均將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中國應積極發掘中印在相關地區利益耦合之處,并采取積極有力措施,維護中國在有關地區的合理利益訴求。

 

  (藍建學,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副研究員。原標題《印度“西聯”戰略:緣起、進展與前景》,原文發表于《國際問題研究》2019年第3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蔡毅強/摘)

 

  

  

作者簡介

姓名:藍建學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p3试机号后预测总汇 香港赛马会6肖 单机捕鱼达人2下载 锯末做成什么最赚钱 2017299期3d出组六吗 红铁板 彩73彩票网址 江苏时时彩玩法 欢乐生肖开奖可以控制吗 河北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