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學術講壇
專家:人工智能時代,如何讓教育回歸本質
2019年07月19日 16:35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如何讓教育回歸本質

  整理 記者 徐蓓

  不久前,由21世紀教育研究院主辦的第三屆LIFE教育創新峰會在深圳舉行。會上,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楊東平和美國堪薩斯大學教育學院杰出教授趙勇分別發表了主旨演講。他們從不同角度闡釋了教育的本源問題——什么是好的教育以及如何讓教育回歸本質。

  究竟什么才是好的教育

  ■楊東平

  30多年前,我在一本書的序言里讀到這樣一段話:“教育學的基本問題是古今相似的:什么是好的教育?應當如何教、如何學?但是,人們對后者的關注往往模糊了前者。”今天,我想回歸教育的本質,來談一談什么才是好的教育。

  什么是理想的教育

  2018年12月31日,媒體人羅振宇在跨年演講的最后談到了教育,并向大家介紹了一所學校——四川省廣元市利州區范家小學。他說這可能是中國最好的學校,雖然學校里的48個學生絕大多數都是留守兒童,而且大多數都生活在困難家庭,但是這所學校給學生提供了寬容、友愛的健康成長環境。

  我知道很多人不服氣,因為他們心目中最好的學校一定是北京、上海的名牌學校,他們一定會問:這些孩子真的有未來嗎?考得上清華、北大嗎?

  讓我們來看看范家小學的辦學目標:“辦美麗鄉村學校,育陽光自信少年”。學校要求學生有閱讀的愛好,能寫一手漂亮的字,能流利地朗讀,能當眾表達自己的想法,保持積極向上的態度,形成愛清潔的衛生習慣,有兩項體育愛好、一項藝術愛好,課業發展良好。

  什么是好的教育?我們回過頭去看100年前美國教育家杜威的目光。1919年,杜威來到中國,他把“以兒童為中心,為生活做準備”的教育概念帶到中國。為生活做準備的教育,是對于為升學做準備的教育的一種矯正,它使西方教育由傳統進入了現代。

  我再來講一個故事。在肯尼亞首都有一個很大的貧民窟,一位從美國回來的芭蕾舞演員開辦了一所免費的芭蕾舞學校,每個星期三下午為當地青少年上課,她堅持了很多年。這些來上課的貧民窟的兒童,他們都有自己的理想,有的想當醫生、演員、教師,有的想當科學家。很多年以后,他們雖然沒有實現自己的理想,但是他們也沒有一個人吸毒、販毒、賣淫……他們走上了自己的健康人生道路。這就是基礎教育的力量。

  改變對教育創新的認識

  就我個人而言,我對教育創新重新認識是在卡塔爾參加世界教育峰會的時候。我發現他們的獲獎項目全部是關注世界上最落后、最貧困的地區的教育,包括戰亂中的國家、難民營里的教育。

  比如,2015年世界教育峰會給阿富汗的雅庫比博士頒了獎。雅庫比博士在美國獲得醫學博士的身份,并且已經在美國定居。但她回到阿富汗的難民營把她父母接到美國后,自己重新回到飽受戰爭蹂躪的阿富汗,在塔利班的槍口下開始了幫助女童的教育,堅持了十幾年。她創辦的學習營最后發展到6000多個,整體上改變了阿富汗的教育面貌。世界教育峰會的口號,正是“通過教育創新促進教育公平”。

  2013年的獲獎者是哥倫比亞新學校項目的發起人Vicky Colbert,她也是在美國接受了優良的教育,于上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普及貧困山區的小學教育。她說,在哥倫比亞有70%的學校學生數在100人以下,它們被稱為“看不見的學校,看不見的學生”,沒有人關注他們。

  20天前,我們去哥倫比亞拜訪了這些學校,她帶給這些學生完全不一樣的生命。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實施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為生活而教,重視學生的非認知能力的培養。

  還有人懷疑這樣的教育有用嗎?與孩子們的生命和未來相比,考上名牌大學絕對不是教育的終極目標。

  中國基礎教育仍面臨挑戰

  因此,如何評價中國的基礎教育成為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

  上海在2009年和2012年的PISA(國際學生評估項目)測試中兩度取得第一名的佳績,引起全世界的關注。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學生的學習效率較低。此外,測試結果還顯示,中國學生的合作精神、解決問題的能力較差,成績越優秀的學生越不愿意當教師,等等。

  2015年的PISA測試數據還提供了公平教育的對比結果。數據顯示,中國教育不公平現象仍很嚴重,學校之間的差距和學生家庭社會背景的差距所造成的影響高于世界上的平均值。

  今天,中國的基礎教育仍然陷于應試教育的泥潭中無法自拔。許多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學習、自己將來想要干什么,他們就是為了一個目標——考高分、上名校。我們總是以為殘酷的應試教育可以為孩子創造一個美好未來,其實這是要畫一個巨大的問號的。

  為生活重塑教育

  關于什么是好的教育,理念并不缺,我們可以簡單地作如下概括:善待兒童、使兒童免于恐懼,能夠保障兒童睡眠的教育;為大多數人的教育,而不是面向少數重點學校、優勢階層的教育;能夠增進個人和社區福祉的教育;培養勤勞、善良、有正義感、能夠自食其力并服務社會的合格公民;培養具有自我發展能力、創業精神的終身學習者,而不是“考試機器”。這些理念,我相信大家都同意,但關鍵是要行動,要去改變。

  在云南景頗族山寨里,有一個兒童教育公益組織——榕樹根之家。他們成功打造了一個面向景頗山寨青少年的職業教育模式,使孩子們獲得了生存發展的能力,走出毒品和貧困的惡性循環。

  還有一個大山頂上的未來學校——貴州正安縣田字格興隆實驗學校。這個學校每個星期有一場學生議會,討論各種學生提案。我們有幸來到現場,參加了一次學生議會。那天下午,學生們一共討論了五個議題。第五個議題是“五年級學生究竟需不需要再買新的校服”,有個學生說,“我覺得很應該買”,其他同學問是什么原因,他回答說因為校服有點好看。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完全感受不到他們是農村的留守兒童。

  這些都是活生生的教育創新的典范。

  教育正在轉換頻道和賽場

  什么樣的人能夠真正贏得未來?我們要具有對未來教育的想象力,要具有對創新教育的想象力。因為在未來,我們面對的不僅僅是人,還有機器人。

  如今,在世界范圍內,各種教育改革風起云涌。沒有作業、沒有標準考試的芬蘭,始終在世界上保持領先地位;丹麥在強大的科技競爭的壓力下,仍然堅持兒童以玩為主,在玩中學;在美國,創新教育發展非常活躍,變革深入體制層面,美國公辦學校的改革、特許學校制度正在世界各國擴張;英國的自由學校,為一定比例的公辦學校帶來創新型改革;韓國提出“幸福教育”的目標,實行初中自由學年制、高中多樣化發展和革新學校;中國的教育改革,在國家層面上主要是推進素質教育、新課程改革和高考制度改革,民間的教育創新也非常活躍,包括各種新型的小微學校。

  一場真正的教育競爭已經開始,教育正在轉換頻道和賽場,我們能夠最終勝出嗎?讓我們一起共同努力!

  人工智能時代,我們需要什么樣的教育

  ■趙勇

  一味追求分數的教育走到了盡頭

  本次論壇的主題是回歸教育的本質,要回歸教育的本質,就要尊重兒童的個性,讓兒童得到全面發展。然而在當下,回歸教育的本質是很多有識之士的理想和追求,卻很難在教育實踐中得到廣泛響應。

  為什么人們仍然普遍追求考試分數?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在中國人看來,教育就是改變命運的手段,我們必須考高分、進名校,進而改變自己的命運。最近我讀了有關衡水一中、毛坦廠中學的很多文章,深有感觸,很多人認為只有考了好分數才能夠進好大學,只有進了好大學才能找到好工作,從而“學而優則仕”,這就是我們認定的路子。要回歸教育本質的理想,正是因為忽略了教育的功利性而難以被大眾接受。

  其實,我們完全可以換一種方式來思考問題。有這樣一個著名的營銷案例:有人到一家商店里買釘子,店里沒有釘子,營業員就問他要釘子干嗎,他說要釘在墻上。營業員又問釘子釘在墻上干嗎,他說要裝幾個鉤子掛雜物。其實,他最終的目的不是買釘子,而是要把屋子整理干凈,于是營業員推薦了更合適的商品給他。

  教育也是一樣,我們的目的從來不是為了讓孩子吃苦受累考個好分數,而是想讓孩子過幸福的人生。考試分數只不過是達到這個目的的手段。而這個手段之所以被大家所接受,是因為在過去,它被證明是有效的、唯一的改變命運的途徑。

  但未來并非如此。社會的巨大變化,使得理想的、更人性化的教育會被大眾所接受。追求分數的教育走到了盡頭,已經不能解決現實的功利性問題,已經不是通向未來幸福的必由之路了。

  未來教育需要培養哪些能力和素養

  如今,人工智能發展迅猛,人工智能一旦和教育相結合,未來教育會是什么樣?

  哈佛大學有兩位經濟學家出了一本書叫《教育與技術的賽跑》,其核心觀點認為,技術的發展永遠超越教育,而教育在技術發展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應該是重新定義什么叫作有價值的能力。

  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我們生活在石器時代,高考會考什么科目呢?應該是找石頭、搬石頭、砸石頭。那個時候玩石頭是正道,玩銅器肯定是非主流的。而人類一旦進入青銅器時代,搬石頭、找石頭的能力立刻變得毫無價值。所以說,能力和素養的價值其實是隨著時代變遷、技術發展而不斷變革的。

  西方社會進入工業時代之后,開始了人才的演變,農業人口銳減到3%左右,工業人口劇增。而到了20世紀七八十年代,隨著第三次工業革命、電氣化革命、自動化革命的到來,時代開始呼喚創新型和服務型的人才。我們可以想象一下,人工智能時代到來之后,隨著機器能力的強大,我們對人才的定義又會演變成什么樣?

  前段時間,中國有機器人參加了數學高考,超過平均分完全沒有問題。還有谷歌、科大訊飛的翻譯機器,英漢翻譯水平超過大多數高中畢業生。那么,孩子們埋頭學這些還有什么意義?我們不得不思考,未來我們如何培養學生有價值的能力。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往往把一個學校看成一座花園,老師是花園里的園丁,他可以決定誰是花、誰是雜草,誰可以進這個花園、誰不可以進……實際上這就定了一個標準,誰是人才誰不是人才。當我們用一個統一的標準判斷所有人時,絕大部分人成才的可能性就慢慢消失了。實際上,從智力、興趣、動機、家庭背景等維度來判斷,人是非常多元化的,但只要按照某一個標準來判斷,任何人之間肯定會有差異,如果非要定個高低,那么差異就變成了差距。

  然而,我們再回頭想想,為什么非要把人變成同樣標準的呢?在傳統時代,我們可能會需要一些整齊劃一的人才,但是這種工作已經被機器取代了。未來的工作環境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同一種工作不會雇太多人,但是會出現很多種新的工作。也許,傳統社會認為沒用的人,現在正在或者已經變得有用。

  有句話叫“天生我材必有用”,在人工智能時代,會有很多的創新崗位出現,任何人都可能會變得有用,就像孫中山先生所說的“人盡其才”。所以,我們不必逼著那些不愿意學數學的孩子去學數學,而要讓他們成為“他們應該成為”的人。

  智能時代,

  人最大的本色是不變成機器

  今天我們在這里談改革,目的是為了改變學生,但我們經常忘記,學生自己是可以改變自己的。學生自己是有追求的,他是一個“人”的存在。我覺得我們老師和家長有時候太自負了——“我們都是為你好”,而其實,每個人都具備改變自己的潛能。

  我們經常對孩子說,你必須學會閱讀,你必須具備自學能力,必須學會這個,必須學會那個。我們總是假定,在未來社會中,會有這么一些能力和知識在任何時候都能派上用場;但實際上這是一個誤區,每個人都是有差異的,并沒有一些能力和知識可以放之四海而皆準。所以,教育應該要解決的問題是,怎樣讓每個人充分發揮他的個體獨特性。大家可以想一想:我們自己有什么獨特的地方?我們讓每個孩子獨特了嗎?

  除此之外,在未來教育中,我覺得還有一個需要提升的素質是創業精神。在未來,很多工作不是為孩子們準備好的,而是要孩子們自己去創造工作機會,從就業人才變成創業人才。我在迪士尼少兒節目當教育顧問的過程中發現,迪士尼公主的形象在近80年間發生了很大變化:白雪公主一開始是就業型人才,等著別人去救她;灰姑娘也是“我啥也不用干”,等著別人來找我,給我一個平臺。后來出現的花木蘭角色,則是一個創業型人才。最近還有一個新的公主形象,一出來就是拯救國家。所以,我們應該讓家長有這樣的意識:想讓孩子在人工智能時代過幸福的生活,一是必須要有自己獨特的能力,二是必須有創業的精神。

  現在國外很多公司已經改變了選拔人才的方式,其中最主要的一點,就是文憑不解決問題,教育經驗也不解決問題,他們只在乎你能干什么。人工智能時代,人最大的本色是不變成機器,最大的能力是人能繼續成為人,而這才是教育的本質。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湖南福彩开奖结果查询 白小姐一 88票极速时时是不是一个骗局 幸运飞艇历史开奖图 二肖中特免费 49心水资料论坛 世界杯足球比赛视频 好彩3绝技 幸运十分彩开奖结果网址 宝马最低价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