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資訊交流
長三角“城市書房”正與數十座城市共同成長
2019年08月21日 14:43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陳抒怡 于量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張家港、溫州、揚州……“城市書房”正與數十座城市共同成長:長三角有書香

  解放日報記者 陳抒怡 于量

  今年初,沈陽飛機設計研究所在揚州的創新研究院舉行揭牌儀式,在沈飛與揚州的一攬子合作協議上有這么一條:在沈飛揚州創新研究院內計劃建設一座城市書房。這一措施也是揚州市提供給沈飛的文化優惠政策之一。

  24小時城市書房能夠為讀者提供24小時不間斷的圖書館服務,是揚州公共文化服務的一大亮點。從2015年開始,揚州拿出最繁榮、最漂亮、人員密度最大的地方建設城市書房。目前,主城區已建成開放的城市書房達32家,實現了主城區內15分鐘步行閱讀圈。

  圖書館只是“一張報紙一杯茶”嗎?在揚州,這個答案是否定的。在這里,城市書房正逐漸拓展至城市文化、旅游、經濟發展等多個領域。除了為沈飛服務之外,最近揚州城市書房還在開發揚州旅游檢索系統,游客可以通過這一系統了解揚州的旅游信息。

  “揚州的城市書房正和這座城市一起成長。”圖書館一位管理人員這樣說。揚州打造“公園城市”,短短5年興建了350座公園,一些公園在落成之時,人們總是能在黃金位置上看到新建的城市書房,公園和書房形成的公共空間,為這座人文底蘊濃厚的城市增加了新的風景線。

  城市書房也在與長三角的其他城市一起成長。從2013年開始,張家港、溫州、揚州、杭州、寧波等數十座長三角的城市開始興建“城市書房”。有人測算過,一個大規模圖書館的服務半徑大約是7公里,一個城市書房的服務半徑大約為3公里,一個更小規模的圖書館驛站的服務半徑約為500米到800米。在城市不斷擴大的同時,這些星羅棋布的城市書房填補了原有公共文化設施覆蓋面不足的缺點,也給這些城市增添了幾分溫度。

  你來或不來我們都在這里

  時間回撥到2012年,作為老牌全國文明城市的張家港,全市上下正在探索深化精神文明建設的新路徑和新抓手。張家港市圖書館黨支部書記繆建新回憶,當時大家的共識是,精神文明建設還是要回歸到生活在這座城市里的人。推動全民閱讀,無疑是一個好的落腳點。“一座全民閱讀的城市,還能不文明嗎?”

  然而,如何把全民閱讀從口號落到實處?2012年的張家港市除了各級圖書館外,也有社區書屋、農家書屋等向市民和農民開放的公共閱讀場所,但是除了節假日外,讀者寥寥。究其原因,還是因為這些場所的開放時間有限,且與絕大部分人的工作時間重合。“上班的時候圖書館開門,你下班的時候圖書館打烊,那誰還會去圖書館看書?”繆建新認為,營造閱讀的氛圍,首先要滿足閱讀的需求。

  為了解決公共閱讀場所開放時間的痛點問題,真正讓市民能夠隨時隨地閱讀,在全市范圍內打造24小時圖書館驛站的想法應運而生。由于沒有可供參考的范本,無人值守、24小時對外開放的理念一度遭到質疑,24小時圖書館驛站的設計幾易其稿。“很多人問,為啥要24小時開放?有必要嗎?會有人半夜進去讀書嗎?”面對這些質疑,繆建新堅持,讀者的需求是個性化的,而這種個性化的需求是傳統的圖書館模式所無法滿足的,圖書館要做的,就是盡可能地去滿足這些需求。“就像詩里寫的,你來,或是不來,我們都在這里。”

  經過長達半年多的設計,2013年5月8日,位于張家港市梁豐花園社區內的第一家24小時圖書館驛站正式開門迎客。盡管抱著“佛系”態度,但繆建新依然忐忑不安,“說老實話,梁豐花園的這家圖書館驛站開張之前,驛站的服務效果好不好、運行過程會不會出問題,我們心里也都沒底。”

  就在張家港圖書館驛站的命運不甚明朗之時,遠在500公里之外,溫州市圖書館副館長仇楊坪和同事們,開始探索一種被他們稱為24小時實體型自助圖書館的新模式。此前,溫州市圖書館經常接到讀者投訴開放時間太短,希望能延長。但是市圖書館的面積大、服務人員多,一旦延長開放時間,將增加一筆不菲的運營成本。仇楊坪知道,在廣東已經出現了一種24小時自助型圖書室,但面積很小,放不下書桌。正巧,原本出租給店家經營文印店的老圖書館被收回,是否在這里開設一間24小時的實體型圖書館呢?

  2014年4月16日,溫州市圖書館縣前24小時自助圖書館對外試開放,面積180平方米,除了書籍報刊外,還配置有自助借閱機和書桌。館內無工作人員,讀者可安安靜靜地坐在里面看書,也可自行操作借書、還書等。這座溫州首家自助型圖書館一開就火,一座難求,有的父母為了讓孩子能有個座位,天蒙蒙亮時就去替孩子搶座。

  在溫州這座24小時自助圖書館開放之后不久,一個來自江蘇揚州市圖書館的考察團抵達溫州。這批來訪者接到上級任務,要在揚州建設“零門檻、不打烊”的圖書館,特意到溫州考察取經,除了溫州,他們還走訪了張家港、嘉興等地,花了一年時間調研分析揚州城市發展以及閱讀格局。2015年9月13日,揚州首家24小時城市書房正式對讀者開放,這家位于廣陵新城的書房面積150平方米,藏書1萬冊,同時,擁有32種報刊、30萬種電子書、22個大型數據庫、6個自建數據庫等海量數字資源,可查詢100萬的書目數據。

  2015年,溫州市文廣新局和圖書館公開征集24小時自助圖書館的正式名稱,從征集到的280個形形色色的名字里,最終選定“城市書房”。隨后,溫州市圖書館注冊了“城市書房”的商標。

  自此之后,“城市書房”成了不少長三角城市24小時圖書館的共同名字。從星星之火到形成燎原之勢,“城市書房”在長三角的發展壯大只用了短短幾年。

  走出困境“盆景”終成“風景”

  2014年開出第一家24小時圖書館之后,溫州市圖書館獲得了讀者的贊揚,但再次接到了讀者投訴:一家太少,能不能多開幾家?

  仇楊坪當時的任務,是為24小時自助圖書館尋找新的場所。但這事談何容易。圖書館無法提供租場地的費用,只能找愿意合作的企事業單位無償提供場地,相當于“空手套白狼”。仇楊坪找了多家社區、企業,但對方大多不太愿意。“我把這個場地給你,能給我帶來什么好處?”對方一句話,噎住了仇楊坪,她只好跟對方“畫大餅”:“未來人流量會很大,社會效益會很好。”

  第一個被仇楊坪畫的這塊“大餅”打動的是菱藕社區,這里原來就有個社區圖書館,只是位置不太好,面積不大且設備有些陳舊。溫州市圖書館和社區商定,由圖書館出錢裝修,社區負責騰出更大的場地。緊接著,有企業也被這塊“大餅”打動了,這家企業提出,愿意提供一樓過道,裝修改造成自助型圖書館。

  揚州市圖書館館長朱軍是2014年赴溫州考察團的成員之一,開建城市書房時,他們和溫州一樣,也陷入了場地難找的窘境。“最早建的兩三個點都是我們‘忽悠’來的,房租一分錢沒有,還要對方倒貼電費。”朱軍記得,第一家城市書房的合作談了兩個月,其間不知道溝通了多少次。雙方談妥的條件是由圖書館提供裝修、設計費用,由對方提供場地。

  什么時候開始擺脫“求人”的困境?仇楊坪記得是2014年3家自助型圖書館開出之后,她一開始畫的“大餅”成真了。居民蜂擁而至,媒體大篇幅報道,“人流量”和“社會效益”一下子都有了。

  從那時開始,培訓機構、小區業主委員會、兒童商業綜合體、軟件產業園等紛紛找上門來,愿意免費提供場地。緊接著,溫州市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來實地調研,呼吁城市書房應列入“民生實事”工程。從2015年開始,城市書房真的被列入了“民生實事”工程,并獲得每年500萬元專項扶持資金保障。

  仇楊坪說,現在的情況是,每年建設名額有限,往往一個名額有好幾家來爭,在這些報名場地中,他們會選優選好。

  “雪球效應”同樣出現在揚州。半年內開出3家城市書房之后,城市書房成了揚州市民的網紅打卡地,揚州市長信箱經常接到市民有關城市書房的來信,來信內容大同小異:希望能在我家附近建設一座城市書房。從2016年起,城市書房被列入揚州市民辦實事的一號文件,并獲得專項扶持資金保障。“揚州人崇文重教,愛讀書的習慣由來已久,揚州有一句老話‘堂前無字畫,不是舊人家’。”朱軍認為,城市書房的興盛與揚州的文化氣息有著直接關系。

  單從租金來看,建設城市書房肯定是一筆虧錢的買賣,但如果加上未來的效益,這筆賬卻要重新算。溫州南塘社區建了城市書房并改造小區入口后,小區房價比周邊沒建城市書房的小區每平方米高2000元。有的高檔小區找到仇楊坪:“我們雖然是高檔小區,但沒有城市書房,這說不過去。”在揚州,有的開發商一口氣提出花100萬元資金用于城市書房建設。還有的開發商找到朱軍,提出有棟臨街的房子,之前出租給證券公司,現在收回來要建城市書房。

  市場的認可催生了城市書房投入方式的轉變。一開始,揚州城市書房的建設屬于“政府引領,多元投入”,2015年上半年,在“盆景做成風景”之后,轉變成了“政府引導,多元投入”。一字之差,卻有著質的變化。統計顯示,揚州城市書房僅建設就爭取到社會各界多元投入資金2730萬元。據朱軍估計,城市書房約2/3的投入資金來自于社會各界。接下去,揚州市圖書館計劃與其他公司合作,在城市書房銷售圖書和文創產品以補貼運營費用。

  在揚州和溫州,80%以上的城市書房由圖書館與社會各界合作。不久之后,這些城市的機場、動車站內也要建城市書房。

  匯聚一座城市的善意和暖意

  位于瘦西湖景區內的STARRY咖啡城市書房,有書房和咖啡吧兩個區域,別致的設計理念讓這家書房在去年獲得“最美悅讀空間”的稱號,它也是揚州首家民資注入的城市書房。不過,這家城市書房的建成并不容易。2017年上半年,項目負責人張曉東第一次申請時,因為場地面積小、設施不達標鎩羽而歸。后來他才知道,當時擬建7家城市書房,有32家企事業單位和個人來報名,競爭非常激烈。此后,張曉東擴大場地,提高管理能力,在半年之后的第二次競標會上,終于獲得了配建資格。

  “我一直覺得傳統圖書館的形式應該升級。”身為設計師的張曉東調查了長三角一些網紅書店的經營模式,他認為,城市書房應該是一種生活方式、閱讀方式。在這個城市書房,他開過插花講座,辦過音樂分享會,還舉辦過“以書換書,以書換菜”的物物交換活動。“我希望大家把圖書帶到生活中、帶到景區里,人與人之間可以更敞開地交流。”讓他得意的是,有人在參觀了這家城市書房后評價:“雖然不賺錢,但這里應該算是城市書房的2.0版。”

  目前,揚州已擁有32個城市書房,數量達到一定規模的同時,升級已成了城市書房的一個關鍵詞。這一升級體現在智能化水平上的,最近揚州的城市書房實現了“刷臉”、支付寶掃碼進門等功能,未來城市書房將更加注重與讀者的互動。這種升級也體現在建設的規模上,據朱軍介紹,未來,揚州將建設一批300平方米的城市書房。9月21日,位于老城區地標院士廣場周圍的兩棟歷史建筑將開發城市書房,面積有近千平方米。

  在張家港,既有的公共閱讀場所也在進行升級,張家港市圖書館計劃將原本的社區閱覽室等逐步改造為24小時開放的圖書館驛站,以進一步滿足市民的閱讀需求。此外,張家港市還打造了初心書屋、竹林通話書屋、藝書房等一批主題“最美悅讀空間”,與圖書館驛站一樣,同樣采取24小時無人值守的自助服務模式。

  在這些“有形”的升級之外,還有一些“無形”的升級。在溫州,市民們一方面享受著城市書房帶來的便利,另一方面也和城市書房共同成長。在鹿城區圖書館五馬分館城市書房,記者看到一份志愿者登記表,這些志愿者由甌海中學的學生組成。目前,溫州城市書房擁有三四十支志愿者團隊和幾百名志愿者。此外,城市書房還獲得很多團體幫助,如有的文化公司免費為城市書房拍攝宣傳片,還有公司準備在書房免費安裝直飲水器,還有的單位免費制作書房電子地圖。“溫州人歷來有民間自治互助的傳統,自助式的城市書房與這座城市的脾性正好契合。”一位志愿者說。

  最近,有人向仇楊坪反映,一到深夜,一些流浪者會進入城市書房休息,如何處理?仇楊坪給出的建議是,只要他們不影響別人,安安靜靜在里面看書就沒問題。“這個地方可能是他們唯一能進來的比較溫馨的地方,也是社會可以給他們一點溫暖的地方。”從這個角度看,這些城市書房正匯聚著一座城市的善意和暖意。

作者簡介

姓名:陳抒怡 于量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预测 金蟾捕鱼技巧 中国体彩p3预测分折 红警4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海南环岛赛微信群 2010年七乐彩走势图 顶呱刮 新疆25选7开奖结果是多少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