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生活”:整個東方美學內核
2019年08月26日 10:51 來源:《北京日報》(2019年8月26日16版) 作者:劉悅笛 字號
關鍵詞:東方美學;“生活美學”;西方美學

內容摘要:東方美學,從根兒上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生活美學”。東方“生活美學”關注審美與生活之間所具有的“不即不離”的親密關系,注重在日常生活當中體味生活本身的“美感”。自2001年首度形成“生活美學”理念之后,我一直在倡導“生活美學”——我們中國人自本生根之“生活美學”——我們要的,并不是生活的“美學”,而是審美的“生活”!“生活美學”的核心主張,就是讓人人都成為“生活藝術家”——在把藝術向下拉的同時,要把生活向上提,我們都可以成為自己的“生活藝術家”!中國古典美學自本生根地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生活美學,在這個根基之上,中國美學可以為當今的全球美學貢獻出巨大的力量,因為我們的“美學傳統”就是生活的,我們的“生活傳統”也是審美的。

關鍵詞:東方美學;“生活美學”;西方美學

作者簡介:

  東方美學,從根兒上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生活美學”。這種美學不僅是可“知悟”到的人生智慧,更是訴諸“踐行”的現世傳統。

  有趣的是,“東方美學”這個詞卻不是東方人提出的,法國人雷納·格魯塞在1948年《從希臘到中國》中最早用過,爾后有東方對自身美學傳統的“自覺意識”:但不是我們沒有傳統,而是我們從前沒那么看。由此,也形成了最初的“比較意識”,比如,從造型的角度來看,中國美學重“形”,日本美學重“色”,而韓國美學重“線”,這種比較顯然失之偏頗。但實際上,真正連縱起整個東方美學內核的乃為“生活”,它是一種倡導生活化的“生活美學”。

  東方“生活美學”關注審美與生活之間所具有的“不即不離”的親密關系,注重在日常生活當中體味生活本身的“美感”。中國的“生活美學”就可以代表東方傳統,這種傳統就是一種始終未斷裂的生活傳統,它往往為百姓日用而不知也。中國古典美學作為最“原生態”的生活審美化傳統,形成了一種“憂樂圓融”的中國人的生活藝術:從詩情畫意到文人之美,從筆墨紙硯到文房之美,從琴棋書石到賞玩之美,從詩詞歌賦到文學之美,從茶藝花道到居家之美,從人物品藻到鑒人之美,從雅集之樂到交游之美,從造景天然到園圃之美,從歸隱山林到閑游之學,從民俗節慶到民藝之美,皆是如此。

  西方美學曾經只關注藝術,東方美學卻早已聚焦生活。進入21世紀,“生活美學”已成為當今全球美學的最新主流,在西方人那里只能加以重建,但在東方人這里則“自本生根”。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為中國人找回我們自己的“生活美學”!

  如今,“生活美學”已然成為當今中國社會和文化的關鍵熱詞,很多人在問:為什么這些年“生活美學”概念在中國火了?其實,不只是概念火了,更是踐行熱了。

  君不見,多少從事“茶道”“花道”“香道”“琴道”“漢服復興”“古典家具”等行業的人士,都積極融入“生活美學”的宏大隊伍中去了。這些“生活美學”同道們,此時此刻正在全國各地傳播著“生活美學”。

  當代“生活美學”成為中國美學最新思潮,成為時代發展的某種選擇,它的感召力其實潤物細無聲。“生活美學”的發展,不僅重數與量,而且更重品與質。這股生活潮流,并沒有像呼吁重建傳統文化、國學、美育那種“自上而下”的發展路徑,而恰恰是“自下而上”的自然生長出來的,其國民心理基礎,大概就在于“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吧。自然而然地生長,那是好事,如此才能長久持續。中國的確需要整體的“美學規劃”,既然曾是“禮義之邦”,那將來也要成為“美善之國”,這才符合禮樂相濟之華夏悠久傳統。

  自2001年首度形成“生活美學”理念之后,我一直在倡導“生活美學”——我們中國人自本生根之“生活美學”——我們要的,并不是生活的“美學”,而是審美的“生活”!

  中國的“生活美學”,恰恰回答了這樣的現實問題:我們為什么要“美地活”?我們如何能“美地生”?“生活美學”的核心主張,就是讓人人都成為“生活藝術家”——在把藝術向下拉的同時,要把生活向上提,我們都可以成為自己的“生活藝術家”!

  大家知道,“美學”這個詞的來源,原本就是感性的意思,美學作為學科之本意就是“感性學”,但在中國,卻將“感”學之維度拓展開來,從而將之上升到“覺學”之境,而這“感”與“覺”兩面恰構成“不即不離”之微妙關聯。因此,中國的“美學”,就不僅是西學的“感”學,而且更是本土的“覺”學。由古至今的中國人,皆善于從生活的各個層級當中發現“生活之美”,享受“生活之樂”。中國人的生活智慧,就在于將“過生活”過成了“享受生活”。于是乎,中國的美學就在“生活世界”上自本生根,它本然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生活美學”。

  找回“中國人”自己的生活美學,恰恰是由于,我們要為中國生活立“心”——立“美之心”。中國文化傳統之所以延續至今,仍是由于,生活自身的傳統從未中斷。“生活美學”就是這未斷裂傳統中的精髓所在,或者說,就是這傳統精髓之“感”之“覺”。

  中國古典美學自本生根地就是一種“活生生”的生活美學,在這個根基之上,中國美學可以為當今的全球美學貢獻出巨大的力量,因為我們的“美學傳統”就是生活的,我們的“生活傳統”也是審美的。于是乎,我們當代的“生活美學”建構不能脫離傳統而空創,而要形成一種古與今之間的“視界融合”。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本文為《東方生活美學》一書代序,發表時有刪節)

作者簡介

姓名:劉悅笛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365时时彩娱乐平台 七星彩走势图软件 上海时时彩开奖走时图 湖北3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3d测胆码最准的公式 重庆时时彩算法公式 二肖中特马资料 棋牌捕鱼 007足球比分网 网上每天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