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游戏陕西麻将

 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為學之道離不開師友之道
2019年08月26日 10:47 來源:《北京日報》(2019年8月26日16版) 作者:鄭師渠 字號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龔書鐸;老一輩學者;師友之道

內容摘要:《近代文化研究的拓展與深化——龔書鐸教授誕辰九十周年紀念》,共收27位作者的27篇文章, 27篇文章中,著眼于宏觀,研究近現代思想文化潮流變動的文章,仍占相當的數量,一些人物研究雖是重在探討個體的思想取向,但也注意到與普遍性的思潮相聯系,作綜合的考察。值得注意的是,金沖及與李文海兩位先生在《近代文化研究的繼承與創新——龔書鐸教授八秩初度紀念》一書的序中,高度評價龔先生學術成就的同時,也都高度贊揚了龔先生一生堅持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指導學術研究之難能可貴和令人欽佩。章開沅先生在懷念龔先生的文中,道及新中國近現代史學科的創立與發展時說:“作為學科發展的參與者與見證人,我深深感到真誠深厚的學術友誼的可靠,而精誠團結與相互支持乃是促進學科發展的重要保證。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龔書鐸;老一輩學者;師友之道

作者簡介:

  《近代文化研究的拓展與深化——龔書鐸教授誕辰九十周年紀念》,共收27位作者的27篇文章,27篇文章中,著眼于宏觀,研究近現代思想文化潮流變動的文章,仍占相當的數量,一些人物研究雖是重在探討個體的思想取向,但也注意到與普遍性的思潮相聯系,作綜合的考察。與前相較,探討具體問題的文章占了較大的比例。還有一些是學術史方面的研究。這反映近年來多數龔門弟子仍活躍在近代思想文化研究領域,其涉及面卻是大為展拓了。從上述19位作者選送的文章看,他們個人的研究興趣與側重點,也明顯進一步拓展與深化了。

  李文海先生在為前書寫的序中說:“北京師范大學中國近現代史學科以文化史為自己的研究特色和學術強項,這是史學界所公認的。做到這一點,是他們全院師生長期奮斗和共同努力的結果。”這固然是李先生的褒獎,卻也反映了客觀的實際。對先生教誨的最好回報,就是將先生開創的事業繼續推向前進。從今天看,北京師范大學近現代史學科仍然堅持與發展了龔先生開創的思想文化史研究的學科方向與特色。本書的出版說明了這一點。從這里走出的一批又一批龔門再傳弟子,正充實國家建設的各條戰線,不少人已嶄露頭角,同樣說明了這一點。

  值得注意的是,金沖及與李文海兩位先生在《近代文化研究的繼承與創新——龔書鐸教授八秩初度紀念》一書的序中,高度評價龔先生學術成就的同時,也都高度贊揚了龔先生一生堅持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指導學術研究之難能可貴和令人欽佩。金先生說:“龔書鐸同志是我相交近五十年的摯友,彼此無話不談。多少年來,深知書鐸同志治學嚴謹,勤于思考,從不隨波逐流。他一直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堅持在仔細研讀原始文獻的基礎上從事研究工作,注重研究的原始性,注重對復雜問題進行全面的具體的分析,這是很令人欽佩的。”李先生也說:“書鐸同志的學術成就,著作俱在,無需多說。在這里,我只想談一點。書鐸同志是公開申明自己是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并在自己的史學研究中堅持以唯物史觀為指導的。”

  毋庸諱言,在馬克思主義似乎“不行時”的前些年,龔先生與學界李文海等諸位先生旗幟鮮明地堅持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曾被人說成是“極左”與“棍子”,經受了很大的壓力。但先生與其他諸位先生一樣,堅持初心,不以為意。例如,1997年他就堅持這樣寫道:“所謂馬克思主義過時論、淡化馬克思主義指導等種種說法,均無益于歷史研究的深入與發展。恰恰相反,只有進一步加強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通過健康的百家爭鳴,我們的歷史研究才能夠取得更大的成績。”近些年來,淡化馬克思主義指導的非理性傾向,正得到糾正。

  習近平同志在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座談會上的講話曾強調指出:“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是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區別于其他哲學社會科學的根本標志,必須旗幟鮮明加以堅持。”現在,柳暗花明,今是昨非,情況自然是不同了。但是,先生不隨波逐流,勇于堅持真理的精神,卻愈顯其光華。故我以為:弟子們繼承先生優良的學術傳統,其中,根本一點就是:以先生為榜樣,堅持以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為指導。令人欣慰的是,弟子中絕大多數人是這樣做的。看看這本文集的學術取向,就不難明白這一點。

  學術與學科的發展,除了需要“潛心求真知,瀝血育英才”之外,還有賴于學者間彼此的團結互助與友誼之滋養。章開沅先生在懷念龔先生的文中,道及新中國近現代史學科的創立與發展時說:“作為學科發展的參與者與見證人,我深深感到真誠深厚的學術友誼的可靠,而精誠團結與相互支持乃是促進學科發展的重要保證。”李文海先生的兩篇序言,都用了相當的篇幅回憶自己與龔先生等學界同行歷久彌堅的友誼。尤其是寫后一篇序時,抱病在身,往事如歌,感懷尤深。他追憶為了讓手術后的龔先生舒緩心情和讓主持國家清史工程的戴逸先生減少壓力,自己策劃組織了還包括金沖及、胡繩武等共11位先生在內的一次圓明園小聚:飲茶、閑聊與賞荷。今天讀先生這篇序文,其情其景,仍令人神往與感動。李先生說,大家有機會碰到一起聊聊天,“說話的時候,想什么就說什么,怎樣想就怎樣說,不必裝腔作勢,拐彎抹角,講究分寸,注意方法,相互之間無所戒備,套一句老話,就是可以敞開心扉,直抒胸臆”。彼此意見有相同的,也有分歧和爭論,“但爭完后一如既往,并不心存芥蒂。除此之外,似乎再沒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了。總之一句話,我們的交往,實在簡單得像一杯白開水一樣”。

  老一輩學者間的此種交誼佳話,在當下的學界,成了稀缺品,似乎見不到了。功利主義彌漫學界,與團體和個人的利益緊密掛鉤的各類評優、評獎、評頭銜,不僅讓原先的“兄弟院校”在今天都變成了公開的競爭對手,也令學者間原本“淡如水”的交誼多變了味。為學之道離不開師友之道。上述章開沅先生說學術友誼與精誠團結是促進學科發展的保證,他所說的學科是指中國整個的近現代史學界,茲事體大;我只想下一轉語:促進龔先生開創的北京師范大學近現代思想文化史學科的進一步繁榮發展,海內外同門弟子的學術友誼與相互支持,是不可或缺的。

  (作者單位:北京師范大學)

作者簡介

姓名:鄭師渠 工作單位:北京師范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qq游戏陕西麻将 街机捕鱼1000 3d最准确的定独胆公式 老时时彩怎么玩 会赚钱 还要会经营人生 时时彩骗局 万客彩票安卓 新疆35选7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体彩p3开奖号码 黑龙江体彩app下载